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08章 再杀人
    封舟教授商宝震和胡斐数月,系统的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一流拳法,对照自己的武功,对于拳理的理解又加深了几分,武功自然更上一层楼,行动之间如龙如虎,章法气度已经达到当时顶尖水平,杀一个乡下恶霸少年简直是易如反掌。

    因而他从出手到杀人,几乎眨眼间的事情,无论是这个恶霸公子还是他身后的下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封舟满意的点点头,心道:“数月不杀人,这身本领却却有长进。”

    此时众下人方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吓得心惊胆战,尖叫不已。

    也有两个蛮横之辈,一胖一瘦,见着光头和尚一言不合便杀了自家公子,回到家里主人定然饶不了她们,当即大吼一声,须皆张,抽出手中钢刀,纵马而来,恶狠狠的劈向封舟。

    封舟冷笑一声,飞身上前,劈手夺过胖子的钢刀,反身横劈,将瘦子的钢刀劈成两半。

    同时飞起一脚,正踢在断开的刀刃上。刀刃直接倒转,插入那瘦子胸口。

    “噗通。”

    那瘦子摔下马来,歪头死去。

    与此同时,封舟已经抓住胖子,一甩手将他拽下马,随手一挥,那胖子的脑袋直接撞到路边树干上,头破血流,倒地死去。

    其他下人见到封舟如此狠辣,一下子吓得肝胆俱裂,有的两股战战,直接从马上跌落下来。

    有的有点胆气,拨马就逃。

    也有的滚下马来,撒腿开溜。

    封舟对此毫不在意。

    他深知那些下人打手凶狠,对普通乡民是耀武扬威,动辄断腿杀人,其实是狗仗人势,只要把他主家打垮,他们这些下人立刻如同被打断脊梁的狗一般,呜呼哀哉。

    他只是快步前冲,抓住离他最近的下人,伸出钢刀架在他的脖颈上,冷笑道:“往哪儿跑?”

    那下人见他连杀三人,早就胆寒,当即吓得连连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你给我带路,去你们上官家住址,我便饶你。”

    那下人本来以为必死,听到这少年和尚要找他去主人庄园,心中一颤,随即心中大喜:“公子被杀,我等定然会被老爷责罚,说不定会被打死,如今这恶贼要自投罗网,那就再好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便止住颤抖,头前带路,带着封舟到了上官家的庄园。

    ……

    就在封舟赶往上官家庄园的时候,上官家的庄园大厅,两个老者正在畅快人生。

    “文二弟,你说的没错,尤家的那两个姑娘,滋味确实不错,老夫昨夜小登科,至今回味无穷。”

    说话的是一个老者,他身上的大褂上光滑晶亮,满是烟油,手中拿着一个大烟袋,烟筒甚是奇特,装烟的窝儿几乎有拳头大小。

    “哈哈哈,我就知道上官兄好这一口,所以出手把她爹娘给杀了,你该怎么谢我?”

    说话的是一个高瘦的汉子,他衣衫褴褛,满脸酒气,虽然坐在客厅上,手里拿着的却不是茶杯,而是酒杯。

    这两人正是汴梁一带的武林高手,老者是玄指门掌门人上官铁生,高瘦的汉子却是“醉八仙”门派的掌门人文醉翁。

    两人一个好烟,一个好酒,两人意气相投,时常做些纵(激an)情(yin)纵(辱)性(掠)的事情。

    偏偏他俩在汴梁府武功最高,势力最大,又一向结交官府,因此无人能制,因此他二人“烟酒二仙”的称谓响彻汴梁一带。

    “你帮我杀了尤家两女的爹娘,剩了我一个麻烦,哥哥我当然感激不尽,那今晚就让她俩伺候文二弟好了。”上官铁生哈哈笑道,仿佛在说些平常的事情,丝毫没有因为摧残了一个家庭而感到有半分不适。

    两旁垂手站着的几个仆人,都低头而立,不敢有半分异动。

    因为所有人对这两人,都充满了畏惧。

    就在此时,有人奔进来跪倒禀告道:“不好了,老爷,有个恶人把乾少爷给杀了,如今正向这里奔来。”

    “什么?”

    上官铁生一怔,随即勃然大怒。

    上官乾是他爱妾所生,因此自小骄横跋扈,动辄杀人,为此专门养了几十只猛犬,经常将它们饿极了放出了,撕咬过路的百姓。

    上官铁生坐镇汴梁,横行四野,凭借的就是一身硬功夫来镇压刁民反抗,因此对上官乾放狗害人深表赞同,他觉得那些泥腿子越怕他,越畏惧他,他上官铁生越觉得开心。

    此刻听闻居然有人敢于反抗,还杀了他的儿子,这让他如何不怒?当即喝道:“文二弟稍坐,哥哥去去就来。”

    他大踏步奔到庄门,正看见一人骑着马过来,手里提着一把钢刀,刀尖上不断地滴着血,眼睛一寒,高声叫道:“那位朋友来和我玄指门为难?”

    上官铁生内力深厚,脚步快捷,这一声呵斥,声震庄园,话语刚落,他人已经走到了封舟面前。

    封舟见他年纪虽大,但身材高大,极为壮实。眼中精光四射,显然功力不俗,更何况手里还拿着那个大烟斗,更是夺人眼球,心中想了想,便道:“你是何人?”

    上官铁生哑然道:“你来我庄闹事,竟然不知我是何人?”

    封舟道:“我不认得你。便不能闹事了么?”

    山管铁生怒极而笑:“好好好,我便是玄指门掌门人上官铁生,现在你知道了么?”

    封舟点头道:“如此最好,也不怕杀错人了!”

    “哼,好狂妄的光头小子!就是你杀我爱子?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他一边说着,一边吸着手中的旱烟筒,但见他说话,不见白烟出。

    可是斗然间一张口,一道白烟犹如长龙,直冲封舟脸庞。

    封舟轻轻一挥手,掌风过处,那股白烟立刻散开,但是仍有一丝白烟被他吸了进去,顿时感到头脑中微微晕。

    他内力深厚,瞬间将丝丝毒气排出,恢复如常。

    但是心中不由得一震:“这老儿的烟斗中竟能喷出毒雾,自己却丝毫无损,有点邪门。”

    他心中虽然这般想,但依旧动也不动,其实内心深处根本没有上官铁生放在眼里。

    原来上官铁生所吸的烟草之中,混有极猛烈的迷药,他一来平时吸惯,二来口鼻之中另有解药。此时见封舟状况,以为他已经中毒,当真是不胜之喜,心道:“一个无知小儿,以为会点武功就敢来我这里扬威,今日必定将他斩杀八块喂狗。”

    说着,左手前推,一掌劈向封舟胸膛,右手拿着的大烟馆却急点封舟太阳穴。

    其实他手中那支旱烟管乃镔铁打就,可以当作了点穴橛使,用来打人身三十六大穴。他是玄指门的掌门,武功自然有独到之处,此刻被他施展出来,威力极为了得。

    但封舟一身武功非同小可,内力更是深湛无比眼见对方左手掌,右手烟管已经同时袭到,身子不动,右手猛然一挥,直接扫中上官铁生的左掌,顺势打中他的旱烟管。

    只听“咔嚓”一声,上官铁生的左臂和那根旱烟管同时折断,更有一股内力沿着上官铁生的手臂筋脉,一路向上直接冲断了他的心脉。

    上官铁生浑身巨震,只是一瞬间,右臂接连爆响,关节处轰然炸开,鲜血噗噗外射。他大叫一声,身子接连晃了几次,口中连喷血,倒地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