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44章 你不服,那就打到你服气
    其中一人是青衫书生,轻袍缓带,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

    另一人面白无须,英俊挺拔,一双眼睛犹如寒星一般。

    正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顶了他弟弟岳不鸣的身份的封舟。

    三个老者和岳不群有二十三年没见面,但他是气宗掌门,他们三人怎么会忘记他的面貌?因此一眼便看出来了。

    “岳师兄,你来这里干什么?”

    岳不群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一旁的封舟哈哈笑道:“封师兄,你的剑法不错,但是没有内力作为根基,根本伤不了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近那棵大松树,伸出右手,凌空一抓,一股气流激动插入大松树上的长剑,那件猛然一震,竟然自行从大松树上弹出,跃到了他手中。。

    三个老人见状,登时便怔住了,被称作“封师兄”的老者不由得失声道:“这……这是……”

    封舟哈哈大笑:“不错,这正是我华山派失传百年的武功‘鹰蛇生死搏’起手式,封师兄,这门华山神功横行于世的时候,还没有气剑两宗分歧,可是若无深厚的内力,无论如何也练不成,你说它是不是邪魔歪道?”

    封不平冷哼一声,默然不语。

    他三个老者都想:“此人看年龄,最多三十二三岁,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内功?看他和岳不群长相相近莫非是他的胞弟岳不鸣?”

    原来这三个老者正是华山剑宗弟子,分别叫做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他们三人自从二十三年前华山玉女峰剑气对决一败涂地后归隐,但他三人不甘失败,决心苦练武功,以图能够有朝一日能够夺回剑宗在华山掌门的位置。

    只不过这三人分别隐居,极少往来。但如今封不平剑术大成,内外兼修,雄心勃勃,想凭借一身武功夺回华山派掌门之后,还想夺取五岳剑派盟主之位,因此四处联络剑宗旧部,终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这东华山之上,找到了成不忧、丛不弃两位师弟。

    三人武学理念相同,封不平展露一身武功之后,便轻易俘获了两位师弟的认同,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华山气宗掌门人岳不群和他的胞弟岳不鸣来到这里。

    而且一出手就显露了极其高明的内功,是三人远远所不及,当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岳师兄,你兄弟二人来到这里,是想对我们剑宗弟子赶尽杀绝吗?”

    封不平喝道。

    岳不群微微摇头:“封师弟,冤冤相报何时了,气剑相争,本来是上一辈师长理念之争,以至于自相残杀,华山中衰,到了现在,封师弟还要纠结气剑之争,是想眼睁睁的看着我华山覆亡不成。”

    “哼!别说的那么悲天悯人,你若是将华山掌门的位置拱手相让,我等便随你回归华山一脉。”

    成不忧大声道:“不错,岳师兄,我们剑宗和你们气宗弟子也是无冤无仇,我和你更是没什么瓜葛,但事关华山道统,纵然你们今日不来,我们也要随封师兄走上华山。你霸占华山派掌门之位,却教众弟子练气不练剑,以致我华山派声名日衰,你终究卸不了重责。”

    丛不弃也道:“不错,我等既是华山弟子,终不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再说,当年‘气宗’排挤‘剑宗’,所使的手段实在不明不白,殊不光明正大,我‘剑宗’弟子没一个服气。我们已隐忍了二十三年,今日该得好好算一算这笔帐了。”

    “有气概!”封舟微微一笑,对岳不群道:“从表面上看,他们剑宗和我们华山派水火不相容啊!”

    “事关理念之争,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岳不群脸色淡然,丝毫没有将眼前纷争放在心上。

    若是一年前,他与三位剑宗弟子相遇,或许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但一年后,他修行《九阴真经》,武功造诣突飞猛进,早已不是昔日吴下阿蒙,别说这三个剑宗弟子,便是三十个齐上,也不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他身边的胞弟岳不鸣,武功胜他十倍,却一心助他练武,为他解答真经当中的疑虑,完全一门心事在华山派扬壮大之上。

    他二人横行江湖,便是遇见东方不败又如何?何况几个剑宗余孽?

