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53章 街亭初战
    封舟之所以选择陈式和王平,而不是其他人,就是因为这两人属于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那种将军。

    两人在军中都属于恪尽职守,中规中矩的中层指挥官,即使上级的命令是让他深陷险境或是孤军深入都会毫无疑问的执行,是忠诚军人的典范,是所有的上级都喜欢的类型,也是必须有的一类人。

    他俩在勇武和智谋方面并没有显出出类拔萃的地方,说明他们不是奇才,只是平常军人。是不显眼但不可或缺的人。

    封舟离开之后,马谡悄声对诸葛亮道:“昔日孝文皇帝入细柳营劳军,周亚夫说:‘军中闻主帅令,不闻天子诏’,如今天子随意进入军营,肆意安排军务,只怕影响主帅权威。”

    诸葛亮摇着鹅毛扇,瞥了一眼马谡,笑道:“兵法有云,虚虚实实,虚实结合,陛下勇武过人,天下少有,故此偃旗息鼓,就是为了街亭一战。陛下眼光之精准,胜过寻常老将,此天佑大汉也。幼常,你要知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任何事物都不会一成不变,读兵法如此,其他亦是如此。”

    马谡听了,讪讪而退。

    却说封舟与陈式、王平率领一万五千大军到达街亭,看了地势。陈式笑曰:“此山僻之处,魏兵只怕轻易不敢来!”王平曰:“虽然魏兵不敢来,可就此五路总口下寨;却令军士伐木为栅,以图久计。”

    陈式点头称是,奏过封舟之后,便安排大军砍伐树木,担土泼水;仅用了两天,便在当道,依山建了一座土城。

    除此之外,陈式还在土城前面三里处,当道建一座小军营,安排虎贲中郎将句扶率两千精兵镇守,呈倚角之势。

    封舟见陈式虽然眼光寻常,但倒也兢兢业业,做起事来恪尽职守,毫不含糊,果然是军中不可或缺之人,难怪能成就高位。

    此时他和王平,以及吴彤、张闻等人上了城南山上潜伏,远远望见土城坚固,便笑道:“陈将军当道筑城,贼兵纵有十万,亦不能过也。”

    王平等人都点头称是,心中钦佩封舟有识人之明。

    又过了一日,忽然陇西道上烟尘滚滚,马蹄隆隆,千军万马杀来。正是魏军到了。

    不得不说,魏军来的很快!

    因为自从接到曹丕驾临长安的消息,封舟便率军来到街亭,他在内线,有着极大的时间优势,而张郃从长安到街亭,却有一千二百里之遥。

    因此汉军仅仅提前四天到达,足以说明张郃长途奔袭,度极快。

    而大军疾驰千里之后,依旧保持着腾腾杀气,也足以体现张郃的统兵之能。

    魏军来的好快!

    张郃所部先锋大将吕建一马当先,亲率一万铁骑开路,从张郃大营杀出,最多只要两个时辰就能杀到三里小寨营地外。也就在这时候,句扶召集了全军将士,开起了战前动员会,面对两千汉兵,句扶手扶长枪,恶狠狠的叫道:“弟兄们,魏兵已至!陈将军有令,要我们且战且退,依托有利地形,务必杀退魏军的第一波进攻,男儿建功立业,在此一役!”

    两千精兵纷纷高举长枪,喝道,“建功立业,在此一役!建功立业,在此一役!”

    “轰!轰!轰!”魏军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灰尘滚滚中,连张郃的主将旌旗都已经遥遥在望。

    “竖枪,列阵!”

    随着句扶的吼叫,汉军迅组成长枪阵,犹如整齐的森林一般,排成一座钢铁森林,向魏军踏步进击。

    自从封舟以长枪方形阵击败徐晃,击退曹真,又在荆州打败了东吴军队之后,这种能体现强军的阵型便在汉军当中推广开来,因为这阵型真是简单明了,比诸葛亮的八卦阵简洁多了,很多将领知道自己比不过诸葛亮,所以练兵的时候就练这种阵势。

    吕建没料到人数处于劣势的汉军竟然敢反冲锋,立刻大旗一挥,全军加,立时和句扶的两千精兵组成的长枪阵撞在一起,冲天的喊杀声和刀枪碰撞声也立即在陇西道这个狭窄的战场上回荡起来。

    呐喊声,厮杀声,兵器触碰的声音,无不汇合成一个鼎沸的大合唱,每一个人都眼睛血红,一步不退,拼命将手中的长枪扎向对方,拼命地而将手中长刀砍向对方。

    狭窄的战场上,千军万马践沙扬尘,整段战场涌起了一团团黄雾。句扶和吕建相隔百丈,各自站在高处,凛然不动,举目相望。

    每人身边都有十余名劲卒举起铁盾,为各自主将四周挡去射来的弩箭。而下面的将士与敌人拼斗,箭射刀砍,死战不退。刀光矛影中杀声震天。

    激战了半个多时辰,近万名魏军轮番冲击,句扶部下两千精兵已伤亡三四百余名,魏军也被他们杀伤了千余名。

    封舟从山顶望去,但见古道上遗尸遍地,鞍上无人的马匹四散奔驰,但敌兵射过来的羽箭兀自力道强劲。眼见东北角敌兵攻得尤猛,守军渐渐抵挡不住,句扶的一位部将很是焦急,问道:“将军,敌人势大,我们是不是向后退一退?”

    句扶双眼如鹰,一瞬也不瞬的望着对面敌兵,低沉了嗓子道:“怎么退,一退就乱了!”

    “那是不是给城中陈将军信号,请他援兵?”部将继续问道。

    句扶摇摇头:“也没用,这个战场这么狭窄,来了也组不成阵势,替换不了我们。”

    他说完,猛地一样长枪,叫道:“唯有死战!”

    “死战!死战!”

    汉兵已经杀红了眼,纷纷叫道。

    “蜀军的抵抗力竟然这么强!”吕建不由得感叹道。

    在魏国境内,是不允许称季汉的名字的,他们都统一称之为蜀国、蜀军、蜀主之类的。

    “将军,我军初来乍到,敌人以逸待劳,难免士气高昂,不如暂且后退,待右将军统合大军赶到,在一鼓作气而灭之。”一个部将建议道。

    眼见敌人实在太过强势,真要是把这两千人彻底消灭,吕建麾下大军只怕也残了。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道:“鸣金收兵!”

    魏军先锋缓缓退出战场,汉军自然没有追赶。

    因为陈式之前给句扶的军令是,顶住第一波,给敌人最大杀伤之后退回土城。

    这边汉军退回土城,魏军也和张郃大军相汇。

    张郃听到吕建的汇报之后,哈哈大笑:“好!蜀军这般悍不畏死,那就说明我们抓到了他们的破绽所在,只要攻克街亭,就可以攻击诸葛亮侧翼,将蜀军聚歼在陇右。因此,此战胜负的关键,就在这座街亭土城。”

    “将军所言极是!”吕建钦佩无比。

    “对面土城守卫者是谁?”

    “蜀国荡寇将军陈式。”吕建答道。

    “呵呵,陈式,中庸之辈尔,当初我与公明联手,在阳平关外将他杀的血流成河,投谷自杀者不计其数,诸葛亮派他过来,实在是用人不当!我大军当昼夜强攻,尽快破之!”张郃闪着自信和睿智的目光,遥遥的看向街亭当口的那座土城,嘴上露出残酷的微笑。

    他心中想到:“阿斗小儿,诸葛村夫,这一次某奉天子诏令,率五万铁骑,定要将你们粉碎荡平!成就我张郃万世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