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7章 拜师
    在《一代宗师》当中,宫宝森无愧于“宗师”的称号,他气度恢弘,立身周正,没有门户之见,建立中华武士会,将各路拳种囊括其中,广为传授,还大力促成北拳南传,一度想促成南拳北传,可以说见识格局都非常人所及。

    只要人品可以,根骨不错,宫宝森是十分乐意传授武功的。

    果然宫宝森听了封舟的请求,嘴上不由得露出笑意:“封先生,你自家有金刚不坏神功在身,只要练成之后妙用无穷,何必在学其他?”

    这一席话说出,所有人都笑了。

    封舟笑道:“前辈取笑了,其实那是我在米国的时候,请他们最顶级的体格训练大师训练的,用来强身健体。洋人这套训练手段作用明显,年轻时候气血旺盛,身子能练得极为强壮,一般的拳头打在身上浑若无事。”

    “哼!”宫二轻轻地哼了一下。

    “但是年纪大了,各种暗伤就会显露出来,我有一个朋友,乃是米国哥谭市的富,用这种方式锻炼身体,年轻时候天下无敌,年纪渐大,暗伤便做出来,几乎要把药当饭吃,甚至用烟土来麻醉自己,否则疼的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这一席话说出,众人皆都动容,宫宝森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来华挑衅比武的西洋武士,大都是身强体壮的大力士,他们虽然力大无穷,招式却很差劲,原来他们有相应的训练方法,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后遗症这么厉害。。”

    “招式很差劲?”

    封舟咽了一口唾沫,没有回应这句话。

    宫二突然插话道:“你既然和米国的富是好友,那么定然家境不凡,为什么还跑到华夏来练武,不能聘请米国的洪门高手做教头吗?”

    她这句话虽然问的奇怪,却也不无道理。

    毕竟是米国豪富之家,这完全可以花钱请教头来教,自己不远万里跑到华夏学武,家里的产业怎么办?

    封舟看了宫二一眼,他英俊的面孔,深邃的眼神,让女孩心中一颤,面孔不由得红了,忍不住转过头去。

    “女孩脸孔红,一准想老公。这小妮子伶牙利嘴,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的向我投降。”

    封舟心里闪过这个龌龊念头,随即肃然道:“我之前也请过几个拳术教头学武,但却没有找到八卦掌宗师。姑娘有所不知,如今世界经济危机,米国尤其严重,毁家破产的不计其数,连退伍老兵都得到京城上街游行,前辈看我一身西装革履,其实这已经是我最后的资产了。除了前辈手中的这本书,我怕是连拜师礼都拿不出来了。”

    所谓揭人不揭短,听了封舟此言,宫二面色不由得一红,连忙小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宫宝森叹道:“自民国以来,天灾不断,人祸频,百姓流离失所,饥民遍野,饿殍遍地,没想到米国也不是清净之地。”

    “没错。”封舟顺杆道:“在下学艺心切,还请前辈收留,若是前辈觉得这本书实在太轻,那我可以将米国格斗家的格斗训练之术写下来,说不定可以帮助前辈开辟思路,将来在武学上推陈出新,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都亮了。

    武学重在交流,闭门造车是最下乘之举,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能借鉴一下异国的武术,自家的武功自然有所进益。

    “你既然诚心拜我爹为师,怎么不下跪磕头?”

    宫二却忍不住道。

    “啊?下跪磕头?我听说自民国建成之后,跪拜之礼就废除了,男儿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之外,其余都不跪拜,难道传言有误?”

    封舟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之所以用米国的身份做掩护,并且掏出了董海川遗作,就是不想跪拜。

    他此言一出,宫二眼睛瞪的溜圆,正想说话,这时候宫宝森伸手制止了她,看着封舟道:“不错,就凭你不辞万里,送这本书回国,我就有义务指点你练习八卦掌。”

    “你刚才也说了,愿意将你的训练手段倾囊相授,那这样吧,今天我先收你做学生,半个月后,我大徒弟马三回来,我让他教你形意,一年之后,我们再说其他的事情。”

    学生与徒弟不同,学生只能得皮毛,徒弟却能得真传。

    但封舟是“从米国回来的假洋鬼子”,虽然明白这其中区别,却也装作面色大喜,连忙长身而起,郑重地鞠躬致礼:“师父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拜了老师,就该拜师姐了。”

    宫二又插话道。

    此言一出,宫宝森眉头微微一皱。

    姜福星立刻说道:“老爷,开门收学生也是大事,是不是把马三他们几个师兄弟一起叫来。”

    其实北方武林有个规矩,一个大家族的主事者是不能碰钱的,钱是污秽之物,碰了掉身份。所以他们挣钱了要交给家里的女人,因此家里的女人也掌管着许多大事。宫二的母亲去世的早,因此从小就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所以她平时待人接物,一向处事周正端庄,架子端的极其稳当,但是今日和封舟一战之后,无谓的话语特别多,这次更是抢了她爹宫宝森的话头。

    而姜福星见到老爷皱眉头,以为是老爷对二小姐不满,连忙插话,以让宫二不要那么尴尬。

    封舟见状,微微笑道:“师父,拜师礼可以晚点举行,弟子在米国,也学了几套华夏功夫,还请师父指点。”

    当下封舟将自己会的几套华夏拳法在院子中演练了一遍,看的宫宝森等人不住点头。

    “你先练了一套少林的梅花拳,又练了一套武当的长拳,最后练了一套形意拳。”

    “你演练的这几套拳法都不错,但你练的方法却有点不太对劲。”

    宫宝森见识高明,当即说道:“你本来一身硬功,外功根基扎的结实,下盘很稳,但是没有内劲,无论是力道还是出手快慢,都少了点韵味。”

    他说到这里,兴致上来,走到场中,拉开架子,道:“我来演练一番,你且看看。”

    封舟见他摆的架子正是自己演练的梅花拳,不由得吃了一惊,“他是形意拳的宗师,给我指点形意拳也就罢了,难道这梅花拳他也是行家?”

    梅花拳讲究中平,架子平,身子正,招式简洁,舒展大方,在封舟所学的几种华夏拳法中,就梅花拳最容易上手,不过他学习的时候已经是武学末世,没有人在细微的地方指点他,因此很多威力挥不出来。

    因此他用此拳法和蝙蝠侠切磋,从未占过上风。

    只见院子里,宫宝森双臂展开,握拳中平,一招一式的缓缓演练起来,竟然将封舟刚才演练的梅花拳一点不差的打了出来,而且架子之正之稳,远封舟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