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71章 夜谈
    夏夜,夜虫嘶鸣,时不时有几只萤火虫飞过,平添几点凉夜温馨。

    在刘府的一处小院,封舟和他便宜大哥岳不群坐在院子当中,石桌上放着两杯凉茗,清凉香韵,十分宜人。

    “这么说,你本打算为福威镖局出头,却无意中现了嵩山派的秘密?”

    “不错,事出反常必有妖,左冷禅要派人参加金盆洗手大会,十三太保只来一个人就足以,带三个人必定是有所图谋,我便随手找了一个嵩山弟子,用移魂法让他把目的说出来。”

    封舟语气从容,郑重其事。

    岳不群点点头。

    他当然知道移魂法的厉害,也相信封舟所言。

    “哎!”岳不群微微叹息,“若在往常,我们华山派必须低调谦和,绝对不能招惹是非,但现在自然非比寻常,左冷禅雄心勃勃,我们也大可以怼回去。”

    “不仅要怼回去,他若犯我,我们还可以杀回去!”封舟淡淡道。

    岳不群点点头,没有说话,眼神当中也是淡然,似乎浑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他已经苦练九阴真经和易筋经两年,内力深不可测,武功更是已经达到化境,除了东方不败和方证等绝顶高手,世间已无让他忌惮之人,到了这么时候,华山派可以说屹立不倒了。

    左冷禅雄心勃勃要合并其他四岳,成立一个五岳派,他左冷禅成为五岳派的掌门。

    但五岳派并不是五岳联盟的升级,而是嵩山派吞并其他四岳,消灭他们的传承,毁掉他们的宗祠。

    这本质上,和青城派毁掉福威镖局,没什么区别。

    岳不群自然不会愿意生这种事,他也做好了和左冷禅一战的准备。

    但是考虑到弟子和妻子女儿,这件事来得越晚越好。

    这段时间,他还可以好好指点几个弟子的武功,让他们的武功能够飞跃式增长。

    “只是说起来,你救了林震南一家,还收了林平之做徒弟,却是为何?”岳不群问道。

    “大哥可是顾虑他家的辟邪剑法?”封舟反问道。

    岳不群说话不会无的放矢,他当然不会反对救人,也不会反对封舟收徒弟。

    实际上,若是没有九阴真经等那三本武功秘籍,岳不群面对嵩山派的步步威逼,估计也会考虑辟邪剑法。

    但是现在,在岳不群的眼力,辟邪剑法已经无足轻重。

    “不错。”岳不群点头道:“这林震南的祖父林远图,当年林远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开创镖局,当真是打遍黑道无敌手。”

    “其时白道上英雄见他太过威风,也有去找他比试武艺的,青城派上代掌门长青子便因此而在他辟邪剑法下输了几招。这位长青子前辈和师父是好朋友,曾对他说起过,他自认这是他毕生的奇耻大辱,但自忖敌不过林远图,此仇终于难报。”

    “师父曾和他拆解辟邪剑法,想助他找出这剑法中的破绽,然而这七十二路剑法看似平平无奇,中间却藏有许多旁人猜测不透的奥妙,突然之间会变得迅无比。两人钻研了数月,一直没破解的把握。那时我刚入师门,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旁斟茶侍候,也看得熟了,所以提起辟邪剑法,我便回忆起许多年前的事情了。”

    封舟静静地听着岳不群回忆往事,心中也暗暗钦佩这个沉默寡言的便宜大哥,没想到却还是一个话痨。

    他淡淡一笑,说道:“大哥,当年我在金陵文渊阁,不仅取出了这三本神功秘籍,也看到了关于辟邪剑法的论述,乃是姚广孝亲笔所著,说起来,还和我们华山派大有渊源。”

    “哦,竟有此事?”岳不群微微错愕。

    封舟便将《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与华山派的渊源说了一遍。

    原来辟邪剑法和魔教宝典《葵花宝典》同出一系,乃是前朝宦官所著,以特殊法门修炼神功,后来前朝被灭,这部书便流落人间,其中正本落入莆田少林寺内,副本却落入姚广孝手中。

    姚广孝其实是出家人,法名道衍,辅佐燕王打赢了靖难之役,进位为帝,自己也加太子太师,被称为“黑衣宰相”。

    他主持《永乐大典》期间,不但向少林武当全真教要了镇派武功,还想莆田少林索要《葵花宝典》,但彼时莆田少林寺的方丈红叶禅师早已经将正本《葵花宝典》焚烧,并将焚烧原因详细告诉了姚广孝。

    原来建文年间,华山派岳肃和蔡子峰拜访莆田少林寺,盗窥了这本武功秘籍,

    匆匆之际,二人一个人读一半,后来回到华山,将书中功夫一加印证,竟全然合不上来。二人武学理念产生分歧。两个师兄弟竟变成了对头冤家,华山派遂分为气宗、剑宗。

    后来红叶禅师派弟子渡远禅师上山劝告,没想到渡远禅师看了书之后,动了凡心,留还俗,自称林远图,娶妻生子,建立福威镖局,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横扫黑道无敌手。

    当然,华山派得了《葵花宝典》,导致魔教大举进攻,抢走宝典,以至于华山损失惨重,许多精妙剑法失传。

    听了封舟缓缓而谈,岳不群连连惊叹,一时间竟心血南宁。

    “大哥,莆田少林暴露华山派得了《葵花宝典》,导致魔教大举进攻,我华山派也损失惨重,其心可诛。”

    岳不群点点头,叹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少林寺稳坐钓鱼台,坐看风云变幻,倒是打的好算盘啊!”

    “大哥见解高深,一语中的,确实如此!”封舟哈哈笑道:“少林寺一向打的好算盘,那是因为他千年传承,俗家弟子遍布中原,掌握着话语权呢!”

    “我们华山派蓬勃展,但是若是步子迈得太大,也会引起少林的忌惮,到时候他们的打压势所难免。”

    岳不群说道。

    “大哥,只要我们实力强,武功高,杀伤力大,他们便不会轻易招惹我们。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必将无所遁形。”封舟一脸无所谓。

    岳不群点头笑了。

    正如今天的金盆洗手仪式上,封舟上来以一根银针,击退了嵩山三太保,让他们心有忌惮,从而带动华山、衡山的战斗力,最终迫使嵩山派无功而返。

    “好了,不鸣,天太晚了,早点歇息吧!”岳不群说道。

    “好!”

    ……

    华山派今日扬眉吐气,大展神威,自然可以高枕无忧,但衡山城却有许多人辗转反侧,无心睡眠。

    除了有心人之外,谁都没有料到,这场大会居然如此的波澜起伏。五岳剑派的各位前辈,甚至刘正风自己,都没有想到,五岳剑派内部大纷争的开始,这么快就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