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27章 从容离开
    “鄂尔多,你落入我手,还有何话可说?”封舟大笑道。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鄂尔多,以及他的数千八旗武士,居然如此不堪一击,竟然被他如此轻易的冲破阵势,擒获主将。

    堂堂九门提督鄂尔多,统领三万禁军的皇帝心腹,难道就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

    难怪后来天地会的陈总舵主,加上苗翠花、方世玉母子,不过几个人,竟然冲破重兵防守,劫法场救人这么顺利,那鄂尔多也被陈、方二人联手诛杀。

    其实鄂尔多已经是算无遗策了。

    他入仕以来,凭借智慧和武功,年纪轻轻便升为九门提督,可以说一向算无遗策,对敌之际极少会出现谬误,不然他也不会成为乾隆皇帝最为信任的心腹重臣。

    凭心而论,他伏击封舟的手段其实极为高明,他手下健锐营统领赛思阿手腕高明,头脑灵活机敏,带领五大高手,以及百余精锐手下设伏那座客栈,就是想集中兵力,斩杀此獠。

    当然,若是他能投降,为我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

    就算这些人擒不住他,被他逃了出来,也足以消耗掉他七分力气。

    他九门提督麾下的数千精锐,本来是为了攻打天地会巢穴所设,这次用在围剿封舟之上,鄂尔多觉得自己是狮子搏兔,用尽全力。

    在此之前,他也曾经和满人当中的高手,比如大内赛总管、骁骑营佐领海兰弼等人商议过,得出结论,他三千精锐一出,便是闻名天下的汉人高手苗人凤、袁士霄面对这些人,也只有逃跑的份。

    鄂尔多自大惯了,对于天下武道高手的认知,也只有他、海兰弼、赛总管三人而已,天下武人哪怕功夫再高,比如苗人凤,也最多和他三人堪堪齐平而已。

    便是御前侍卫总管白振、去世不久的镇远镖局总镖头王维扬,也不足以让他们自内心的感到重视。

    连这些京城的高手都是这样,就更不用说是从未进过京城的封舟了。

    虽然封舟在中原到处杀官杀吏,斩恶霸诛土匪,威名之盛,整个天下学武之人你都有耳闻,但因为这些事太多太密集,也就造成了太玄奇太不可思议,让人无法真正相信。

    所以京城的满人大爷们都相信,根本不存在一个斩杀这么多人的封舟,一定是这一个封舟杀人出名了,其他人杀人放火的时候,就冒充封舟的名字,把锅都扣在他一个人身上。

    真正和封舟交过手,照过面之人,自然对封舟的厉害感到恐惧,对于没有见识过封舟厉害的人来说,封舟做的事情越多,闹得风波越大,就越成为了乡巴佬们的夸大其词。

    若不是封舟这一个月的时间一直横行两广,诛杀凤天南所在内的所有五虎派弟子,甚至逼迫得天地会嫌疑人方德举家搬迁,这都切切实实的生在鄂尔多的眼皮子底下,这位九门提督甚至对封舟更加轻视。

    先是用五大高手及近百打手在前,再用数千精锐埋伏,可谓是九门提督南下人马倾囊而出。

    但谁知道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封舟竟然如此恐怖,单骑凿穿三千精锐,一根箭矢把鄂尔多震麻了身躯,然后轻易捉拿。

    鄂尔多此时面如死灰,眼神当中露出深深地绝望之色,一语不。

    被人单骑闯关,生擒活捉,可以说是一个主将的奇耻大辱,此战过后,无论鄂尔多是死是活,他在整个皇室禁军当中的威压定然丧失殆尽。

    再加上他折损的精锐,实力大减,这些年得罪过的那些政敌,会随时反攻倒算,说不定会牵连到他的家人。

    别看福康安当年被红花会捉住过,但人家可是统兵大将,平定大小金川之战的重臣,更是皇帝的私生子,他鄂尔多哪怕再是皇帝信任的武官,也不能和人家金贵之躯相比。

    “逆贼!”

    “快放了鄂提督!”

    “放下鄂提督,让你安全离开!”

    所有人尽皆震撼盯着封舟,怎么也想不到,他竟如此了得,这么轻易便擒获鄂尔多!

    一时间,数千八旗武士全都愕然,不知如何是好。

    鄂尔多冷汗连连,突然大吼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八旗武士绝不投降!”

    “鄂提督好像是视死如归啊!”

    封舟瞥了一眼鄂尔多,对他的心理状态了若指掌,大笑道:“你这数千精锐若是组成军阵,我也只能转身逃命了,可惜你们还是仓促了点。”封舟摇了摇鄂尔多的后脑勺,继续道:“我封舟就算要在数千精锐面前逃命,也要光明正大的离开,鄂提督,委屈你了。”

    鄂尔多心中叹息不语。

    其实若是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他还是有机会组成军阵的。

    但是御前侍卫福尔康仗着自己是令妃外甥,狂妄自大,又立功心切,居然以为凭借他一人就能擒杀封舟,结果一招不成反被杀,从而引起了他弟弟福尔泰,也就是另一个御前侍卫的勃然大怒。

    进而引一连串的变动,导致他只能提前布攻势。

    可是事到如今,那福家兄弟以及其他御前侍卫尽皆身死,自己也身陷敌手,还有何话可说?

    “刷”的一声,封舟将鄂尔多腰间的短刀拔在手中,将锋刃挡在他的脖颈间,大笑道:“禁军的儿郎们,真的不管你们鄂提督的性命了吗?”

    见他做出这么一个动作,现场立时一静。

    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起,这道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置信与无可奈何的味道:“封大侠,说出你的条件吧。”

    鄂尔多是他们的统领,是皇室禁军、整个步军巡捕五营的核心人物,他若是死了,在场的诸位只怕前途未卜。

    “倒是出了一个明白人。”

    封舟微微一笑,随即大声道:“封某实话实说,没有一口气将你们数千八旗武士诛杀的本事,但是却有诛杀你们九门提督的本事。”

    “佛家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了减少伤亡,我便与你们化干戈为玉帛,与九门提督步兵五营各自收兵不战,可谓是功德无量!为了表达诚意,我会让鄂提督陪我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北方再见。”

    众人见他一副悲天怜民的语气,俱都面露古怪之色,想到他刚才杀敌时的勇猛无敌,心道;“这里最没有资格劝人向善的,也就是你了。刚刚杀了这么人,转眼就变得一脸慈悲,难道汉人都这么厚脸皮么?”

    也有人心中更是心悸:“他竟然说‘没有一口气诛杀几千人的本事’,这话到底是谦逊还是狂妄,真是说不准了!”

    想归想,但不管是谁,也不敢在封舟面前表露出来。

    刚才那个接话的人说道:“既然如此,封先生便请离开,只盼你遵守诺言,鄂提督能平安归来!”

    听他语气自然,这么快就作出决定,数千精锐并无异议,看样子官职仅在鄂尔多之下。

    封舟哈哈大笑:“既然如此,那便告辞了!”

    说罢,他一手提枪,一手抓着鄂尔多,从从容容的纵马下坡,一溜烟的向北奔驰,一炷香时间便离开了小十三行集市,消失在数千大军视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