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66章 局势变化
    奉天,伪市政府官邸。

    “什么,川岛芳子死了?”伪市长土肥原贤二皱眉道。

    “是的,市长阁下,刚刚接到的消息,川岛芳子和他的一干手下,全部玉碎,他们所住的常盘旅馆,被大火焚烧干净。”

    伪市长秘书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个秘书不是日本人,而是华夏人,也就是一个铁杆汉奸。

    关东军占领奉天城以后,第一任伪市长不是别人,正是大间谍头子土肥原贤二。

    由于九一八事变是关东军私自动手,并没有日本内阁和6军部的命令文件。所以不管对于华夏还是日本来说,土肥原贤二这个“奉天市长”,都属于非法的伪市长。

    东北军的银库,被关东军缴获充当军资。这就导致土肥原贤二上任后,根本没钱运转市政机关,这家伙居然以个人名义贷款,用自己借来的钱给汉奸官员工资。

    这笔钱很多,而且不能报销,土肥原贤二只能用自己的工资慢慢偿还,因此他全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租住在两间简陋的小房子里。

    对于日本而言,土肥原贤二绝对算大公无私。

    “哼!我就知道川岛芳子那种飞扬跋扈的性格,不足以成大事!”土肥原贤二冷冷说道。

    对于日本人来说,川岛芳子无论多么为帝国效力,他终归到底只是一个华夏人,最多只是一个棋子,不过是一个华夏汉奸而已。

    能为大日本帝国做事当然好,

    做不了,导致死了,那就是无能!

    当然,川岛芳子本身的性格实在是太恶劣,即使在他市长办公室里,她也敢把两条腿搁在办公桌上。

    所以土肥原贤二很不喜欢她。

    “不过,带溥仪来到东北,建立满洲国是关东军的既定方针,不容有失!川岛芳子死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

    他喃喃自语。

    “查一下,到底是张汉卿动的手,还是张西卿动的手?”他说道。

    “会有人去查的!”

    这次回答的不是那个汉奸秘书,而是另一个人。

    是一个面目普通,身材中等,放在人堆里根本找不见的人,虽然相貌寻常,但是他的眼神却时不时的扫过一道寒光。

    而那个汉奸秘书则弓着身子站在一侧,大气不敢喘。

    “你下去吧。”土肥原贤二挥挥手让汉奸秘书离开。

    待秘书走后,土肥原贤二长身而起,走到窗前,眺望远方,忽然道:“按照计划,我本来要到津门去,亲自主持津门事变,但如今川岛芳子被杀,说明津门存在不知名的势力,我需要你们的支持。”

    那个男子慢慢抬起头来,笑道:“土肥原君,黑龙会全力支持你的满蒙主张,你放心,黑龙会将派出最优秀的武士随你前往津门。”

    ……

    生在日租界常盘旅馆的大火、川岛芳子一行人被烧成焦炭的消息一时震动津门,但几天之后余波就开始消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可能连川岛芳子是谁都未必听说过。哪怕知道也只是随口应一声:

    “川岛芳子啊,不就是那个男装女间谍嘛,她死了啊。”

    津门是北方最繁华的城市,人口近二百万,川岛芳子的影响力很大,更是炸死张雨亭的幕后凶手之一,在东北军当中有一定的名气,但是和整个津门,整个河北省相比,那就无比渺小了。普通人关心的是他们的衣食住行、亲人朋友,国家大事离他们尚且无比遥远,何况是区区的一个日本女间谍。

    但是对某些人来说,这个消息就太惊悚了。这可是背后拥有关东军支持的川岛芳子啊!更可怕的是,日本租界管理局和津门驻屯军向市政府和保安队出最严厉的抗议,但都被张学铭为的津门市政府挡了回去。

    当然,这是政界在互相扯皮,普通人依旧为自己的衣食住行而奔波。

    封舟这一天没有去指导学员训练,而是来到了津门火车站。

    受九一八影响,加上封舟的日常灌输,宫宝森终于决定离开奉天,全家迁往关内。

    这个决定是很不容易下的。

    一方面是因为故土难离,宫宝森自小在东北长大成家立业,从感情上不愿意离开东北。

    二来北方武林颇为封闭,大家都在各自的圈子里划食,不愿意去别的地盘讨生活,尤其是宫宝森,他是北方武林的龙头,现在离开东北,很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他宫宝森的名望只怕要降低。

    但这一切都在和封舟的探讨中解除了疑虑。

    封舟告诉他,根据两年前华夏报纸披露的《田中奏折》上称,日本对满蒙一带,是要进行殖民地统治的,就像对朝鲜那样,把普通的华夏人当奴隶一样压榨,最后恐怕连大米都不让他们吃。

    到那时候,肯定会有的大批的仁人志士起来反抗,但在这之前,会有更多的人去选择做汉奸。

    最后一句点醒了宫宝森。

    他老了,可以用这个借口拒绝日本人的招揽,但是他的手下却正当年,尤其是马三,今年不过三十岁,如果不跟着日本人效力,他将来的武林龙头的地位根本做不长——因为他在日本人的地盘里。

    所以,考虑许久之后,他终于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带领手下迁到关内。

    第一站便是津门。

    师门搬迁,封舟自然要到火车站去接。

    宫宝森在北方武林的名气极大,听到他举家入关,早就有不少武林中人前来迎接。

    “宫大哥,你终于来了,兄弟我可是等了许久了。”

    一个脑门微秃、头灰白,胡须却是极黑的老头迎上前来,拱手笑道。

    “山傲,如今你可是意气风啊,天津武行联盟的盟主,我在东北也听说过了,每次听到的功绩,我都要饮酒相贺。”

    宫宝森微微笑道。

    “哈哈哈,宫大哥过奖,过奖,我郑山傲也只能在这一亩三分地里竖起一点虚名,比不得宫大哥的赫赫威名。宫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州武馆馆长邹榕,女中豪杰,也是天津武行响当当的人物。”

    随着郑山傲的介绍,一个风华正茂的俏丽妇人走上前来,冲着宫宝森微微拱手,笑道:“打从先夫在的时候,就久闻宫老爷子的大名了,当真是如雷贯耳,今日可算见到真颜了。”

    宫宝森也笑道:“我也听说邹馆长的大名,女中豪杰,巾帼英雄。”

    邹馆长笑道:“宫老爷子,津门武行在郑老爷子主持下,在登瀛楼备好酒宴,请宫老爷子……”

    “不着急,不着急。”

    宫宝森突然打断话道:“我下一步是去北平,会在津门待几天,这吃饭的事情先不着急。”

    他顿了顿,又道:“这一路舟马劳顿,年轻人都累得不轻,我会在津门歇上几天,到时候有的是时间。不过眼下,我要带孩子们好好休息。到时候宫某会一一拜访津门武林的诸位。”

    郑山傲和邹蓉对视一眼,眼神当中仿佛松了一口气,连忙呵呵笑着答应了。

    这边宫宝森又和津门的其他老朋友打过招呼,包括开医院的张云樵,封舟才来到宫宝森身边。

    “师父,弟子迎接来迟了。”

    他向宫宝森施礼。

    “不迟,不迟,来的正好,为师算是了解到津门的局势。”宫宝森淡淡说道。

    旁边的马三、宫二、老姜等人都是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