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63章 谁拦着,谁死?
    杀手手臂断折,凭着过人的隐忍和超一流的忍术技能全力逃脱,就是想着赶快找到一家医院,挽回一条性命。

    对于一个忍者来说,这两里路已经是疼痛忍受的极限,所以需要他全力奔跑,不可懈怠。

    但就算如此,他右臂断折,疼的浑身是汗,唯有咬紧牙关硬撑着,但已经耗尽了全身力气。

    但是对于封舟来说,这不过是日常几步路的距离而已,都不用他用多快的速度。

    “这里是法租界,你若是杀我,法国人不会放过你的!”

    那个忍者面色震恐,急忙说道。

    “拿洋鬼子来威胁我?”

    封舟不屑一笑,忽然踏步上前,那个忍者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即脖子一紧,身子悬空,四肢无力下垂,竟然半点也挣扎不得。

    “你奉命抓婉容,为何要袭击我?”

    封舟将那个忍者举在半空,冷声问道。

    他对溥仪和婉容被迁移到东北的事情,并不怎么在意。

    毕竟伪满洲国是关东军建立,爱新觉罗-溥仪这位“康德帝”只是日本人手中傀儡,没有溥仪当伪皇帝,也会有末代恭亲王溥伟当。

    这不是目前的封舟所能阻挡的,再说,这种政治上的尔虞我诈,他虽然明白,却不想参与。

    但是他不能忍受的是,一群扮演国民政府杀手的日本忍者,本来是以苦肉计迷惑婉容,被揭穿以后不想着赶快逃离,居然还有胆刺杀他,封舟当然不许别人威胁到他,所以一定要问个清楚。

    “阁下……阻拦……我们,还……还揭破……我们,上面有令,……谁拦着,谁死……”

    那个忍者艰难的说道。

    说完这些,他突然叫道:“我的师父,乃是日国剑圣河田江广,你若杀我,毕将死无葬身之地!”

    河田江广?

    没听说过!

    封舟理也不理,接着问:“指使你的,可是川岛芳子?”

    封舟淡淡的问道。

    “是……是……”

    “很好,既然你这么痛快的回答,那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封舟说完,右手一使劲,只听“咔嚓”一声,便将那个忍者的脖颈折断。

    然后随手一挥,将尸体扔到旁边的草丛当中,大步离开。

    至于善后工作,这里是法租界,由法国人操心吧。

    ……

    封舟返回原地,发现婉容和护卫霍庆云已经走了,也没有在意。

    他抬头看看黑色的天空,想起了自己在哥谭市的经历,嘴角不由得一笑。

    川岛芳子既然来到津门,那么此时此刻,她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溥仪的家里。

    很显然,今天婉容受了袭击,一定会担惊受怕,小皇帝溥仪也会跟着心惊胆战,这时候川岛芳子适时出现,将大日本帝国“诚心诚意地要帮助“满洲”人民建立自己的新国家”的意愿告诉溥仪,就能加深溥仪去东北的决心。

    既然川岛芳子的行踪在他判断之中,那他当然会去一趟溥仪的住地,将这个川岛芳子随手除掉就是。

    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溥仪所住的地方,大半个津门人都知道,他住在静园。

    静园,位于津门日租界宫岛路70号,建于民国十年,占地广大。静园初名乾园,为北洋政府驻日公使陆宗舆宅邸,两年前,末代皇帝溥仪携皇后婉容、淑妃文绣搬到此地居住,更名“静园”,寓意“静观变化,静待时机”。当然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龙飞九天,继续他荒唐的皇帝生涯,因此他待在静园,蛰伏待机,图谋复辟满清帝国。

    静园门口,婉容下车,看着里面辉煌的灯光,不由得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深深地长舒了一口气。

    她目光扫过门口,忽然一顿,眼中竟然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那里停着两辆车。

    其中一辆车她认识,车主正是他们皇族之人,也是一个精神日本人,川岛芳子,汉名金碧辉,满清皇族爱新觉罗-显玗。

    也就是派人刚才袭击她的那群人的幕后主使。

    “她竟然还来!”

    婉容心中升起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慌!

    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娘娘!”

    霍庆云连忙轻声喊道。

    “庆云。”婉容定了定神,轻声道:“是金碧辉的车。”

    霍庆云一眼扫过,顿时了然,连忙低声道:“娘娘,这里毕竟是日租界,人在屋檐下,你得忍耐。”

    “忍耐?”

    婉容心底一沉,不由得升起一种悲凉。

    是啊,自从她嫁给溥仪那天开始,最大的心理感触就是忍耐。

    在紫禁城里如同监禁,她要忍耐。

    在津门好不容易开心了一段时日,又要被迫从张园搬到静园,她要忍耐。

    前段时日淑妃文绣“刀妃革命”,要和溥仪离婚,结果溥仪把怒气全都撒自己身上,自己也只能忍耐。

    如今被一个精神日本人派人欺负了,回头见到她却不能表露出来,还得忍耐。

    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阵阵悲苦之情,涌动在婉容脑海之中,几乎要将她淹没。

    “娘娘。”

    霍庆云又一次轻声叫道。

    “我没事!”

    婉容眼神忽然闪过一丝犀利,语气坚定起来。

    霍庆云长舒一口气。

    他自然不知道皇后心里,一个俊俏的身影一闪而过。

    婉容定定神,走进了静园的大门。

    ……

    “皇上,东北是我们满人的龙兴之地,张氏父子窃据东北二十年,将那里弄得乌烟瘴气,关东军发动兵变,是因为他们的政权和利益得不到保证,所以才发动事变,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中将阁下亲口答应我,他们诚心诚意帮助我们复国,因为只有我们才能有效的统治东北。只有您这位大清国皇帝,才能让东北三千万父老乡亲安居乐业。”

    客厅之内,一个女子正在侃侃而谈,她穿着一件毛料风衣,踩着长筒皮靴。头发剪得很短,配合俊俏的脸型和五官,活脱脱就是个美男子。

    此人正是川岛芳子。

    而坐在她对面的,则是一个戴着圆形眼镜的瘦削年轻人。

    听到川岛芳子的话,年轻人眼中射出热切的光芒,一双手微微颤抖,几乎掩饰不住。

    他就是大清废帝爱新觉罗-溥仪。

    自从被冯玉祥赶出紫禁城,移居到津门寓居,他便无时无刻不想着重新回到皇帝的宝座上去。

    几乎本能的反应,就是点头答应川岛芳子的要求,在她的安排下奔赴东北,实现他复辟满清,登基为帝的愿望。

    但他立刻反应过来,硬生生的遏制住点头的冲动。

    他又不是傻子,这么多年的折腾,已经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来到津门之后,他处心积虑,先后和郭松龄、吴佩孚、张雨亭联络过,皇姑屯事变的时候也和关东军积极往来,但随着世事变化,希望越来越渺茫,直到现在,日本人发动九一八事变,然后请他去东北做皇帝,这一切仿佛突然天上掉馅饼一样。

    所谓吃一点长一智,面对反复无常的关东军,他当然会犹豫一下。尤其是他知道日本内阁对关东军的擅自行动非常不满意,国联也会派人调查东北情况,若是现在兴冲冲的去了,到时候时局在发生变化,那他溥仪就丢人现眼,沦为笑柄了。

    因此面对巨大的诱惑,他不敢也不愿意立刻答应。

    “显玗,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溥仪言不由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