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65章 神功微露
    此时茶馆众人,有的看向封舟,有的看向拉胡琴的莫大先生,都是一脸震惊,半句话不敢多说。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小小茶馆,具有隐藏着两个绝世高人!

    尤其是刚才那位背地诋毁莫大的那位矮胖子,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封舟又道:“莫大先生,你若不是担心刘正风安危,何苦出现在衡山城?”

    说着,手掌轻轻一拍。

    悠忽之间,矮胖子那桌上的七只杯子,忽然飞起,如同被人用无形的线绳牵引一般,向拉胡琴的莫大先生飞去。

    “这是……”

    “隔空……”

    有几个反应快的叫道。

    但他们只是说了几个字,那七只茶杯便已经飞到莫大身边。众人只觉眼前眼前青光一闪,一柄细细的长剑晃向那七只杯子,叮叮叮的响了几下。那七只杯子便又飞回原来那桌子上。

    莫大缓缓将长剑从胡琴底部插入,走到封舟桌位面前,叹道:“岳先生这一招隔空击物,力道掌控的妙入毫巅,我竭尽全力,方才化解,华山神功,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是华山派的‘擒龙控鹤功’罢了,算不得什么。”封舟微微一笑,心中却是对莫大有了一丝敬意。

    他并未与莫大见过面,但莫大却能认出自己来,可见这位衡山掌门果然有过人之处。

    众人看向那桌上的七只杯子,只见那七只茶杯依旧停在原来的位置,只是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来高的一圈,而那七个瓷圈跌在莫大先生刚才所站的位置。

    众人虽然心中惊诧,但封舟所施展的凌空掷物鞥是骇然,待听说这是华山派的“擒龙控鹤功”,更是彼此面面相觑,相顾骇然。

    那矮胖子一会看向封舟,一会看向莫大先生,脸色苍白,仿佛魂不守舍一般。

    他朋友和他坐在一起,此刻见到封舟和莫大相谈甚欢,对他们根本无暇关注,心想着华山派和衡山派的高人交流,必定不会和自己这等小人物为难,便悄悄地扯着他跑了。

    茶馆中众人见到华山岳大侠和衡山莫大先生显露了这一手惊世骇俗的神功,无不心寒,均想适才那矮子称赞刘正风而对莫大先生颇有微词,自己不免随声附和,说不定便此惹祸上身,这胖子都遁了,大家更不敢在此待着,各人纷纷会了茶钱离去,顷刻之间,一座闹哄哄的茶馆登时冷冷清清。除了封舟等三人之外,便是角落里两个人伏在桌上打盹。

    这莫大还未开口,却那两人已经起身,走了过来,对封舟躬身行礼:

    “弟子梁(英白罗)拜见师叔,拜见莫师伯。”

    封舟招手让他们坐下,问梁道:“怎么只有你们两人来了,其他人呢?掌门可来?”

    梁道:“师父带着二师兄、小师妹一起来,大师兄带着我们过来,行到衡阳……”

    他简单的说了师门安排,说话间,又有几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正是华山派的二代弟子的施戴子、高根明、6大有等人,纷纷向封舟和莫大行礼。

    封舟自然也将林平之介绍给师侄们,好一番热闹。

    待一一介绍完毕之后,封舟才看向莫大:“刚才看一群无知小儿,言语中对莫师兄不敬,故而请师兄现身,震慑一下这群井底之蛙,师兄莫怪。”

    莫大苦笑一声:“在岳先生的神功面前,我这一招剑法,是不得不。只是你刚才所说,我师弟金盆洗手的原因,嵩山左掌门也是知晓的,乃是何意?”

    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脸色已经十分严肃。

    封舟笑道:“此刻茶馆周围几十丈之内,除了我们这些人,不会有隔墙有耳之说,用不着这么小声。”

    顿了顿,又道:“那嵩山左冷禅武功高强,手下师兄弟众多,人称‘十三太保’,可以说人才济济,势力鼎盛,因此他野心渐增,意欲吞并四派,联成一个大派,企图和少林、武当两大宗派鼎足而三,分庭抗礼,他左冷禅自然可以成为武林第一人,这件事,莫先生若是装不知道,那就是欺我了。”

    他一句话堵死了莫大的推脱之余,莫大震惊之余,心道:“此人武功已经高到这个地步,见识也这般高深,想必是和他兄长唱起谈论分析之故,他都这般见解,真不知他兄长岳不群先生,会使何等雄才,却这般低调。看来华山未来,真是深不可测。”

    到了此处,他心中对华山派已经没有半点小觑之心,珍重说道:“那左冷禅野心勃勃,非一日之功,密谋由来已久,虽然深藏不露,我自然早已瞧出了些端倪。”

    这次刘师弟金盆洗手,恐怕是他等待已久的良机,他定然会雷霆一击,危及我刘师弟性命,所以我放心不下,便隐在这衡山镇里,只盼着看见嵩山派来人,瞧出他们如何动手。”

    “江湖传闻,你莫大先生猥琐平庸,似是市井小人,我本来以为是井底之蛙的见解,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封舟冷笑道:“狮子搏兔,亦尽全力,左冷禅若是阻止刘三爷金盆洗手,只会派几个小鱼小虾吗?他嵩山十三太保,随便来上几个,你一个人在暗中,能挡住几人?”

