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17章 生性暴躁爱杀人
    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七八个大汉胯下骏马,慢慢的向酒楼走来。

    当先一个身穿蓝绸长衫,面容俊秀的青年还没有下马,就拱手冲封舟高声叫道:“可是贵人当面,小可凤一鸣未曾远迎,还请……”

    他话音未落,封舟忽然纵身飞出酒楼,眨眼间便已经来到凤一鸣马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颈,如抓小鸡一般,直接扯回酒楼,随手将他扔到地上,抓起两根筷子,猛然一掷。

    “啊……”

    凤一鸣放声惨叫。

    原来是两根竹筷,直接刺穿了他的双掌合谷穴,插入地板之内,将他两只手,牢牢地钉在那里。

    要知道合谷穴属于手阳明大肠经,推动天部层次的气血运动,向天部层次输送水湿云气。如今被筷子贯穿,稍一动弹,便痛彻入骨,难以忍受。

    因此哪怕凤一鸣从小练武,身子骨极为强健,此刻也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哀嚎不已。

    这一下兔起鹊落,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在场的除了胡斐之外,没有一个看的清楚。

    只看见仿佛白光一闪,凤一鸣便从马上消失,出现在酒楼那里,趴地惨叫。

    凤一鸣带来的壮汉们本来站在凤一鸣身后,没有动弹,哪里想到凤一鸣只说了半句话,便被扯进酒楼之中,随即传来他的惨嚎之声。

    众大汉见状大怒,心想你虽然了得,但是好汉架不住人多,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前,堆也堆死你。

    “杀了他!”

    一群大汉嚎叫着,冲进酒楼。

    胡斐见封舟刚才动手,当真是目眩神迷,钦佩无比,此时见大汉闯进来,便道:“让小弟来!”

    说完抓出一把筷子,撒了出去。

    只听蓬蓬声响,七八个大汉齐齐被打中穴道,呛啷啷的一阵响,兵刃撒了一地。酒楼门前门后,躺满了大汉。

    封舟点头道:“不错,大有长进!但是还差得远。”

    胡斐一愣,心中想道:“我这一招天女散花,每一个筷子都击中目标,无一落网,为何封大哥还不满意?”

    口中忙道:“正要请封大哥指点。”

    封舟轻轻一拍桌子,旁边桌子上的竹筒一抖,里面的筷子全部飞起,落入封舟手中。

    封舟道:“我一路诛贼,向来杀恶,断那些恶奴手脚,绝不怜悯!”

    说着,手腕一抖,一把筷子如利箭一般射出。

    那些大汉本来躺在地上惨嚎,动弹不得,此时见筷子如利箭一般射来,自然也躲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筷子射穿手脚,筷子上附着的气劲,直接炸裂他们的手或脚,血流满地,场面恐怖不已。

    整个英雄楼内外,顿时死一般的安静。

    连趴在地上的凤一鸣,也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置信,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是凤天南的独子,待人接物,说话办事都极有条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霸道的主,一时间连惨嚎都忘了。

    而酒楼内外看热闹的众人大部分都是穷汉,十个中倒有七八个吃过凤家的亏,见今日有人上门寻事,实在说不出的痛快,都要留下来瞧瞧热闹。

    但是见到封舟如此狠辣,出手既出人命,也不禁骇然变色。

    “封大哥,你杀他们就是,何必断他们手脚?”

    胡斐宅心仁厚,虽觉那些大汉甚是可恶,就是杀了他们是应该,但见封舟出手很辣,不杀而断他们手脚,不由得气从心边起,皱眉问道。

    “妇人之仁!”封舟冷声道:“你对他们仁慈,他们只会觉得你软弱!对付敌人,就要比他更狠更毒辣,把他们杀怕了,他们才会感到惧怕,才不敢作恶!”

    他冷声道:“凤一鸣在我手中,不虞凤天南不把人送来!”

    胡斐一怔,忙问道:“送谁过来?”

    随即恍然大悟道:“对,把钟阿四送来。”

    封舟看了胡斐一眼,笑道:“你倒是聪明。”

    随即又低头对凤一鸣道:“我给凤天南一顿饭时间,如若不来,你的耳朵就别要了!”

    凤一鸣惨叫道:“这位好汉,家父对朋友从来不敢失利,不知到底有何得罪之处,还请说与在下。”

    封舟却是理也不理他,只是夹菜吃饭。

    很快一顿饭时间过去了,但是街面上却十分安静。

    胡斐心道:“看来这凤天南倒是沉得住气,不知道封大哥如何应对。”

    封舟吃完最后一口饭,慢慢的放下碗,淡淡的道:“看来这凤天南并没有把儿子放在心上。”

    说完,他对胡斐道:“胡兄弟,帮我一个忙。”

    “封大哥请说!”

    “你把这钟四嫂和钟小二送到北帝庙里,你给我看好了,不要他们有任何闪失。”

    胡斐忙道:“封大哥放心,胡斐定不负命。”

    封舟点了点头,轻轻一跺脚。

    那将凤一鸣双掌钉在地板上的两根筷子猛然弹起来,“当啷”一声落在地板上。

    凤一鸣只觉一股剧痛从手上传来,还没有来得及惨叫,封舟已经掐住他的脖颈,直接把他拖了出去。

    封舟拖着凤一鸣,如同拖一个死物,走到自己马前,抽出那把宝刀,一道寒光闪过,凤一鸣的左耳已经被他削掉。

    “啊……”凤一鸣高声惨嚎。

    虽然他也是练武之人,可是自小娇生惯养,极少吃苦,但今日不是被两根筷子贯穿双手,就是直接被砍掉左耳,二十多年来,从未吃过这么大苦头。

    但封舟却不肯就此放过他,找了一根绳子,将他捆住,然后自己纵身上马,一挥鞭子,胯下健马一声斯鸣,四蹄纷飞。

    健马狂奔,那根一头在封舟手中,一头捆着凤一鸣的绳索顿时绷直,凤一鸣顿时出惊天动地的惨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被拉扯着拽去,地上跌跌撞撞,身上到处都是血,左耳处更是鲜血喷洒,整个人挣扎扭动,可还是抵不过马匹的拖拽,就那么上了街,撒了一路的鲜血。

    街边两侧顿时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在震惊万分,不敢相信,难以自抑的从心底升起巨大的恐惧之情。

    这些人便是在极度的想象之中,也不曾想到过如此霹雳雷霆一般的暴虐手段,会生在凤老爷的公子身上。

    无论是凤一鸣还是死在英雄楼外面的那些大汉,都是谁身手高明之辈,一个个在粤东一带都是威风八面的人物,若是武功不高,凤天南也不会将他们收为手下。

    但就是这些在佛山镇上吆三喝四的高手们,却在顷刻间被封舟全部射杀,而他们的少主凤一鸣,直接被一匹健马拖拽着前行。

    这种前所未有的事情,彻底震撼了他们。

    许多人面面相觑,眼中流露的,不知道是喜还是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