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42章 心定(元旦快乐)
    “舟哥,你知道老姜去哪里了吗?”

    上学路上,宫二问道。

    “岳父大人安排他去津门了啊,你不知道吗?”

    封舟奇怪地问道。

    “去,谁是你岳父大人,没个正行。”宫二脸色微微一红,嗔怪道。

    但是脸上露出的笑意,美目流传,灿若繁星,显示她心中的喜悦。

    “说真的,我告诉你,爹安排老姜去津门,说要给我拒绝一门亲事。”

    宫二说的面色如常,面色也恢复了白润,眼睛虽然带着笑意,却是半点也没有羞意。

    她刚才听到封舟一句“岳父大人”,就羞的面色通红,可是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却很平静。

    “回绝亲事?”封舟怔了怔,立刻想起了《一代宗师》里面,二十多岁的宫二出场的时候,已经是订婚之身,据说他未婚夫是医学世家,人品、外貌都很好。

    “若梅才十七八岁啊,这么快就上门连亲了?”封舟心里微微吐槽。

    不过他也晓得,民国时候,婚姻法虽然规定十八岁才能结婚,但是政府统治力弱,民间十五六岁就嫁人的也有,何况只不过是订婚?

    军阀杨森有十七八个小老婆,国民政府也没有半点办法不是?

    “据说是津门张家,当初和我爹关系很好,他儿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就想着写信结亲。”宫二说到这里,才羞涩的笑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封舟。

    “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闲则慕定亲,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封舟理所当然地说道,“孟子说的。”

    宫二噗嗤一声笑出来,“那你应该就是这句话里的知好色则慕少艾。”

    “少艾就是少女,就是你啊。”封舟看了一眼宫二。

    被男朋友看着,宫二粉嫩的脸颊上抹了一层淡淡的桃红,白了他一眼,自从那日之后,封舟似乎也越来越不正经了。

    记得刚认识的时候,封舟就有些油嘴滑舌,但是拜师练武之后,就每天刻苦训练了,都不和她说话,要不是那天晚上他石破天惊的话语,击穿了宫二的心扉,说不定她就把婚姻大事,真的交给父母,而不是自己勇敢的迈出那一步了。

    而封舟看着犹如鲜花盛开的少女,心里也不由得暖洋洋的。

    人生如一条长河,或许会流过很多地段,甚至入暗河,转他世。

    但是一定会遇到多姿多彩的女孩子,虽然自己依旧会奔腾而去,她们或许如同湮灭的浪花,最终会消散于无形,可若没有这些浪花,长河再长,也终究太过于死寂。

    朝阳升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俩之后没有再说话,慢慢的骑着车,享受着美好的时光,周围的喧嚣是一种缭绕不去的嗡嗡声,不似蚊虫,却似忙碌的蜜蜂,让人知晓花,微风,蜜的情景,从而不至于厌烦,反而会生出几分享受出来。

    校园里有一个篮球场,建设得非常标准,据说老帅张雨亭投资建设学校的时候,还是专门请的米国专家设计的的呢,因此有很多学生在操场上打篮球。

    往常这里是两人分开的地方,平时两人都会说笑几句,再彼此向各自的教学楼走去,但是今天封舟没有动,宫二也没有动。

    两人看着不远处几个同学在热火朝天的打篮球,他突然道:“若梅,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嗯,记得,那是前年冬天吧。”

    “那天我走出树林,就看见了你在练拳,当时阳光照过树荫,落在你的肩膀和脸颊上,我甚至好像清晰的可以看见你柔软的耳垂上每一根绒毛,犹如天鹅一样优雅的脖颈,明如同黑珍珠一样闪烁的眼眸,当时我只觉得眼前仿佛穿越了无数时光,看到了河洲,听到了雎鸠的关关鸣叫,就像那个男子一样,寤寐求之,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心情……”

    “你……”

    宫二听着封舟口中的绵绵情语,骨头都酥了,脸色绯红,不由得地低下了头。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群打篮球的同学们,你在这里和我说情话?

    看着宫二低头娇羞,耳朵都红了,封舟笑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宫二只觉心尖儿一颤,被他握在掌心的小手好象都沁出汗来了。她忸怩地勾了下手指,挠了挠他的掌心,昵声道:“好啦,你说的人家都不敢笑了”。

    “不笑时也是别具风韵,一动有一动的风情、一静有一静的味道,雪儿一颦一笑,风情万种的”。

    宫二白了他一眼,黏黏腻腻地道:“你是不是嘴里吃了蜜啦,说话这么甜。”

    封舟嘿嘿一笑,轻声道:“你的嘴里才是吃了蜜了,声音甜极了”。

    宫二被他说得心里一荡,一种从来没有的甜蜜感觉涌到心里,真是说不出的熨坦。

    良久,她才觉得身子慢慢恢复正常,虽然心儿依旧在那里荡呀荡,但还是说道:“好啦,快上课了,快点走吧。”

    “好。”封舟笑这点点头,道:“这次你先走。”

    宫二莞尔一笑,犹如牡丹盛开一般,听话的扭扭身子走了。

    封舟看着宫二远去的身影,嘴里一直含着微笑。

    来到奉天以后,封舟凭着一本董海川亲笔所著,在宫家吃住了两年多时间,现在想想,真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宫宝森闯荡江湖多年,不但有显赫的名声,还积攒下一大笔财富,封舟白吃白住,倒也没有什么羞愧的地方。

    因为按照当时的礼仪,弟子若是穷人,在师傅家学艺期间白吃白住,只要在出师以后挣了钱,三节两日的时候多多奉上足够的礼物就行了。

    宫家富贵,因封舟此时的身家,给女朋友送礼物拿不出手,只好玩精神征服。

    不过马上就要去南开了,津门是北方大城,又有列强的租界,以封舟的身手和头脑,赚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蛰居奉天两年,耐住性子将内家拳练出暗劲,身体的病症有了遏制的希望,这段时日又可以学到真正的武学高山——宫家六十四手,从此以后他的身躯大概就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到那时候自然可以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话说回来,南开可不止招学生啊!”封舟突然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