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70章 金盆洗手(2)
    他兄弟俩一唱一和,暗指嵩山派居心不良,一时间群情议论,所有人都看向嵩山派众人,一个个的脸带揶揄之色。

    即使是天门道长、定逸师太这样的方正之士,此刻也对嵩山派产生了大大的不满。

    大家自然知道左冷禅不可能和东方不败勾结,但是眼下嵩山派要是不讲明道理的话,只怕这个门都走不出去。

    但嵩山三大太保也是久经江湖之人,只是一个对视,便已经重新确定了方案。

    眼下之局,有衡山掌门莫大在给刘正风站台,又有华山派给他们支撑,泰山派和恒山派也是虎视眈眈,更有满厅群雄一脸不善,嵩山派若是想继续持强压人,只怕会被人砍成肉泥。

    也就是说,动手成功的可能性已经降低到零。

    但人在江湖,不只是要动拳头,还要会讲道理。

    要永远占据主动权,正所谓对方要讲道理,那就和他们动拳头,对方要想动拳头,那最好和他讲道理。

    想到这里,费彬踏前一步,说道:“岳师弟,你不知真相,所以出手维护刘正风,其实不过是被刘正风所欺骗罢了,一旦道理讲清楚,相信岳师弟定然能够分得清是非黑白。”

    封舟笑道:“这是非黑白,我华山派自然分得清楚,嗯,像这种掳人家眷之事,就肯定是黑的。”

    下面的江湖人士都吃吃笑了出来,这种五岳剑派内部不和,既动嘴又动手,当真是精彩之极,不枉大家来一趟。

    刘正风拱手道:“谢岳师弟为师弟说句公道话。”

    莫大也点头笑道:“岳师弟仁义无双,嫉恶如仇,我是十分佩服的,华山岳掌门领导有方,我是十分佩服。”

    岳不群笑道:“莫师兄客气了,华山衡山相交已久,守望相助本来就是理所应当。”

    “大哥说的对。”封舟呵呵笑道:“我们华山派可做不出吃着人家的酒菜,却对主人家的不幸视而不见之事。”

    这一席话说的主桌上的天门、何三七等人是面上无光。

    到了这个时候,这帮前辈高人已经没法子还隔岸观火了,一时间他们看向嵩山派的眼神也会充满了种种不善。

    费彬冷哼一声,脸色竟有些尴尬,丁勉左右看了看,对刘正风道:“左盟主不许你金盆洗手,是要查清你勾结魔教之事。”

    场中之人均一怔,看向嵩山派的眼神更是不喜。

    刚才岳不鸣光明正大的诬蔑你们和魔教东方不败勾结,这会你们也说刘正风勾结魔教。

    难道你们五岳剑派搞内斗的时候,就只会污蔑人家勾结魔教吗?就不能换个新鲜词吗?

    再说,人家刘正风又没疯,有家有业的,干嘛好好的衡山派高手不做,偏要去做人人喊打的魔教教徒。

    刘正风一脸从容如意,笑道:“丁师兄这话说的可笑,我勾结魔教干嘛?他是要送我万贯家财,还是要把这魔教教主之位让我?”

    丁勉厉声喝道:“你说,你认不认识曲洋?”声音之内蕴含内力,震得整个大厅嗡嗡作响。

    刘正风脸色淡淡,抬眼看着丁勉,刚要说话……

    却听到莫大幽幽道:“丁师弟,你用不着这么大声,我们听得见。”

    他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刘正风身边,看着丁勉说道:“刚才岳掌门说了,勾结魔教之事,事关重大,一定要有充足的证据才行,这句话你应该记得吧?”

    丁勉听了怔,竟忘了生气。

    要知道这莫大一直行事低调,而且和刘正风极为不和,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坚定地站在刘正风一边。

    费彬急道:“莫师兄,我们现在就在审问刘正风,他勾结魔教曲洋。”

    莫大哈哈一笑,依旧语气淡然:“你这是在查问吗?我师弟说有,你们自然就把他杀了,他要是敢说没有,你们把他一家都杀了,那他到底要说有还是没有?”

    刘正风点点头,叹道:“还是师哥理解我啊,此刻我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了。”

    费彬怒道:“刘正风就是在勾结魔教曲洋,我嵩山派岂会冤枉他。”

    莫大道:“有证据吗?”

