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53章 威震魔教(新春快乐)
    只见封舟一手抓住贾布的左腿,然后凌空一甩就把他当空抛了出去。贾布如同沙包一般被打飞,轰的打中院子当中的一处假山,凌乱稳固的山石被他硬生生砸的满地打滚。

    “噗!”

    哪怕贾布拼命运转护体真气,但也扛不住这样的攻击。直接被震的内脏移位,浑身骨头震动,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

    而此时,封舟已经人影一闪,到了他身边,飞起一脚,直接将贾布踢飞,后者在地上翻滚几丈远,如同死狗一般躺在众人身前。

    “我说过要打到你服气为止,现在你服气了吗?”

    封舟站在贾布身边,悠然自得,仿佛刚才打的贾布狼奔猪突,倒霉不堪的不是他似的。

    全场寂静,所有人默然不语,只有封舟的声音在大院当中回荡。

    王诚及他的手下,数百多人,没有一个敢说话。

    刚才那个击败丛不弃,傲然当立的神教青龙堂堂主,此刻已经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谁还敢直面华山派高手的锋芒?

    “我服了!”

    贾布勉强抬起头,眼中露出无限的怨毒和愤恨,却只能对封舟低头俯。

    这个华山派高手的恐怖,已经出贾布的想象。便是再来一次,他只会败的更快。

    此时贾布心中,心中对封舟的怨恨无以复加。

    “只要逃过此劫,我一定要禀报教主,请他亲自出手,将这厮碎尸万段。”

    贾布低垂眼皮,很好的掩饰眼中的怨恨。他打定主意,先向封舟认输。那怕是跟着他去华山派也在所不惜,日后有机会,定然反戈一击。

    “你虽然厉害,却怎是东方教主和向右使的对手?”

    贾布心中冷笑。

    日月神教高手辈出,才智之辈应有尽有,更别说教众有数万人之多,要想弄死一个人,不要太容易。

    “贾堂主!”

    诸多神教弟子惨叫一声,却不得低头垂泪,连贾堂主这等武学高手都只能俯称臣,其他人能如何?

    只怕一涌而上,也未必能伤的了人家分毫吧。

    “既然你服了,那就去华山做客吧。”

    说着他伏下身躯,轻轻一拍贾布的肩膀。

    贾布根本无力躲闪,只觉得一股真气冲进经脉,导致全身经脉逆行,那封舟竟然要废去自己一身修为?不由得脸色大骇,张口欲要叫出来,哪知道一股气流冲进咽喉,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瞬间,贾布全身骨骼格格乱响,脸色也迅灰白下去,一炷香时间,他的身子竟然佝偻下来。

    “你废掉了他的内功?”

    王诚不由得一声大骇,厉声叫道。

    神教众弟子立刻明白过来,不由得睚眦欲裂,大家都俯陈臣了,封舟竟然还当着众人面,废掉贾布武功。

    一个武林高手,没有了武功,也就等于没了九成的命,这比杀了他还侮辱人。

    王诚更是豁然踏前一步,双手攥拳,仿佛欲出手。

    “放心,你跑不了!”

    封舟面色一冷,身形微晃,便已经欺到王诚身前,一拳打出,正中对方胸膛。

    “砰!”王诚惨吼一声,身子倒飞出去,还未落在地上,全身骨骼格格乱响,整个人的气机也消失大半。。

    一个一流高手,竟然一拳就被封舟打碎经脉,废除武功!

    全场死寂。

    众人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所有的愤怒瞬间都消逝不见。眼前这人可不是寻常武林高手。而是力压高手,杀伐无数的华山岳不鸣!

    连贾布、王诚这等大高手,他都说废就废了,那么他对付其他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只有孙庆阳武功稍高。似乎能够稳住神教教众的场面,但是心中也是深深恐惧。

    他没想到封舟竟然会这么狠辣,任谁面对陕西分舵几百人时,要么聚众攻击,要么分化拉拢,怎么着也不可能独身面对。

    可是眼前这个华山派长老,却毫不犹豫的废了贾布和王诚,这是何等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既然服气了,就是我华山派的客人了,我派热情好客,早就为贾堂主和王旗主备好住所,保证宾至如归。”封舟淡淡的说道。

    丛不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想道那座阿卡姆监狱,不由得想到:“人才济济阿卡姆,原来是这个意思,他要将那些歪门邪道废除武功,关押进去,大概只有如此,华山派才有威压武林的威慑力。”

    这时,众人中一位中年人颤声道:

    “岳大侠,你已经废掉我教贾堂主和王旗主,难道准备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不成?”

