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93章 小僧是少林寺的和尚
    却说封舟七十高龄,孤身坐在海边,仰望浮云,远眺海潮,忽然间若有所悟,猛然间豁然贯通,领悟了武功当中由外而内,内力滋生的道理,忍不住仰天长笑。

    谁知道这一笑之间,眼前白光闪动,景物急变幻,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一片荒山野岭之中。

    “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

    他念头生出,忽然想起自己刚到民国时候的情景,连忙低头查验自身,果然现自己细皮嫩肉,皮肤光泽,毫无刚才的粗糙,体内精力无比充沛,而且气血如虹,丹田之中内力滋生,游走全身,周身内息绵绵流转,并无半点阻滞,精神健旺。比几十年前在津门传武的时候还要厉害。

    他找了一个小水洼照了照,现就是自己十七八岁的样子,英气勃勃,便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来我又一次恢复到少年时期,但是一身修为不但丝毫未减,且更加了得,然后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只是周围都是荒山野岭,我得查一查这里是何年何月,身处何地。”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正是自己七十多岁,坐在海边享受人生时候穿的衣服,一身唐装。

    虽说这身唐装乃是最上等的衣料做成,但是毕竟是老年装,自己一个少年穿在身上,总有些不伦不类。

    “算了,翻过山头找到一处人家,就想办法换身应景的衣服吧。”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手上的一枚玉扳指摘下来放到怀里。

    周围到处都是古木悬崖,时不时看见一只只苍鹰凌空飞过,还传来阵阵鸟鸣之声,脚下是点点萤光明野径,偏依腐草。茅荆夹路,极不好走。

    但封舟内力游走全身,体力无穷无尽,自然不将眼前困境放在心上,抬头看看太阳,辨明方位,径直向北方走去。

    因为不熟悉地理环境,加上一路翻山越岭,走的极慢,到了晚间找了一个败落的山神庙睡了一宿,看庙内山神漆落,灰尘积了两寸厚,木桌已经腐朽不堪,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所建,但却知道已经有十来年没有人来了。

    在山神庙里对付了一夜,第二天又抓了一只獐子炙烤了吃了果腹,然后继续往北走。

    走到午时,山势渐缓,很快一个山村就已经出现在视线里。

    从远处望去,这个村子远处便是平原,有一条山路蜿蜒曲折,穿村而过,一边通向远方,一边通向山里。

    他进了山村,迎面看见一个老婆婆正在她家门口晒太阳,他连忙上前打了一个招呼:“老婆婆。”

    老婆婆抬头看了封舟一眼,怔了怔,不由得揉揉眼,再次看了一眼封舟。

    “这位小师父,有什么事啊?”

    “小师父?”封舟怔了怔,心中一道闪电经过,仔细看了一眼老婆婆的穿戴打扮,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顿时心中了然。

    他连忙双手合十,做了一个僧人动作,向老太太躬身行礼,说道:“不瞒老婆婆,小僧是少林寺的和尚封……丰通,奉师命云游四海,却不想在这里迷了路,好几天走不出这座大山,所幸遇到了您,敢问老婆婆,这里是什么地方?”

    “哦,原来是少林寺的高僧啊,这里是沂蒙山,占地可不小,容易迷路。”

    看来老婆婆也不是愚昧无知的山民,居然知道少林寺的大名。

    他又套了几句,知道现在是乾隆年间,清军入关已经有百余年,所有的普通人都得剃光前脑,然后在后脑勺留长辫子,俗称“阴阳头”。所以老婆婆见他一头短,第一个想法就是以为他是一个剃度的小和尚。

    当年清军入关,征服整个中国,为了彻底奴役汉族,摧残汉人的民族自尊心,维护满清王朝的统治,便依仗军队,强行颁“剃令”,规定清军所到之处,无论官民,限十日内尽行剃头,削垂辫,不从者斩。其执行口号是:留头不留,留不留头。

