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72章 各方反响
    嵩山三太保的气势汹汹,华山岳不鸣的威武霸气,莫大淡定从容,岳不群的绵里藏针,一针见血,直接将华山、衡山与嵩山派只见的矛盾暴露在世人面前。

    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候,这金盆洗手大会上的各方势力暗中纠缠较量,都会是江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也会将这件事造成的影响,默默扩散开来。

    凭着绝对的实力,在这场角力中大占上风的华山派,已经宣告重新崛起,

    而刘正风的一干友好,在替其捏了一把汗之余,也在庆幸没有酿成惨剧。

    更有更多各怀心思的人物,在惊叹华山派在这件事中表现出来的态度,从而揣摩五岳剑派内部以后的关系。

    而唯一的失败者嵩山派,兴师动众而来,却被狠狠地刷了下面子。威震江湖的嵩山十三太保出动三人,却被封舟一根银针击退,非但无法施展武器的批判,连批判的武器也被人直接怼回。

    甚至以后再扣人“勾结魔教”的帽子,只怕也会成为笑柄。

    但是更丢人的是,象征五岳盟主权威的五岳令旗,也被封舟夺回,根本不予归还。

    嵩山派这几年来名声好不响亮,嵩山派乃五岳剑派之,嵩山掌门左冷禅更是当今武林中了不起的人物,嵩山十三太保的名声也是名震江湖。

    但是这一次,三大太保面对华山岳不鸣却是直接被击退,竟然不敢还手,可见名不符实,亦或是浪得虚名……

    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嵩山派立威不成,更在其他四岳,以及一干一干江湖同道面前丢了人,这名声更是难听。

    魔教总舵,黑木崖。

    依旧是那处极其隐蔽的花园里面,依旧是那个极其静雅的小舍。

    东方不败躺在杨莲亭的怀里,一脸迷离,掀开他莲弟的衣袍,看到那个让他意荡神秘的东西,一张雄口张成樱桃小口一般,形成一个小小的圆形,微微内陷进去……

    杨莲亭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成就感。要知道他身下可是纵横江湖的武林传奇、地位崇高的魔教教主,本就高高在上,享受数万教众的顶礼膜拜,此刻却柔驯无比的俯在自己面前,脸上满布红晕,让他有那种无法形容的征服感,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他全身起了一阵战栗。

    风卷轻纱慢,月穿笼灯帘。静谧的室内隐隐传出啾啾之声……

    不知过了多久,杨莲亭一声虎吼,心满意足。

    “莲弟……”东方不败漱完口,看着杨莲亭一身汗水,不由得爱恋无限,轻轻地给他擦拭了汗水。

    “教主,那曲洋没死,到底和衡山派的刘正风归隐了。”杨莲亭沉默半饷,张口说道。

    “哦?他没死啊。”东方不败随口道。

    “当初依你之见,将他和刘正风暗通款曲的消息屠戮给左冷禅,哪知道嵩山派竟然这么没用。”杨莲亭恨恨的说道。

    “刘正风和师兄莫大不和,嵩山派大军压境的话,没有人替他出头,他怎么逃过一劫的?”东方不败问道。

    “是华山派!华山岳不鸣今日横扫天南,挑落湘赣二十多家绿林团伙,据说他在南昌见到青城派挑翻福威镖局,大怒之下要匡扶正义,所以就到了刘正风金盆洗手仪式上,擒住了余沧海,顺道帮刘正风解除了嵩山之围。”

    杨莲亭缓缓解释道。

    “哦?华山岳不鸣,竟然这么厉害?”东方不败微微惊愕。

    杨莲亭道:“是啊,据说当日金盆洗手仪式上,岳不鸣以一根银针,击退了丁勉、6柏、费彬三人联手,嵩山派心有所忌,最终只能黯然离开。”

    岳不鸣横扫天南,打垮五仙教,将南方的匪盗帮派消灭大半。杨莲亭自然也收到了消息,但是这些帮派没有给他杨总管上过供,他杨总管自然不屑理会。

    东方不败道:“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没想到这个岳不鸣竟然有这等身手,倒也难得。”

    “哼!”

    “莲弟,你可别生气。”

    “我倒不是生气什么的,只是气愤曲洋竟然没死!”

    “那就继续安排人去杀他好了。”

    “那教主,你说安排谁去杀,能找得到,杀的了曲洋?”

    “神教上下,有这等武功和头脑的,非光明右使向问天莫属。”

    “向问天?好,!那就安排他去杀好了”

    两人在一张喷的香喷喷的绣床上,轻描淡写,就把教中大事说完。

    ……

    嵩山,峻极禅院,嵩山派的议事大厅。

    嵩山派自帮主左冷禅在内,所有一代门人都是齐聚一堂。

    丁勉、6柏、费彬三人垂头丧气,跪在大厅中央。

    丁勉道:“掌门师兄,师弟无能,未能完成重托,还将五岳令旗丢失,愿受惩罚。”

    6柏和费彬一起拱手施礼,道:“兄弟无能,愿受惩罚。”

    左冷禅脸色冷峻,扫过众人,心中无喜无悲。

    对于嵩山派和左冷禅来说,诛杀刘正风满门,是他们迈向合并五岳的第一步,按照道理来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但是这第一步迈出,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引起了其他四岳的而忌惮,象征盟主权威的五岳令旗也失去了,这对于高傲的五岳联盟盟主左冷禅来说,实在是不吝于一个耳光狠狠打在脸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说道:“三位贤弟,起来吧,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胜败乃兵家常事,谁也不保证一路顺风,有胜无败。”

    他背着手,在大厅中慢慢行走。

    “这么多年来,我成为五岳盟主,众兄弟们也成为‘嵩山十三太保’,各个名声大振,威震江湖,难免有些自得意满。”

    “长久以来,华山岳不群小心翼翼,轻易不敢得罪人。”

    “泰山派彼此内讧,面对我们嵩山派根本无力抵抗。”

    “衡山派实力不断削弱,和我们相比总是不断后退。”

    “恒山派更是从不反驳我们嵩山派的意见,总是极力配合。”

    “所以我们嵩山派在江湖上风光无二,江湖上人人敬重。”

    “但这不是我们骄傲自大的理由!”

    左冷禅突然提高丧门,随即低沉下去:“数百年来,江湖上有着‘拳出少林,剑归华山’,华山派底蕴深厚无比,潜力巨大,我们什么时候也不能轻视。”

    “这个岳不鸣到底是什么情况,武功如何,经历怎样,可有消息传来?”

    “掌门师兄,则岳不鸣之前到底什么经历,还没有消息传来,只知道他曾经加入过锦衣卫,做过校尉。”汤英鹗说道。

    “好,那么加大调查力度,尽早摸清他这十几年来的经历,另外,我记得华山剑宗,并不只是封不平那三人吧?”左冷禅问道。

    汤英鹗微微一怔,脸上不禁露出迷茫的神色。

    华山气宗和剑宗之争,毕竟距离现在已经有二十四年的时间,很多事很多人都已经消失在记忆的长河里,汤英鹗虽然属于左冷禅的助理,博闻强识,但对于华山剑宗却是了解不多。

    这时,三师弟6柏抬起头来,道:“大师兄,我依稀有些印象,华山剑宗,还有两人,一个叫张不争,一个叫赵不止。”

    “哦。给我好好讲讲!”左冷禅眉毛一扬,双目之中闪过道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