    众人悚然而惊。

    赶尽杀绝这等事,虽然常在江湖上生,但极少出现在大型组织上,即使二十多年前,华山派最为鼎盛之时,也很少大规模处理魔教分舵,因为这种杀戮的惨剧一旦生,那就不好收场了。

    “怎么处理你们这群人,我派掌门说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们三日内退出陕西,那便既往不咎。”

    “若是你们还想着报仇的话,那我不仅有待客之道,还有霹雳手段。”

    他目光淡漠,凡是接触到他眼睛的人,都不由得打个寒颤。

    可是还没有完。

    他轻轻地一拍手。

    “啪啪。”

    这个声音十分清脆,也不是很大,但是却轻松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当中,甚至仿佛能传到云端。

    “隆隆!”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忽然响起来,被推到的院墙外,很快涌进来一群劲装壮汉,各个身材高大,手持强弓,每张弓都搭着一根箭矢,箭尖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粗粗看去,差不多有数百人之多。

    在这个距离,无差别射去,只怕当场会死伤一大片。

    更何况他们身后还有近百个手持钢刀的厮杀汉。

    有人一眼认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以前被神教分舵压制的江湖势力,如今却聚拢在一起,对他们耀武扬威。

    而且他们竟然早就埋伏好了!

    只待封舟和丛不弃单身赴会,将他们的高手引出来废杀之后,在一涌而出,行此威慑手段。

    只怕封舟一声令下,这群神教弟子便能成为尸体。

    “我教弟子全都对华山派心服口服,三日之内必定离开,此生绝不再踏入陕西一步。”

    那人缓缓低下头颅。

    “于管事。”

    一个神教弟子悲声叫道,其他弟子也是一片悲凄。

    这个被称作于管事的中年人,是日月神教陕西分舵的常务管事,在分舵当中待了十几年,地位极高,贾布、王诚被封舟俘虏后,就以他为尊。此时他既然代表魔教陕西分舵俯称臣,那其他人自然只能从命。

    那些手持利箭的江湖汉子见状,不由得心生感慨,一个个的心神激荡。

    对于活跃在陕西的小帮小派的江湖汉子来说,曾几何时,魔教陕西分舵仿佛一座大山一样横亘在他们头上,每月都要上交足够的贡奉,他们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但是现在,在华山派高手的带动下,他们轻而易举的搅碎了魔教的势力,华山派高手甚至将魔教的高手给废了武功,这说明华山派是何等的厉害!

    更何况,华山派已经答应他们,一旦驱逐魔教,日后追随华山派,他们不但可以占据那些肥的流油的产业,上交给华山派的供奉也可以比魔教少一成。

    单单少交一成,足够这群江湖厮杀汉们愿意誓死跟随华山派了。

    “诸位还有不服的吗?”封舟环视左右。

    所有人都低头俯,不敢看他。

    “令狐冲,6大有。”他轻轻呼道。

    两个青年立刻快步迈出,正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和六弟子6大有,两人对封舟抱剑拱手:“师叔,弟子在!”

    “你二人率领众弟兄,监督魔教众人,限他们今晚离开长安,三日内离开陕西!”

    “是!”两人一起应道。

    6大有倒也罢了,他和令狐冲关系最好,一向唯大师兄马是瞻。

    令狐冲则觉得心情激荡。

    他是华山派大师兄,自己也一向以大师兄严格要求自己,做师弟师妹们的好榜样。

    但直到今日他才现,原来担任华山派大师兄,还有更多的事务要参与。

    比如以华山派大师兄的身份,率领陕西一带的江湖汉子们打击魔教分舵的教徒们。

    这在他十几年的大师兄生涯当中,可是第一次。

    这一切,都是师父的胞弟,离山十多年的师叔岳不鸣做到的。

    “有岳师叔和师父在,我们华山派终将名震天下!”令狐冲心中出感慨。不由得生出无限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