    “这个……”莫大先生一怔,只觉得对方说的好有道理,竟无言以待。但对方当面说他猥琐平庸,似是市井小人,到底是气愤难平,便道:“不知岳先生又和见教?”

    “有何见教?当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你这个衡山掌门,与我华山掌门坐镇,再加上区区在下,以及不甘引颈待戮的刘三爷,我倒想看看,嵩山派到底有什么底气,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冒天下之大不韪!”

    封舟说的豪气冲天,莫大却是微微犹豫。

    他自知衡山派势力弱,内部又不团结,若是嵩山派携带大势来压,他万万敌不过。可是如今携手华山派,他又心有余悸。

    最大的原因,大概就是对方刚才说他“猥琐平庸,似是市井小人”。

    但莫大先生是不会承认的。

    他沉默片刻,便道:“可是我刘师弟……”

    说到这里,随即又闭上了嘴巴。

    封舟冷笑道:“我方才说了,这里五十丈之内,没有外人在场,不用担心有外人听去,你那刘师弟和魔教长老曲洋以音乐相交,能瞒得谁去?”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林平之倒也罢了,以他的阅历见识,还不明白正派魔教的纠葛。

    但五岳联盟当中,众弟子们谁不是经常被师长们耳提面命,说什么正邪不两立,遇到魔教,立刻拔剑相向方可。

    但现在封舟却直接说刘正风与魔教长老相交,言语当中却不当回事,华山派众弟子当然要脸色大变了。

    封舟扫过众人一眼,笑道:“这刘正风都要金盆洗手了,显然要退出江湖,若是那曲洋也因此退出江湖,对大家没有什么影响,那便没什么,若是日后杀人放火,横行霸道,我华山阿卡姆监狱,自然有他俩的位置。”

    众弟子知道封舟向来看不惯歪魔邪道的邪恶行为,前段时日率领大家端了魔教分舵,关押了一个总舵堂主,一个分舵旗主,后来更是去了西南,隐隐有传闻说西南的帮派为之一清,大概就是这位师叔所为。

    这等嫉恶如仇的门派长老都没把刘正风与魔教长老相交当回事,那么看样子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的见解再高,高的过亲手废掉魔教堂主的师叔岳不鸣吗?

    想到这里,众人都缓缓点头,眼中的迷茫淡化了不少。

    其时雨声如酒豆一般,越下越大。只见一副馄饨担从雨中挑来,到得茶馆屋檐下,歇下来躲雨。卖馄饨的老人笃笃笃敲着竹片,锅中水气热腾腾的上冒。

    大家一阵详谈,肚子里不免饿了,见到馄饨担,都脸现喜色。6大有便问道:“师叔,可来一碗混沌?”

    封舟扫过那老人一眼,对莫大先生道:“莫师兄,我不认识卖混沌的何先生,你可认识?”

    莫大叹道:“你嘴上说不认识,其实不早就认出来了?”说着转身对那老人道:“何兄,故人相见,不来坐坐吗?”

    那卖混沌的正是雁荡山高手何三七,此人自幼以卖馄饨为生,学成武功后,仍是挑着副馄饨担游行江湖,这副馄饨担可是他的标记。他虽一身武功,但自甘淡泊,以小本生意过活,武林中人说起来都是好生相敬。天下市巷中卖馄饨的何止千万,但既卖馄饨而又是武林中人,那自是非何三七不可了。

    他听到莫大召唤,微微一笑:“正要打扰。”便走了过来,对封舟道:“久闻华山派岳掌门之弟岳不鸣岳大侠武功盖世,嫉恶如仇,这一路过来,赣省帮派灭了一大半,连个强吃混沌的都没有遇到,此皆岳大侠之功也。”

    封舟嘿嘿一笑:“你的生意这么好,不请我们吃一碗吗?”

    何三七笑道:“小本经营,概不赊欠,岳先生武功虽高,侠义之心也胜,可是若想让我做赔本买卖,只怕不够厚道,想要吃混沌,现银交付。”

    封舟道:“你们生意人真是小气,连几碗混沌都不请。”他转身对莫大说道:“要不我们大家去刘三爷家做客吧,商人小气,这地主一般都挺大方的。”

    莫大呵呵一笑:“眼看雨这么大,过去岂不是被淋了?你既然不愿意掏钱,那我掏钱请你吃,如何?”

    众人见莫大衣装寒酸,手拿胡琴,只怕比卖混沌的还要穷,让他请客,大家心里也过不去,但是这三人辈分都在他们之上,因此众弟子面面相觑,一脸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