    因此面对这三个老者的咄咄逼人,只觉得清风拂面。

    封舟道:“你说你们不服气,却不知道怎么才肯服气?”

    成不忧心道:“他气宗弟子,内功有所造诣也是有的,将封师兄的利剑虚空拔出,说不定便是什么真气运行的窍门而已,轮到剑法,怎敌我剑宗弟子?我便以剑论道,让他二人战败下山,然后我们一鼓作气,杀到华山,这华山掌门的位置,未必由封师兄才有资格担任!”

    想到这里,成不忧道:“哪有这么许多噜唆的?你们气宗只需让出掌门位置,离开华山玉女峰,我便服气,可敢答应?”他说了“我便服气”这四个字后,刷的一声,已然拔剑在手,待说那“可”字时便刺出一剑,说“敢”字时刺出一剑,说“答”字时刺出一剑,说到最后一个“应”字时又刺出一剑,“可敢答应”四个字一口气说出,便已连刺了四剑。

    这四剑出招固然捷迅无伦,四剑连刺更是四下凄厉之极的不同招式,极尽变幻之能事。第一剑穿过岳不群左肩上衣衫,第二剑穿过他右肩衣衫,第三剑刺他左臂之旁的衣衫,第四剑刺他右胁旁衣衫。四剑均是前后一通而过,在他衣衫上刺了八个窟窿,剑刃都是从岳不群身旁贴肉掠过,相去不过半寸,却没伤到他丝毫肌肤,这四剑招式之妙,出手之快,拿捏之准,势道之烈,无一不是第一流高手的风范。

    “不错!不错!”封舟鼓掌大笑:“你这剑招很不错,以一化四,其实还是一招,若是你来做我华山派传功长老,我华山弟子必定剑术大进。”

    他说着,仿佛随手一挥,手中利剑便如一道白光般飞出,犹如流星一般,“唰”的一声,整个剑身便没入封不平的腰间剑鞘当中。

    剑宗三人,立时脸色大变,竟然不由自主的连退三步。

    岳不群不避不让,坦然受了成不忧四剑,自是胸有成竹,只须成不忧一有加害之意,他便有克制之道。在这间不容的瞬息之间,他竟能随时出手护身克敌,则武功远比成不忧为高,自可想而知。他虽未出手,但慑人之威,与出手致胜已殊无二致。

    而封舟随手一挥,便将封不平的长剑掷道他的剑鞘之中,这其中眼力、腕力、运气功夫更是妙在巅毫。他若是想杀封不平,此刻对方便已经是尸体了。

    “封师兄,成师兄,丛师兄,这气剑之争,其实很是无聊,师长们陷入魔障,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导致华山中衰,要我说,不如搁置争议,共同展,你们就在华山云台峰建一个华山别院,平时自负盈亏,遇到大事一起进退,如何?”

    岳不群淡淡的笑道。

    成不忧、丛不弃默然不语,眼睛便看向封不平。

    平心而论,岳不群的主意相当不错。

    二十多年过去了,有恩怨的人早就入了黄土,活着的人之间的是非,也仅仅是气剑之争而已。

    岳不群以气宗弟子居掌门之位,愿意让他们开一个华山别院,已经是一个极大地让步了,这足以体现了掌门人的胸襟。

    成不忧和丛不弃两人武功见识不高,这二十年来也受尽了颠破流离之苦,隐隐间觉得岳不群的话大有道理。

    但封不平却不甘心。

    他隐居乡下,苦练剑法,却胸怀大志,所凭持的便是在深山隐居十五年而创制出来的一百零八式“狂风剑法”。

    结果自己一招未施,便被封舟展现出的手段所压制住,心中恼火之极。

    连封舟这一关都过不了,还有何脸面取代岳不群?

    想到这里,他冷哼道:“你们尽搞些眼花缭乱的卑鄙手段,就想收服我剑宗,真是痴心妄想!”

    “呵呵。”封舟脸色忽然大变,一脸冷笑的看着他:“封不平,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这般痴心妄想,看来你是不服气了?”

    “不错,我便是不服!”封不平道。

    封舟踏步向前,一脸似笑非笑,看着封不平:“既然你不服气,那我就打到你服气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