    他们一方面通过科举制瓦解地主阶层的反抗心态,收拢里面最优秀的人才。一方面通过剃头令镇压可能存在的不满,再加上接连出现顺治、康熙、雍正、乾隆这几个政治手腕极其高明的帝王,不断推行什么文字狱、闭关锁国,出巡享乐,重用一些纯臣打击贪腐,在各地建立满城,全力提拔满足当中的优秀子弟,进而牢牢地掌控着整个天下,在这一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虽然不断的有各式各样的百姓起义,但是很快都被镇压下去,因此在乾隆年间,他们的统治力倒还算稳固。

    所以在如今的华夏地面上,只要是汉人,就得留着满人一样的型,因此老婆婆见到封舟短,就下意识的以为他是小和尚,这出门在外久了,头就长出来了。

    封舟正思绪飘飞之际,老婆婆见他蓬头垢面,衣衫有些不伦不类,不由的了善心,对封舟道:“小师父,我看一个人走在这世面上,挺辛苦的,不如到我家里喝口水吧?”

    封舟当然是求之不得,跟着老婆婆进了庭院后,现她家里只有一个儿媳妇与一个十三四岁的孙子,还有一个一岁大的小女孩。儿媳妇见有客人进了院子,急忙烧水沏茶,生活做饭,不一会儿,一顿香喷喷的山野饭菜就上了桌。

    吃饭的时候得知,老婆婆夫家姓张,丈夫早亡,儿子在河南直隶州一个镖局做事,每年倒是能挣不少银子,因此家业富裕些。

    镖局虽然是正经职业,但是这世道不稳,因此走南闯北,其实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为了保佑儿子出镖平安,因此老婆婆信了佛,不但每日上香跪拜,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些善事,保佑儿子一路平安。

    这也是封舟能吃到这顿饭的原因。

    一顿饭吃过,封舟身上已经变得暖烘烘的,他随身身无余物,便将怀中的玉扳指取出来,递给老太太:“大娘,多谢您的款待,小僧云游四海,身无余物,这个是在徐州为一富人家念经的时候所赠,请大娘收下。”

    山东人好客,老太太又是信佛的善人,说什么也不肯要封舟的玉扳指,按她说的,不过一顿饭而已,算不了什么,若是拿了玉扳指,岂不是对观音菩萨不敬?

    封舟笑道:“大娘,我云游四海,身上的衣裳也丢失在山里了,大娘家要是有成年男人的衣服,不如就给我一身,这玉扳指就算是衣服和饭钱了。”

    张家老太太摆摆手,坚决的将封舟的手推回去,笑道:“不过一件衣服而已,我儿子有几件旧衣服,你先凑合着穿,明天我让我孙子小虎带你去镇上裁缝铺里,做几件僧袍。你这个玉扳指,怕是一百个僧袍都能做得。”

    “僧袍!”

    封舟心里暗骂了自己几句,面上却是不显,嘴上则表达着感激。

    第二天老婆婆去把她孙子小虎叫来,让他带着封舟去镇上裁缝店里做两件衣裳,别让人家看着封舟面生就宰人。

    小虎自然满口答应,两人一早动身,走到日上三竿才来到一座小镇,这里距离平原已经很近了。

    进了小镇,封舟先找到一家当铺,将自己的玉扳指给当了,换了五十两银子。当票上写着“破旧玉扳指共重三两二钱,押金五十两。”

    明明是全新的东西到了当铺里,也会变得又破又旧。

    天下的当铺都是这规矩,封舟也见怪不怪,但玉扳指居然也有“破旧”的,就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他给自己买了两件衣服,又送给邻居小孩一身,还换了一些散碎银两,然后买了一些肉食,准备送给张家老太太。

    小虎是个热心肠,一开始说什么也不收封舟送的衣服,直到封舟作势要扔,他才兴高采烈的收了衣服,千恩万谢。

    两人一路上说笑着返回小山村,当他们刚拐过最后一个山脚的时候,忽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不远处,往常平静的山村,此时却是是浓烟滚滚一片狼籍……

    耳边不断传来哭喊声,惨叫声,甚至依稀能听见肆无忌惮的嚣张狂笑。

    “不好,村子里有危险!”封舟只一瞬间将小虎夹在腋下,飞身前奔,犹如一道猎豹在山岭间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