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57章 谢冰蝶出事
    数完钱之后苏离脸上露出了笑容,挥了挥手道,“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苏离现在全部身家也就几万块,至于这一处房子尽管价值数百万,可却是现在苏离安身立命之处,自然不能卖了,剩下的大批人参那也是平时为身体补充足够能量的。

    眼下从樊潜一伙人身上得到数万块钱,自己的身家也算是暴涨了一倍。

    苏离不禁感叹着,这年头连混混都这么有钱了吗?随随便便就拿出来数万块钱。

    一群人如蒙大赦,立刻向着楼下跑去。

    樊潜脸色苦,混混能有什么钱,这些钱都是林豹提前给的十万块钱,等打断苏离一条腿之后,剩下还有二十万。

    但现在看着苏离的暴力,樊潜一伙人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念头了,开什么玩笑,就这样冲上去百分百是自己一伙人被打断腿好吧。

    “山城不能呆了,收了林豹的钱,还没有办成事,也没钱退了,趁夜离开山城再也不回来了。”

    樊潜下了决心,准备跑路,至于一群小弟,那就各安天命了。

    结果一群人刚下楼,就遇见匆匆返回的两名小吏,一时间双方大眼瞪小眼。

    樊潜一伙人是被身穿官服的小吏给吓蒙了,而两名小吏看着一群人身上的各种武器,还有点点血迹时,也是立刻紧张起来,直接拔出枪械。

    后下来的两个青年也没能跑掉,直接被两个小吏给抓住了。

    华国的官府,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是配备枪械的,真枪实弹,并且在嫌疑犯做出威胁到官府人员生命安全时,完全可以开枪射击!

    一群拿着刀枪棍棒的混混在面对两位举着枪械的小吏时,完全没有想要验证一下对方枪法好不好的念头,老老实实双手举起,靠着墙壁。

    很快大队的官府中人来了,将一群人都押解着回了局子里。

    “姓名。”

    “苏离。”

    “案时你在做什么?”

    “修炼,因为这群人在我家门口大吵大闹,让我忍不住出手,震慑了他们。”

    “没有别的事了,另外抽一个时间,自己主动去武道殿堂或者神捕司登记一下。”

    从官府内出来,苏离径直回了家。

    这件事性质很严重,毕竟弄出了人命,因此不仅是苏离,报警的中年人也被带回警局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期间自然现了苏离那空荡荡的大门,以及过道那一扇防盗门上深深的脚印。

    得知苏离是武者之后,官府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在确认这件事与苏离无关之后,只是按例询问了一下之后,就没苏离的事情了。

    只是在武道殿堂以及神捕司的档案中都没有现苏离的资料时,让苏离自己抽个时间去神捕司与武道殿堂备案。

    毕竟武者的杀伤力比起普通人强出太多,华国虽然不禁止民众修行武道,可却要将所有武者的信息建立成档案,将其记录在案。

    回到家中,楼梯上还有一些血腥味,能够见到一些还没有清除干净的血印子。

    伸手将厚重的防盗门提起来,苏离将其强行安在大门上,心中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破门而出了,这下好了,就将一晚上吧,等明天再让人来处理。”

    进屋后,打量了一下四周,觉在自己离开的这一段时间中并没有人进来,也没有少什么东西后,苏离松了一口气。

    如今苏离的全部身家都在这一间房子里,要是不见了,苏离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狂。

    舒舒服服一觉睡到天亮,苏离先是打电话让人来处理大门的事情,然后才开始取出一颗血牙米,将其蒸熟服下。

    “再有数颗血牙米,就达到我身躯的极限了,一万六千斤的力量。”

    苏离有些失落,这个数字与自己预期中的两万斤还差了一些。

    体内的天地灵气在这些天中,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消耗到,还有大量的剩余,再加上血牙米和月光参,苏离盘算了一下,自己易筋阶段的资源倒是足够了。

    在一栋别墅内,谢家一群人脸上带着凝重,悲伤,或是暗自窃喜,世间百态不一而足。

    “前些日子不都还是好好的吗?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

    “我看呐多半是撞邪了,不然怎么会突然成这个模样。”

    “太吓人了,整个人皮包骨头了,头都白了一半,肯定是撞邪了。”

    大厅内,谢家一群人正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书房中,一个老人,两个中年人正坐在茶几上,老人脸上没有任何感情流露出来,中年人脸上则是充满悲伤与紧张。

    另一个中年人则是谢家的家庭医生,医术高。

    “谢小姐的情况不容乐观,其生命力流逝的度远常人千百倍,整个人的身体机能宛如六七十岁的老人,这样的情况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中年医生沉声说着,只能看出来情况,但是对于谢冰蝶得了什么病,中年人却是摸不着头脑。

    “生命力流逝?那用人参之类的能不能够起到作用?”

    闻言谢冰蝶的父亲急忙询问着,脸上带着期望。

    “只能够指标不能治本,恕我直言,哪怕是以百年人参,也最多吊住谢小姐几天的命,并且这个法子还只能够用一次。”

    中年医生实话实说,打破了谢白氅的幻想。

    “辛苦你了秦医生,你先出去吧。”

    谢常林抬了抬眼皮子,开口慢悠悠的说着。

    当中年医生离开之后,看着一脸绝望的谢白氅,脸色浮现出些许失望,“哭丧着脸做什么,不是还没有死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谢家该如何向高家交代,冰蝶出了这样的事,是我们都不想看见的,但是我们谢家不能因为这件事,而与高家之间生出间隙。

    高家比起我谢家强出一些,如今我谢家风雨飘渺,需要高家这一个外援,既然冰蝶出了这样的事,那就让老三的女儿去与高家联姻。“

    “我明白了父亲。”

    中年人背影有些落寞,转身离开了房间。

    谢常林看着自己儿子这副模样,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作为一家之主,需要考虑的不仅是自己后人,而是要为整个家族着想,眼下谢家要是不与高家联姻,恐怖抗不过眼下这一劫了,一旦谢家倒下,整个谢家所有人都会跌落进入深渊!

    在谢常林看来,自己大儿子明显不是一个合格的家主,但比起这个大儿子来说,其余几个儿子更加不成器。

    “只要老头子我还没死,就绝对不会让谢家消散,不然我有何颜面下去见列祖列宗。”

    书房内响起一道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