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30章 拳未练,暗劲生
    次日,天色未亮。

    封舟已经起床。

    按照宫宝森的安排,天不亮他就得起床,跟着姜福星跑圈。

    跑圈是为了调整呼吸之道。

    他们住的是奉天城外的一个庄子,是早年间宫宝森建的庄园。

    外面都是老林子,但是中间有一条道路,是宫宝森早年带弟子的时候,一步一步跑出来的。

    封舟在前面跑,老姜拿着一根鞭子,跟在后面监督。

    不能跑快,因为老姜年龄大了跟不上。跑得慢了不要紧,但不能停,一停就得挨鞭子。

    要说这跑步本也没什么,封舟毕竟练武练身多年,跑上十几里也不会喘多大气,还能保持气息均匀。

    可惜跑圈的目的是调整呼吸,偏偏不是让他呼吸均匀。

    老姜是刽子手出身,走路一般不会在前面,他在你后面,他看人也不看你的头,不看你的身体,而是看你的脖子。

    被一个背着刀的刽子手在后面整天盯着脖子,任谁心里也不舒服。

    当然,对于封舟来说,刽子手再强,杀伤力有限,这点不舒服算不得什么。

    但是封舟必须如宫宝森要求,时刻保持身体紧绷,浑身劲力聚而不散,毛孔闭合,蕴住一口气。

    这训练的是人体自然的反应,要求时刻保持绝对的警惕,因为这是修行形意至关重要的事情。

    所谓随感而,有处必应!说的就是形意听触之劲达致大成的境况,也是每一位学武者的追求。

    封舟跟随小丑学过格斗,和蝙蝠侠一起较量拳脚,这听风辩位的本事上手很快,可谓是天生金手指,因此这种敏感性十分强大。

    只是每次跑完步之后,没一会封舟就气息均匀,恢复如常,老姜却得蹲在那里喘上半天气方才恢复过来。

    若是外人见了,指不定还以为是老姜在前面跑,封舟在后面追呢。

    跑完步,吃过饭,就开始练站桩。

    宫家的木桩,没有什么八卦、六十四卦的方位摆设,而是在那好四方形,方方正正的排列。

    每一根木桩一米高,端端正正的一水平齐,远远看去其徐如林,倒也规整。

    本来按照宫宝森的安排,由老姜带着封舟练习。

    但他后来改了主意,自己亲自教。

    “我做个示范,你仔细看着。”

    宫宝森身子缓缓沉下去,双腿屈膝,身体呈半蹲姿势,同时左掌前伸,肘部微屈,全身上下微不可闻的起伏,似沉非沉,似松非松。

    封舟在那本书上看过这个姿势,当下照葫芦画瓢,也蹲下身子,但是和以前一样,总有点不协调之感,虽然他看到了宫宝森点点的用劲,却没办法看得清楚,更没办法模拟出来。

    “有形无劲,仔细感受一下我手指的落点。”宫宝森来到封舟身后,手指轻轻的点住封舟的后脑,随后一寸寸向下轻推。

    一寸一寸,每移动一寸骨节,封舟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脊椎骨一点一点的挺直。

    “感受这股劲,慢慢练,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问我。”宫宝森说完,便背着手走开。

    有了宗师的提点,和自己闭门造车就是不一样。

    封舟这一感觉,便现了这东西两方武学的差异。

    东方的武学与西方不同,西方人则是练肉,练的一身肌肉,如果别人的拳力不够,打上去也没感觉。

    而东方武学,特别是内家拳,主练的是筋骨皮,不仅仅是修外,还要修内,练五脏,练劲力。

    而封舟因为体内一股奇怪的病症,其他手段无能为力,所以他才对内家拳这么渴望。

    宫宝森身兼形意、八卦两大绝学,他教授徒弟,一般都是从形意拳的机理开始教起。

    形意之中有六合之说,分为外三合内三合。

    外三合是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

    内三合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

    修外也修内,才能在长寿的情况之下,还有凡脱俗的力量。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封舟开始正式修习内家拳,他毕竟有多年的武学经验,仅仅三天,他便将三体式的走劲之法参透。

    这无疑让宫宝森大大惊叹!

    他再次改变决定。

    他之前本来想当着大弟子马三回来,由他接手指点这个关门弟子。

    宫宝森功夫深,比他要深,但是老了,精力就不足了,他马三不同,年纪轻,功夫俊,替师出战没败过,是老宫家在外的门面。

    中华武士会虽然已经消散,但是宫宝森暗地里还是有不少力量的。

    马三统领其中的一支。

    “马三年轻,事情繁多,多多磨练,将来接班才能顺手。所以这个关门弟子,由我亲自指点好了。”

    他的真传弟子有几个,各个造诣不浅,但是真的能领悟武学真谛的只有马三和宫二。

    马三继承了他的刚,宫二继承了他的柔。

    若是自己临退休之前,再调教出一个佳徒来,能够全盘领悟他一身武功中的刚柔并济,那么他的这辈子,那就再也无憾了。

    半个月后。马三回来了。

    宫宝森又招回其他弟子,请来几位在奉天的武林同道,在大家的见证下,重开香堂,办了一场隆重的拜师礼。

    这次,封舟没有矫情。

    他按照礼仪,跪地磕头,奉上香茶,正式成为宫宝森的入室弟子。

    ……

    很快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来,封舟也没有全部沉浸在练武之中,他借口远道而来,想在奉天完成未完成的学业,于是在宫宝森和马三的运作下,他进入奉天模范学校高中部二年级读书。

    奉天模范学校是张雨亭建立的,无论是硬件设施、师资力量以及名气都是东北第一。能进这里读书的,非富即贵。

    宫二也是这所学校,不过比他小一级。

    这一日周末,他一早起来跑圈站桩,忽然觉得体内气血越来越盛,耳中好似听到江河奔流浪滔汹涌的澎湃巨响,心脏像战鼓轰鸣一般轰轰震响。

    一瞬之间,他竟生起一种一拳就能打破苍穹的奇妙错觉!

    更关键的是,他此时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莫名状态,好似突然领悟了什么一般,能够稍微控制体内筋肉挪动?

    明劲巅峰,心生暗劲?

    这让他不禁有些激动。

    要知道,他只是才开始站桩五个月,还没有系统的练习形意拳呢。

    这拳法没练,身体就练出暗劲来了?

    这也太让人惊奇了。

    他却不知道,此时宫宝森和马三相视一眼,一脸惊奇。

    在他们的眼中,封舟站在木桩之上,犹如扎根在悬崖峭壁之上的大树,似乎脚下生根,整个人已经与木桩融为一体,地不震,桩不移,他人就不动。

    “好!了不起!”

    宫宝森见到封舟身上有如此韵味,忍不住大声称赞,“你这练桩五个月,足可以抵上寻常武者十年之功。封舟,你天生就是练武的奇才,我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习武之人!”

    “师父,师弟带艺入门,我来试试他此时的造诣!”

    马三也兴奋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