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84章 规矩
    全场寂静无声。

    谁也没有想到,封舟对付八卦斩身刀的时候这么费劲,对付两杆长兵器的时候却如砍瓜切菜一般。

    以至于郑山傲这位武行头牌的话语还没说完,封舟就已经把两位名师打飞了。

    他那里知道,以封舟气血澎湃的暗劲水平,人类巅峰的身体素质,多年的战斗经验,击败这些拳师完全不在话下,他所考虑的,只是怎么用一半的功力打倒他们而已。

    “都说津门是北方武术之都,武馆尽出名师,现在看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什么名师?我看就像街头卖大力丸的,遇到真功夫,三两下就被打倒了。”

    “津门武行兴盛了几十年,怎么遇到名家弟子这么不堪一击?”

    “武馆教授武功,可以扬我国威,可是眼下这帮名师这么弱,还怎么扬我国威?”

    “我们往年赞助武馆,是希望他们广传武功,强身健体,利国利民,百姓支持,可是他们连一个二十岁的封教授都打不过,这让我们如何支持?”

    “哼!我们往年的赞助,只怕是打了水漂。”

    众多商家议论纷纷,一个个语气不善,看向众多武馆馆长的眼神,仿佛在看敌人。

    他们都是外行人,平时总是看这些宗师打别人,以为他们功力深厚,堪称宗师,那么传授的弟子一定有真本事的。

    没想到遇到真正武学宗师的关门弟子,这些名师拿着兵器上前,都坚持不了几个回合,这让人怎么看得起?

    “哎!”

    韩复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韩主席为何叹气?”张学铭很知趣的笑问道。

    “从我当兵开始起,就听说津门武馆众多,练武成风,号称武术之都,每家武馆都有名师坐镇,各个都是修为不凡的宗师高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封教授面前不堪一击!”

    韩复榘说着,突然回过头,瞅了副官林希文一眼。

    心中想道:‘这林希文不会也是一个西贝货吧?’

    要是他没学到真功夫,那我老韩手下卫队学的那些拳脚,岂不成了样子货?

    林希文瞬间汗出如浆,心寒不已。

    他投奔韩复榘,被提拔成为韩主席卫队的副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出身武行,练就一身的功夫。

    现在看这武馆的所谓名师都是假宗师,那在韩主席眼里,他林希文是不是有真功夫?那他韩主席以后哈辉看重林希文?

    “督军!”林希文连忙小声道:“家师郑山傲是津门武行头牌,一身功夫出类拔萃,三十年来从来没有坠了威风。”

    “嗯。”韩复榘点头,心中却在想:“我本想邀请封教授做我的参议,现在看来,最好让我几个手下拜他为师,多少学点真功夫,可不能都是一群银样镴枪头,省的这林希文在这里误人子弟!”

    观众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一旁武馆的众馆主们也坐不住了。

    再这样下去,别说封舟要连踢八家,只怕他再赢一场,津门武馆的名声就会被他踩到地下了。

    几乎是眨眼间,燕青拳宗师赵玉科、八卦斩身刀宗师陈三刀、二郎刀、关王刀的高手刘家兄弟,轻而易举的被封舟打倒,封舟与之交手,就像成年人打小孩子一般,虐他们武馆名师如同虐鸡,众馆主们只觉得一股兔死狐悲之意涌上心头,一时间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他们之前本以为众多宗师名师和封舟较量,以车轮战的办法和他打磨盘,哪怕是打不过他,也能耗尽他的体能,谁能想到他的功夫竟然高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这么快就打赢三关,连滴汗都没流出。

    再这样下去,众武馆的里子和面子,可就被糟蹋的干干净净。

    “郑大哥,现在必须你出马了!”一个馆主道。

    “是啊,只有郑大哥出马,才能为我们挽回一丝颜面。”

    “郑大哥,你出马吧。”

    众多馆主一脸热切,把希望都放在他们的武行头牌郑山傲身上。

    而邹榕坐在一侧,没有一个人看向她。

    此时此刻,在唯有真功夫比拼的时刻,只会用头脑和嘴皮子的中州武馆馆长,直接被遗忘在角落。

    郑山傲双手紧紧握住扶手,一张脸几乎要拧出水来。

    他有自知之明。

    封舟连败三家,几乎如摧枯拉朽一般,简直无一合之将,气势正在顶峰。

    前三位的身手,郑山傲是知道的,实话实说,即使和他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他们可都是津门武行货真价实的名师,眼下居然连耗一耗封舟体力都做不到。

    而他却老了,气血早已开始衰败,所能依仗的,只是一生的武学经验,可是面对封舟这等拥有骄人战绩的高手,他没有丝毫把握。

    他怕了!

    因为自从他看到自己的徒弟跟在韩主席的身后,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徒弟出手了,但是失败了。

    以封舟文武双全的本事,聪明绝顶的头脑,定然明白林希文的背后主使人是他郑山傲。

    那么如果自己出场,下场绝对没有前面那三家好,说不定会输得更惨。

    到时候,自己在津门的名声、地位,只怕会瞬间化为乌有。

    可是面对众馆长的期盼,他能拒绝吗?他敢拒绝吗?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

    想到这里,他长出一口气,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台上,拱手道:“督司武馆,郑山傲。”

    “我听说郑馆长练的是三皇炮捶拳,传自祖上?”

    封舟淡淡的说道。

    随即摇摇头,不等郑山傲回话,便话锋一转,道:“我听说津门武行有个规矩,要挑战津门武行头牌,要一关一关闯过去才行,这才第四关,郑先生怎么就这么出来了,这不是坏了规矩吗?”

    郑山傲怔了怔,竟不知如何回答,良久才勉强道:“比武本来是两个人的事,不是给被人看的,规矩存在于行业当中,也可以废除于高人之中。”

    封舟笑笑:“实力不行的,就得被你们的规矩束缚,实力太强的,你们就不敢提规矩,真是好本事!”

    郑山傲道:“封先生,津门武行诸位名师虽不如你,但是各家武功不得轻辱。”

    “呵呵!好正义好高尚。”封舟拍拍掌:“津门武馆十九家,有近二三十年的辉煌,却没听说出过什么后起之秀,我们宫家绝学,加上我就有三位能继承衣钵的,轻辱还是厚辱,还是自己所为。”

    他一脸不屑的看着郑山傲:“我今日辱了你,不知可有人为你复仇?”

    他说完,亮出双手,道:“郑馆长,出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