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96章 飞马镖局
    “小师父高义,马行空佩服!”

    飞马镖局的大堂内,马行空听到封舟年仅十七八岁,却千里送行的壮举,不由得满脸动容,深深感动,站起身来向封舟拱手施礼。

    他的弟子徐峥和女儿马春花也是一脸钦佩,跟在马行空后面施礼。

    多年的儒家思想熏陶,古人格外讲究‘仁义礼智信’。

    不管他们自己做不做得到,但凡遇到了这样的仁人义士,起码的尊敬是少不了的,这关乎他们做人的底线。

    徐铮浓眉大眼,二十多岁,神情粗豪,脸上生满紫色小疮,相貌虽然有点丑陋,但步履轻健,精神饱满,却也英气勃勃。

    马春花十七八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而张虎和张燕的父亲,也就是飞马镖局的趟子手张扬,怀里抱着张燕,手里领着张虎,一脸涕泪,则直接跪下,给封舟磕头,哽咽道:“大师为我老娘和妻子报仇,又千里送我孩儿,大仁大义,张扬感激不尽。”

    封舟上前将张扬扶起,然后又虚扶马行空道:“马总镖头,张大哥,你们客气了,我本来奉师命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也是我辈武人应有之举。”

    “不过,有件事我得说明一下,我这个光头,可不是因为出家做和尚,而是因为练了武功,头便没有了,我名字叫做封舟,出身金顶门。”封舟说道。

    他又不是真的和尚,这一路行来没少被人称为“师父”,心里十分不爽,此时听到马行空等人又把他当出家人看待,便忍不住纠正过来,同时心里想了一个理由。

    此言一出,马行空和马春花不由得脸上露出了笑容。

    “金顶门,没听说过啊。”

    徐铮便忍不住叫道。

    他是马行空的徒弟,性格鲁莽,人心耿直,虽然跟着师父走了几趟镖,但是对于江湖上的门道依旧是一窍不通,他往常听师父说起江湖逸闻,什么少林武当峨眉派,什么“宁碰阎王,莫碰老王”之类的听了不少,却没听过什么金顶门,便张口说了出来。

    马行空回头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来笑道:“小徒无知,先生说笑了。”

    连马行空这老江湖也没听过金顶门的名字,看来这个门派确实已经消失在历史当中了。封舟心中大慰,笑道:“没什么,我们金顶门是云南小拳种,每代两三人,练到绝顶的时候,头就没了,马总镖头和徐兄没有听过实属正常。”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

    马行空连忙借助大笑掩饰住了尴尬,这时候他女儿马春花走上前来,说道:“爹,酒宴已经备好,我看封大哥长途跋涉,只怕也累得不轻……”说完偷偷的瞟了封舟一眼,面色微微泛红。

    封舟虽然是光头,但是身材挺拔,面容英俊,他历经四世,身上便不自觉地有一种华贵气息,十七八岁的少女对他有好感实属正常。

    马行空和张扬没看见,封舟看见了没在意。但是徐铮不乐意了。

    徐铮从小看着马春花长大,师父膝下无子又只有自己一个徒儿,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未过门的媳妇,见她这么看一个年轻男子,心里不由得泛起了酸意,忍不住哼了一声。

    但马行空没有打理他,直接热情的招呼封舟入席。

    封舟自然不会推辞,便接受了邀请入席吃饭。

    以徐铮和马春花在镖局的地位,自然也能上的席面,酒宴中马春花多次偷看封舟,徐铮越见越怒。

    但这毕竟是马春花看人家,人家可没看他师妹,徐铮也不好作,不过转念一想,举起一只酒杯,笑道:“封少侠,我来敬你一杯。”

    封舟笑道:“徐兄客气,这个少侠不敢当。”

    “哪里哪里,这个……我虽然没有听过金顶门的名头,但是凭你千里跋涉的义举,想必你的功夫很好,不知可否切磋一番,封兄弟放心,我们点到为止。”徐铮大大咧咧的说道,言语之间“少侠”也变成了“兄弟”。

    “铮儿闭嘴!”

