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78章 如丧考妣
    在电影《师父》当中,林希文并没有杀耿良辰的想法,他只是和邹榕达成协议,对连踢八家武馆的耿良辰予以惩戒,以显示军人插手武行的意思。

    而眼前林希文同样出手,也只是打算一刀捅伤封舟,将他赶出津门,给他机会让他自己寻医治伤,不要回到津门。

    要知道封舟此时乃是知名学者,贸然杀之绝对会引起舆论哗然,林希文的顶头上司韩复榘一定会被千夫所指。

    老韩大怒之下,林希文的下场也不会太好。

    但若是击伤封舟,然后迅甩锅给郑山傲,那么老郑在津门武行的名声和前途也就毁于一旦,说不定会锒铛入狱,最差也得远走重洋,被迫去巴西种可可。

    而林希文到时候再趁机表态,借助这个机会插手武行,将一干武行弟子引荐给韩复榘,那么韩主席说不定会高看林希文一眼,给他升官财。

    这一切,林希文早就盘算好,对于刺杀封舟的方案也排练了了许多次,直到有十成把握才出手。

    哪知道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压断肩。

    他本以为封舟身手虽好,但毕竟年轻,能有什么实力?所以先派四个精锐手下突袭,最好直接将他擒获,然后塞进军车,就算此人功夫了得,击败自己手下,那么当时候自己以军人身份出场,痛下杀手,也可以搞定。

    纵然是一个宗师高手,在他连环攻势之下,被杀被伤被擒,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谁知道这一出手,却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非但四个手下像丢沙包一样直接被震飞,自己也是不堪一击。

    “啪嗒。”

    封舟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几步走到林希文身前,看着他面如死灰的样子,淡淡笑道:“先不说你练得功夫不到家,身体训练手段更是落后,否则不可能被我一脚踢这么远。”

    “武行的惩戒,当真可笑!”

    林希文充耳不闻,眼中死灰一片。

    他年纪不大,便做了一省主席麾下卫队的副官,乃是何等高傲的人,若非对付封舟,平时根本不屑和二十岁以下的人比武,哪知道今天却被眼前的年轻人当众击败,而且如同轻描淡写一般。一时间觉得信心遭受无比冲击。

    封舟转身离开,语气平静的道:“今日你若是用枪,此刻就是一个死人了!”

    说完,便大步离去。

    直到他走的不见了身影,那个卫兵方才战战兢兢地走到林希文身边,小心的将他扶起,颤声道:“林副官,你没事吧,我扶你上车。”

    林副官一声不,任由他扶上车,其他那四个人此时也挪了过来,钻进车里。

    车子一路飞驰。

    “林副官,我们还去宫家的武馆吗?”

    “不,回鲁!”

    林希文语气森然。

    其中一人小心的看了他一眼,恨声道:“林副官,这个封舟实在可恶,要不我们调过来几个手枪队的弟兄……”

    “啪!”

    不等他说完,林希文忽然扬手,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冷声道:“他可是名闻天下的大学者,杀了他,连韩主席都保不住你!”

    “是是是!”几个手下顿时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喘。

    林希文一巴掌扇过之后,心中的寒意却更加深刻。他深深地感觉到,只有亲身与封舟交手的人,才知道他的深不可测。

    自己看似和他过了一招,但是林希文却是知道,对方非但没有全力以赴,甚至带有戏谑的意思,单凭他一脚踢来,那沛然无敌的力道就无人能够抵御。自己被踹飞数米,身体却是没有受伤,便可以知道对方对于力量的控制,已经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

    和他相比,他林希文简直就是面对成年巨汉的八岁幼童一般。

    “我若是用枪,只怕手指扣动扳机的时间,也比不过他全力一击的度吧。”

    想到这里,林希文更是冷汗直流。

    所幸自己的惨败,让他认清了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果断抽身,缩回鲁地。

    “哼!郑山傲、邹榕,你们小瞧宗师高手,一味地玩弄手段,岂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们那点蝇营狗苟,算得了什么?”

    “等我返回鲁地,继续往上爬,待统领一军的时候,再返回津门,不管是武行还是封舟,一举而灭之,方解我心头之恨!”

    林希文心中着狠。

    他自知以自己的资质,再苦练二十年,也未必达到封舟目前的水平,心中也就绝了用个人武力报仇的想法,打算自己统领军队之后,再来强势碾压。

    军用吉普车一路开到他们所住的旅馆,等他们下车后却现,此处竟然已经被大批的军人占领。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军人?”

    正疑惑的时候,一个军官走了过来,老远就叫道:“希文。”

    林希文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楚大平,连忙上前敬礼:“长官好!”

    楚大平回礼之后,便与林希文握手,低声道:“督军来了,正等着你呢。”

    “督军来了?”林希文一怔,连忙挺直身体,道:“希文听从督军之令。”

    心里却是一阵疑惑:“津门是东北军的地盘,督军远在鲁地,这手怎么伸的过来?”

    疑惑归疑惑,督军要见他,林希文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整理军容,随楚大平大步进入一个房间。

    房间内有好几个人,其中一人中山装穿戴,坐在沙上,其余众人都身穿军装,在他身侧肃然而立。

    “标下手枪卫队副官林希文,见过督军!”

    中山装头顶微秃,虎目狮鼻,阔口大耳,隐隐然有一方雄主之相,正是林希文口中的山东督军韩复榘。

    其实韩复榘现在的职务是山东省政府主席,乃是军政齐抓的地方诸侯,政府官员见了他,要喊一声“韩主席。”但林希文和上司楚大平都是跟随韩复榘的老人,因此以当初军中的最高职务相称,也显示他们是韩主席的心腹。

    “希文啊,我记得你是老津门人,师从督司武馆的郑山傲,可有此事?”

    林希文心中一阵,一股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却不敢怠慢,连忙肃然道:“报告督军,正是如此,希文拜督司武馆郑山傲为师,学得一身本领,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希文一向不敢忘记,此次请假来津,就是想回来看看师父。”

    “嗯,有此孝心,很好。”

    韩复榘淡淡的道:“津门是海运大港,市面繁华,各地拳师入津扬名,所以武馆昌盛,我听说南开的知名学者封教授也开了一家武馆,就在今天开业,可有此事?”

    “这……”

    一刹那间,林希文感觉如芒刺背,瞬间整个背部出了一层冷汗,轻轻地咽了一口唾液,大声道:“报告督军,希文出身武行,但是已经投身军界,一向以督军马是瞻,不太关心武行的事情,所以不太清楚。”

    “不知道也无妨,你出身武行,正好陪我去一趟,给封教授贺喜。”

    韩复榘淡淡的说道。

    “什么?”林希文目瞪口呆。

    堂堂鲁地一省的政府主席,麾下三个军五个师的山东督军,居然要亲身光临一个武馆的开业典礼?

    这封舟的影响力,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一想到刚刚得罪了此人,此刻却要陪着督军去给人家贺喜,林希文便感到如丧考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