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39章 宫宝森的决断
    犹如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一般,宫二说出“好”这个字的时候,两人突然间对视一眼,同时呵呵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两人敞开了心扉,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师姐……”

    “哼!你还叫我师姐。”

    “哦,是若梅妹子。”

    “哼!”

    宫二的娇嗔,带着说不出的媚意。

    “在别人面前不许这么叫我。”

    “那叫什么?”

    “叫师姐。”

    “那我岂不是要吃亏?”

    “吃什么亏?”

    “我年龄比你大啊。”

    “那你也是我师弟。”

    “吱……”

    封舟突然一顿,左手捏住了刹车,同时右手一伸,抓停了宫二的自行车。

    “呀!”宫二吓了一跳,不过她身手极快,柔劲自生,车子虽停,她却没有因为惯性而失控。

    “你干嘛?”女孩子吓了一下,一张俏脸微微抬起,如花似玉。

    “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喊我呢?”

    封舟注视着宫二的眼睛,含情脉脉的说道。

    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他的面孔本来就很英俊。

    一时之间,宫二几乎要迷失在白马王子的温柔之中,心神一阵迷糊,口中却如黄莺一般,低声叫道:“舟哥。”

    话一出口,她蓦然清醒,不由得面红耳赤,在封舟的温柔眼光下,轻轻地低下臻。

    接下来就是一路言笑晏晏,直到进入校园分开的时候才相视一笑。

    晚上二人和那宫宝森同桌共餐。封舟和宫二忍不住偷偷捏一捏手,碰一碰肘,当真是情深意真,蜜里调油,片刻分舍不得。宫宝森当做未见,只管低头吃饭。

    第二天两人上学之后,宫宝森坐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折扇,轻轻的拍打着手心。

    “福星,你过来。”

    他突然喊道。

    老姜此时正在门廊里站着,一手扶着胯下的刀,一只手摸着肩上的猴,闭着眼睛养神呢。

    听到老爷叫唤,老姜便“哎”了一声,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老爷,喊老姜有什么吩咐?”

    “你坐下,咱哥俩好好唠唠。”

    宫宝森说道。

    他这一句话说出,老姜不由得心里一酸。

    他跟随老爷十几年了,往昔的弟子们都各奔前程,由他统领的老兄弟也在各地奔波,剩下的力量,很多都是由大弟子马三带领。

    由往常的高朋满座到如今的门可罗雀,到了现在,宫宝森年纪大了,找人说话,竟然只能找姜福星这个大老粗。

    “好!”

    老姜安安稳稳的坐下。

    “你还记得津门的张云樵吗?”

    “老爷是说津门开医院的张云樵?我记得,他是中医世家,年轻的时候还进过宫给慈禧太后治过病。”

    姜福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便说道。

    “没错,说的就是他。他有个儿子,叫张海城,今年要去南开大学读书,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

    “啊?”

    老姜心神一震,瞬间就想了很多,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看宫宝森脸色平淡,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小伙子我也记得,那时候年纪还小,性子倒是稳重,老爷的意思是?”

    “倒不是我有什么想法,前几天老张给我写了这封信,他家孩子已经十八岁了,老张想着让孩子把心给安下来。”

    “可是二小姐的心思……”

    袁福星小心翼翼的说道。

    “哎……”宫宝森叹了一口气。

    他女儿的心思,以及关门弟子封舟的心思,宫宝森怎么会看不出?

    他有所顾虑的是,封舟这人性子太野,现在的武学天赋有多高,将来打下的世界就会有多大,那么到时候暗地的对手也就会越多。

    自己闯荡江湖多年,难免招惹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若是这个关门弟子和女儿走在一起,将来成就越高,敌人也就越多,那自家女儿的麻烦也会越多。

    自己一辈子都在里面,难道让自己的女儿也陷进这个漩涡?

    他于心何忍?

    而张家则不一样,人家是积善人家,那个张海城也是一个好孩子,自家女儿嫁过去也不会吃亏。

    所以,明知道女儿和自己的关门弟子有了眼缘,他却顾虑重重。

    “老爷。”姜福星不是不懂这些弯弯绕,但他是看着宫二长大的,当然盼望着她心安,心顺,而不是消磨了心中豪气。

    “老爷。”老姜顿了一下,又道:“二小姐年纪还小,张家那孩子也不大,现在就想着让他们定下关系,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你说的有道理。”宫宝森点点头。

    心里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拖延一些时日,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一来孩子们都小,有很大的时日等待他们自己做出抉择。

    二来,张家那孩子才十八岁,日后岁月还长,未必能保持得住本心。万一他也学那些喊着要自由要解放的青年们,这亲家变成冤家,那就害了女儿了。

    “这样吧,我写一封信,你亲自跑一趟津门,好好地给老张说说。”

    宫宝森定下了基调。

    “好!”姜福星点头答应,下去准备了。

    等宫宝森写完信,出去两个月的马三回来了。

    “师父,我回来了。”马三站在师父面前,微微弯腰,以示敬重。

    他的师父将他带大,教授他武功,还把一摊子事交给他打理,把他往接班人方面培育,所以他视师父如师如父。

    “事情办得怎么样?”宫宝森淡淡的问道。

    “弟子办妥当了,按照师父交待,这段时日去了了北平、津门、保定、沧州,拜访了二十多个前辈。”

    “这里面可有和你为难的?”宫宝森的语气很平静。

    “明面上没有,暗地里有几个前辈的弟子想和徒儿搭搭手,搭了,也就不说了。”

    马三语气学着他师父一样平淡,那语气的矜持中掩饰不住自信和骄傲,霸气尽显。

    宫宝森想让大弟子马三接他的班,可不仅仅是宫家自己人的事,更是北方武林的大事。

    他马三是否有资格接班,不能靠宫宝森一人肯定,也得得到北方武林各位前辈的认可。

    毕竟宫家是北方武林的龙头,马三要站在那个位置,就必须拿出自己的本事来。

    马三对这些豪杰一一拜访,其实就是如同未来统帅巡视自己的辖区,只要展露出过硬的身手,和分蛋糕的水平,就能立刻得到拥护。

    而这其中,身手过硬是重中之重。

    能在二十多个享誉武林的前辈宗师手下弟子当中显露出高人一筹的本事,这就说明马三的形意拳已经练到宗师境界。

    “可有所得?”宫宝森微笑着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师父放心,这些时日,徒儿悟出了不少。”

    马三自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