    丁勉回过神,道:“这种事情要什么证据?我们武林中人,又不是官府审理命案,还要证据齐全,难道真要他阴谋害了我江湖正道之人,才把他抓拿,到时他逃了怎么办?你莫大先生百般阻扰,却是有何居心?”

    封舟哈哈大笑:“原来这事不需要证据啊!”他回头看向岳不群,叫道:“大哥,左冷禅勾结东方不败,阴谋害我正道同仁,大家要不要把他的同党都给杀了。”

    “莫要诬蔑!”一旁的6柏说道:“左盟主已经派出令旗,这是何等重要之事,自然是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不错!”丁勉也道:“难道你们华山派信不过左盟主吗?”

    封舟冷笑一声:“你拿着左冷禅压我?我还真不信他了,我就是怀疑他勾结东方不败,害我正道同人。”

    他一般说着,一边掂量了几下手中五岳令旗,一边往丁勉那边走了几步。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看着对方。

    丁勉身形一震,不由得退了一步,脸色涨得通红。

    封舟刚才一根飞针,上面附着的内力竟然逼退了三大太保,这等深不可测的武功,着实让丁勉忌惮不已。

    岳不群依旧安安静静的坐着,淡淡开口道:“不鸣,不要咄咄逼人。”

    他见封舟退了几步,便叹道:“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今天凭着一根五岳令旗,就能拿下刘师弟一家,明天令旗一到,抓了恒山定逸师伯一系,后天令旗一到,我华山上下是不是就要跪地俯就缚?”

    声音平和,整个大厅当中,人人听得清清楚楚,字里行间也露出森森寒意。

    话说到这份上,天门、定逸二人要还是不明白,那这么多年的饭算是白吃了,他俩对视一眼,心中已经全然明白,心中升起的一点劝和的念头,全部消失。

    嵩山三太保此时心里已经变得冰凉。他们已经明白,岳不群此话一出,今天这事就没法办了。

    若是要强行动手,别说泰山、恒山不会相帮,满厅众人都会拿着刀枪和嵩山派拼命,他们哪怕再能打,只怕也不是对手。

    有心想讨回一个场子,但是和他们师兄弟接话的人当中,无论是莫大、岳不群,还是刘正风、岳不鸣,都不是好惹的。

    尤其是那岳不鸣,内力之深,在他们之上,简直是深不可测。这胞弟都这般厉害,真不知道身为兄长的华山岳掌门,是何等了得!

    想到这里,身为这次行动领头人的丁勉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道理讲不过,打架更不可能赢,这任务已经一败涂地了,在留下来,只不过徒增笑尔。

    他有心离开,但是五岳令旗在对方手中,若是不讨回来,那就丢人到家了。

    随即钢牙一咬,对封舟拱手行礼:“岳大侠,今日是我们冒犯了,还请赐还令旗。”

    封舟却是丝毫面子也不给:“你们掳刘师兄家眷,已经违背了正道侠义,作为惩罚,这旗子会放在华山玉女峰一年,一年之后,你们派人去取。”

    “呲……”

    厅中众人听了,无不深深感到震惊。

    这华山岳不鸣,是摆明了车马和嵩山派不对付啊,以至于连这五岳令旗都不还了。

    丁勉脸色一白,如遭重击一般,不由得长叹一声,随即摇摇头,转身走出大厅,脚步沉重,背影无限萧索。

    费彬怒视封舟一眼,转身跟了出去,6柏面色淡淡,也是转身走了,嵩山派弟子均感脸上无光,低头向外奔去。

    “哈哈哈!”刘正风哈哈大笑,“好!”大厅内外江湖人士瞬间清醒,也哄堂喝彩,一时间刘府上下热闹起来,再也没有刚才嵩山派拿人时的凝重。

    刘正风分别冲莫大和岳不群躬身施礼,连身感谢。

    莫大道:“你我师兄弟,何用一个谢字?”

    岳不群笑道:“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你我两派守望相助,理所应当,理所应当。”

    刘正风已完全恢复长袖善舞的能力,朗声道:“今日我虽然金盆洗手,但是有诸位朋友在此,我一生也难忘,今天我刘正风舍命陪君子,不醉不散,上酒席!”

    刘府上下顿时沸腾起来,好酒好菜流水般端上,停顿的宴席再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