    马行空听了不禁一怒,瞪了徐铮一眼。

    这孩子简直是个混不吝,怎么刚见面就想着和人家比武?

    他马行空没听过金顶门的名头,又见封舟虽然骨骼健壮,但太阳穴平平,显然没有练过什么高明功夫,而且年纪不大,就算从小练武,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但是大丈夫行于世间,被人尊重,难道只是凭借武功高强吗?

    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即使武功低弱,也能受到人们的敬仰。

    封少侠千里跋涉,将他们镖局趟子手的遗孤送到这里来,这就是大仁大义的举动,怎么徐铮这孩子却想着和人家动手?

    你徐铮比他大好几岁,又从小被他马行空指点武功,本身造诣依然不凡,但是性子却是粗粗豪,不谙小节,要是下手没个分寸,真要是把人家给伤了的话,飞马镖局岂不是被人指点?

    他马行空的脸往哪里搁?

    “师父,我就是佩服封兄弟的侠义之举,所以没和他闹什么虚文,我想和他过过手脚,若是有什么不到的地方,正好让师父你指点指点,也不枉了今日结交一场。”

    马行空听他说话全然没有一个心眼,更是气的想出手锤他,封舟哈哈笑道:“我也听闻飞马镖局生意兴隆,马总镖头人称‘百胜神拳’,也是名传天下。”

    “那是,咱们飞马镖局的名头谁不知道,我师父‘百胜神拳’但凡混江湖哪个不伸大拇指?”徐铮便顺着他的话头吹起牛来:“这两年我随师父出镖,一路上的山贼水匪见到俺们飞马镖局的旗子立刻都跑的远远地!”

    呵呵,只怕苗人凤就不知道,陈家洛也不知道,哪个擅长施毒的石万嗔就不知道,你敢说他们不混江湖吗?

    封舟淡淡笑道:“不错,飞马镖局有如此红火局面想,想必徐兄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吧?”

    “那当然!”徐铮立刻拍着胸脯说道,:去年我们再湖北,有一伙山贼拦路……”

    “铮儿!”马行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总算将他的话憋回肚子里去,随即对封舟笑道:“封少侠见笑了,在你这等义举面前,小徒这点水准算不了什么。”

    “马总镖头哪里的话,徐兄英气勃勃,畅行江湖,我是十分佩服的。”

    这句话倒是有一半是真的,封舟来到这个世界,若不是要护送两个幼童,早就策马扬鞭,纵横江湖了。

    “哎,咱们走镖的跑江湖靠的就是面子,哪能真的一路刀枪打过去,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马行空摇头叹道。

    “师父,江湖这么大,不长眼的山匪强盗也很多,我觉得封兄弟是个可造之材,不如我俩切磋一下,也让师父指点指点。”

    徐铮又一次提起了这个话头。

    这下马行空气的直接无语了。

    老夫费那么劲转移话题,就是不想这位封少侠丢了颜面,你倒好,还一个劲的要比武较量,难道为师教你一身武功,就是让你持强凌弱不成?

    “徐兄武功高明。”封舟淡淡的说到。

    虽说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武力值如何,但是无论如何,徐铮也不可能一拳将人打出几丈远,所以哪怕不用内力,封舟也能轻易击败徐铮,便是他师父“百胜神拳”马行空和他一起上,也敌不过封舟三招两式。

    但封舟怎么说也是做过哥谭显贵、民国名人的,一点气量还是有的,自然不会将徐铮的疯话放在眼里。

    徐铮平素对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以为当世之间,说到武功,极少有人能强得过百胜神拳马老镖头了,因此总以为他们师徒是当时武林第一流的高手,所以这回想方设法想和封舟动手,只怕大半原因是瞅着马春花老往自己身上瞥,所以吃醋的缘故。

    他封舟何等人物,岂会和一个混小子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