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14章 金顶门
    但苗人凤天赋武功,也非同小可,苗家剑法无敌于天下,一身拳脚也是当世无双,见封舟一拳打来,便凝神挥击一拳,势道威猛无比,霸道十足。

    他苗家功夫讲究如山之岳,如海之渊,刚猛无比,拳势要求以拙带巧,而封舟的形意拳则是奉岳飞为祖师,脱胎于沙场枪法,亦是大开大合,两种霸道绝伦的拳法一撞,顿时“轰”的一声。

    拳声大震,罡风大作。

    轰鸣声响当中,苗人凤双脚贴着地,向后平平飞出十丈方才定住身形。

    而封舟双脚立足原地,上半身却晃动不休,然后两脚陷入地面,好长一会才凝立不动。

    “痛快!”

    封舟哈哈大笑。

    刚才两拳相撞,封舟体内犹如大河决口,喷涌而出,内力之深,连他也暗暗吃惊。

    他一拳轰退苗人凤之后,竟然自己也几乎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的汹涌澎湃,便用身体摇晃化解这股冲击的反噬。

    等他身体恢复如初,苗人凤也已经飞身过来,眨眼间已经临到封舟身前,一拳击来,叫道:“拳势刚猛,只怕姬家也没人练到这个地步!”

    封舟握拳挡住苗人凤的右掌,左脚横撩,说道:“形意拳奉岳飞为祖师,脱枪为拳,讲究钻、劈、横、炮、崩!”

    他每念出形意拳的拳意,就轰出一记拳势,大开大合,气势恢宏。

    “不错!确实有征战沙场之劲头。”苗人凤身子急转,躲开封舟的攻势:“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只怕整个形意派都没有一个达到你这个地步的,你到底出身何门何派?谁家子弟?”

    封舟笑道:“我的来历不说也罢,今天只论拳脚!”

    苗人凤道:“好!”

    他不再大意,展开家传掌法与封舟打斗在一起。

    封舟见他拳势刚猛,犹如刀削斧凿一般,招式进展,内力深厚,一招一式施展出来,攻守兼备,凌厉非常,不由得开口赞道:“人都说苗人凤剑法天下无敌,却不知你拳脚不遑多让!”

    其实他若是武林成名前辈,这般说起来也无妨,可分明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居然点评起苗人凤的武功来,偏偏他拳脚内力,不在苗人凤之下,甚至犹有过之,这让心高气傲的苗人凤心情极为不爽。

    但对方既然已经开口,他也不愿处于下风,便哼道:“你的武功也算不错!只是太过拙朴,倒是适合征战沙场。”

    其实天下武功,只要能击倒对方,那边是好功夫,苗家武功本来只是江湖中的知名武功,并不算绝顶好功夫,但是在苗人凤手中,却挥出当世第一流的水准,因此苗人凤说一句反驳的话,常人听了也觉得是真理。

    封舟道:“苗大侠想见识别的拳法,那也无妨,恰好在下略懂八卦掌!”

    他说着,拳势一变,由势大力沉变得灵活多变,竟然毫无滞涨之感。

    八卦掌取法于刀术,变化繁复,招式精妙,“威震河朔”王维扬将他扬光大,但一百多年后,由董海川将它变成当世绝学。

    宫宝森传承自董海川,又兼并了形意拳,从而推衍出宫家六十四手,其招其势无双无对,横霸天下。

    而封舟在此基础上更是有外入内,生成内力,环环不息,圆转如意,施展出来更是繁花似锦,令人眼花缭乱。

    苗人凤暗暗心惊:“这小子年岁不大,两套拳法竟然精神如斯,只怕王维扬也达不到这个程度!”

    苗人凤本来是惊才绝艳之辈,二十多岁武功便登堂入室,胜过田、范等世交同龄高手,在武林当中也创下好大名头,为了激胡一刀入关,更是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

    虽然他称自己不敢当此名头,但也是仅在胡一刀面前这般说而已。

    对于年龄小功力深这种事情,苗人凤倒是能接受的,可纵然是绝世天才,终究学艺时间有限,二十岁的年纪,一套形意拳连到这等地步倒也罢了,居然八卦掌也达到绝顶宗师的水准,思之令人震惊。

    若是说他形意拳、八卦掌兼通也就罢了,偏偏他内力深湛,无穷无尽,实在已经出想象的范畴。

    又斗了几合,苗人凤连退几步,跳出战圈,问道:“封少侠,你师父是谁,出身何门何派?”

    封舟道:“云南金顶门。”

    “金顶门?没听……”苗人凤说到这里忽然一顿,惊道:“可是当年跟随吴三桂的辽东金顶门?难怪你没有头,你们门派不是早在三藩之乱的时候便覆亡了吗?”

    原来辽东金顶门当年人多势众,也曾经称霸江湖,后来跟随吴三桂征战,一直到三藩之乱,被满清政府彻底剿灭。

    相传金顶门武功有独到之处,武功练到绝顶,满脸油光,头上一丝头也没有。

    千百年来,武林世家门派潮涨潮落,无数的家族门派崛起,又有无数的门派家族覆亡,苗人凤祖上乃是闯王四大护卫,因为闯军和关宁军征战频频,所以他们对金顶门有些熟悉,再给后人的笔记当中说过这些,但此时距离三藩之乱已经有百年,这些记忆早就随风飘散,若非今日听封舟提起,苗人凤根本想不起来。

    只是看封舟虽然确实没有头,但面如冠玉,并无“满脸油光”的样子,想必是年代久远,传言有误。

    “苗大侠果然博闻强识,金顶门早已成了昨日黄花,苗大侠却居然听说过。”

    “呵呵。”

    百年前的恩仇,早就随风飘去,苗人凤自然不会视封舟为敌,他拔出背后利剑,说道:“我看你马上有一柄刀,苗某要见识一番。”

    其实封舟马上的那把刀是当初在鲁北追杀江洋大盗所夺的那把宝刀,封舟自持武功高强,极少使用,但今日和苗人凤交手,虽然自信空手对战苗家剑也不会落于下风,但处于对苗人凤的尊重,边点点头道:“既然我用的八卦掌,自然会用八卦刀。”

    说着,他脚下一跺,三丈外的那匹马上,一柄宝刀猛然跳起,在空中便向封舟射来,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牵引一般。

    “好内功!”苗人凤忍不住暗赞。

    封舟接刀在手,两人又是一番激斗,待到天光大亮之时,双方这才罢手。

    一场比斗下来,封舟身心俱爽,感觉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从未有今日这般打的畅快。

    早晨吃饭之时,苗人凤赞道:“封兄弟,你是天纵奇才。苗某平生所见,只怕我那义兄胡一刀大侠也不是你的对手,天下也没有人敢说能稳稳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