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4章 见宫二
    “这是哪儿啊?”

    封舟看着这白雪皑皑的世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他就记得,自己刚刚步入那个黑洞,便身子陡然一震,眼前白光闪动,景物急变幻,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就出现在这个看似荒山野外的地方。

    说是荒山野外,是因为周围白雪皑皑,大树和地面都白了,好像看不见什么行人。

    说不是,也是因为前面山角拐弯处,仿佛看到徐徐升起的人烟。

    “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再说吧!”

    此时天色初明,日出东山,虽然地面上依旧雪白一片,路滑难走,但是封舟体格何等强壮,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便向着那道炊烟走去。

    拐过山角,忽然听见“嘿哈”的声音,声音娇脆,一听便知道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

    绕过几株大树,就见前面雪地里,一个身穿蓝袍棉衣的中国少女,正在那里练拳,阳光照在她脸上,这少女脸蛋上似乎反射着莹莹的光。

    她面目端正,长着一个略微丰满圆润的鸭蛋脸,眼睛比较大,眼神当中带着一种自信和诚恳,皮肤比四周的雪花还要白,练起拳法来,隐隐间就有一种舞蹈的美丽韵味来。

    一掌前仰,一掌护后,脚随身动,全身如一个整体,既矫捷轻灵,又劲力沉实。

    封舟一眼便已经看出,这个女孩子练得是八卦掌。

    而且是最正宗的八卦掌。

    “刚柔并济,虚实相生,这八卦掌果然是内家拳的翘楚。”

    封舟不禁叹道。

    练拳的少女已经将拳法练得虎虎生威,忽然听到有人说话,不由得转身看去,就见一个全身洋鬼子打扮的男子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呆。

    “喂,你是干什么的?”

    封舟见她长相端庄,眼神周正,是一个质朴的女孩,没想到一说话却是清脆悦耳,犹如百灵鸟般,听着就舒服,一下子就体现出花季少女的感觉来,不由得笑道:“我迷了路,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敢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少女仔细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吗?”

    封舟道:“我要是知道我是在哪就好了……咦?不对!”

    他脑子里猛然一道电光亮起,瞬间记起了一些东西,吃惊的看向面前的少女,“我认识你!”

    封神语气十分平静的道:“你是不是叫宫若梅?”

    少女的面色没有半点变化,只是眼神突然有了一丝凌厉。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就知道这是哪里。你是谁?”

    “大雪天,八卦掌,练拳少女名叫宫若梅,这是《一代宗师》的场景人物啊!”

    看到面前的少女自承身份,封舟惊讶莫名,“我竟然来到一代宗师的世界?一下子跨越了一百年,那个黑洞可是真厉害。”

    他在哥谭市待了八年,由弱冠成长到而立,三十岁便已经是亿万富翁,别的没有怎么磨练出来,这心性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一代宗师》刚出场时,是民国二十五年两广事变,那时候宫二已经大学毕业,订婚未嫁,大约二十三四岁。而此时她不过十五六岁,那么现在应当是民国十七、十八年,也就是1929、193o年左右。

    虽说不知道中华武士会还是否存在,但此时的宫家住在奉天是肯定的了。

    也就是说,他此时出现在民国时期的华夏奉天,统治这一代的正是那个有名的二世祖汉卿将军,他那个乱世枭雄的老子已经被日本人给炸死了。

    种种念头一闪而过,封舟微笑道:“我在米国,便听闻华夏奉天有一位武学高手宫宝森,合并了形意拳和八卦拳,乃是名闻天下的一代宗师,而他的女儿宫二小姐,天生武痴,日后必能将宫家绝学扬光大,人尽皆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少女听到眼前的“假洋鬼子”对宫家父女的称赞,不由得嘴角向上一弯,露出一个极好看的弧度。

    她本来长得极美,这一笑,更是艳娇灿烂,让人生出美不胜收之感。

    但是随即板起脸来,嗔道:“你也不过十六七岁,叫谁小姑娘呢?”

    封舟听了一愣,不由得低头看向自己,只见手上皮肤还是有些晶莹细腻,果然是自己十六七岁的样子。

    他心中一怔,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身躯高大挺拔,骨骼粗壮强健,浑身上下充盈着使不完的力量,和在哥谭的时候完全一样。

    “看来我只是年龄变小了,身体素质没有变化。”他稍稍放下心来。

    宫二见他沉默不语,不由得冷笑道:“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想偷学我宫家六十四手的小贼?”

    封舟呵呵一笑:“宫先生教授的弟子众多,不像陈长兴那样秉帚自珍,我要拜师学艺,也是正大光明的学艺,怎么会偷学呢,宫二小姐想多了。”

    宫二闻言一滞,仔细一想也是,但是少女心性,依旧嘴硬:“哼!看你鬼头鬼脑,还自比杨无敌了,真不害臊。”

    当年杨露禅去陈家沟学艺,陈氏太极掌门陈长兴闭门不收,杨露禅只好待在他家当佣工,偷学练拳,后来终于感动陈长兴,将一身绝学倾囊相授,日后杨露禅以太极拳在京城扬名,这桩事也成为一桩“美谈”。

    封舟在这里以“陈长兴”类比宫宝森,自然是吹捧宫宝森也是一代宗师,但是比陈长兴心胸开阔,格局广大。

    但是宫二却是嘴硬,说封舟武功低微,却把自己比作杨露禅,那是脸上贴金。

    封舟怎么会把小姑娘的讽刺放在心上,淡淡笑道:“论功夫修为,我不如杨露禅,但是说到生死搏斗,我未必会输给他。”

    “切!”

    宫二下巴一扬:“这么说你对你的功夫很自信了?那么你是高手不成?”

    封舟笑道:“高手不敢当,但是别人想打败我却也难能。”

    宫二一脸不服气:“我看你是吹牛皮,一个假洋鬼子,能会什么武功了?”

    假洋鬼子?

    封舟知道自己一身西装革履,如同外国人打扮,这在民国虽然并不稀罕,但是这大都是上流豪门、买办阶层或者有留洋经历的年轻人穿戴,宫家这等厚重少文的人家,是不习惯穿这身衣裳的,所以宫二用“假洋鬼子”形容封舟。

    封舟当然明白宫二小姑娘只是伶牙俐齿而已,也不在意,笑道:“我虽然是假洋鬼子,祖上却也是正宗的华夏人,会武功有什么奇怪?”

    宫二正等着他这句话,眼角露出笑意,嘴上却如冷霜一般:“那就让我看看你会什么功夫?”

    要知道宫二虽然是女儿家,但却是个武痴,如今遇到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心中有些娇羞,但是听说他会武功,这股娇羞之外,便生出一丝好奇,心中便有了和他较量的意思。

    她口中说话,踏步上前,单掌上挑,猛然一掌便向封舟胸膛推去。

    这一掌直接、简洁,但是十分实用,力道十足。

    “啪!”

    一声脆响。

    宫二的八卦掌狠狠地拍在封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