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56章再打我一个试试?
    一群人都懵了,带头大哥看着这一幕都吓尿了,带头大哥叫樊潜,平日里纠集一群无业游民偷鸡摸狗玩得贼6,这一次也是因为林豹给出了三十万,让樊潜带着人废掉苏离一条腿,在利益与林豹的凶名之下,樊潜带着一群兄弟找上门来。

    何时见过如此恐怖的一幕,别人死了,樊潜最多感叹两句就算了,但是现在死的是自己的小弟,并且凶手还赤红着眼睛站在自己下方的台阶上,如何能够让樊潜不害怕!

    “你,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我告诉你,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这样是犯法的!”看着行凶的人没有离开的意思,樊潜声音带着颤声,哆哆嗦嗦的说道。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十分讽刺的事情,平日里樊潜一伙人可没少在暗地里骂官府的人,对其厌恶不已,但现在樊潜居然十分希望官府的人出现在身前。

    “刚才是哪个打的我?给我站出来!”

    面色苍白的青年挥舞着手中的刀具,一脸凶狠。

    樊潜一群小弟面面相窥,自动后退一步,将樊潜孤立了出来。

    樊潜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群小弟,气得想吐血,指着一群人半天都没说出个字来。

    一群小弟不敢去看樊潜的眼神,低垂着头颅,一群小弟都不傻,其余事就算了,但现在这种要命的事情,就不要怪他们不讲义气了。

    “刚才打我打得很爽是吧?你再打我一个试试?”

    面色苍白的青年迈上几节台阶,站在樊潜的下方,感觉自己后脑勺隐隐作痛,眼前有些黑。

    “大,大哥我说这是误会你信不?”樊潜面对青年的逼迫,整个人都快哭了,一张满脸横肉的脸挤出些许笑容。

    “你说我信不信,别Tm废话,刚才不是打得挺爽的吗?我让你打我!你是聋了吗?”

    面色苍白的青年没有管同伴的拉扯,梗着脖子,死死盯着樊潜,手中刀具都快被玩出花来了,不断在手掌中上下翻飞。

    青年的同伴一脸无奈,都到了目标人物的楼下了,结果却横生枝节。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回荡,让场中一下子寂静,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樊潜,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面色苍白的青年刀都一个没握住,掉在了楼梯上,出哐当声。

    面色苍白的青年转过头,看向一脸不知所措的樊潜。“大,大哥,你让我打的...”手足无措的樊潜脸色涨红,憋出来一句话。

    “我让你打你就打?我这是啥你知道不?这是刀!”

    面色苍白的青年脸上多出一道巴掌印,显得格外明显,捡起掉在脚边的刀,青年有些癫狂了。

    “啪!”

    又一个耳光狠狠抽在青年的脸上,力气之大,直接将青年扇得身子一震摇晃,双眼有些黑。

    “你奶奶的!”

    青年被打蒙了,晃悠了两下手中的刀,一脸迷茫,现在的人都这么虎吗?自己当着他们面杀了一个人,拿着刀都没人害怕了?

    回过神来之后,青年感受到了一种屈辱,感觉自己被樊潜耍了,怒骂一句,提着刀就向着樊潜头颅划下!

    这种刀片粘合在一起制作的刀具锋利无匹,但却不能够用来刺人,只能切。

    暴怒之下,青年这一刀要是划实了,樊潜绝对会死!

    而樊潜则是状态来了,起先是害怕,恐惧。

    当抽了青年一耳光之后,更是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完了。

    但又抽了一耳光之后,樊潜心中的不安消失了,感觉还挺爽的。

    当看着青年用刀向着自己划下之后,樊潜慌忙退后,让台阶下方的青年这一刀落空。

    从身上抽出来一根比大拇指略粗的壁很厚的钢管,哐当一声砸在青年脑门上。

    勇气是会传染的,就如现在樊潜周边的一群小弟,见到老大大神威,瞬间也感觉没有那么害怕了,一个个将身上的钢管,链条取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站在樊潜身边。

    “大晚上的吵什么吵,还要不要让人睡觉了!”

    门被狠狠推开,一个中年人满脸的怒气,方才自己才被罚款了两百块,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结果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简直是欺人太甚!

    这是一座老式小区,对于装修方面并没有那么严格,门是向外开的。

    恶狠狠的推开门,顿时将站在门外,被一钢管敲在脑门上的青年撞倒在地。

    青年伸手摸了摸,满手都是鲜血,一股股温热的血液从脑门上顺着脸颊流淌而下,看起来犹如恶鬼。

    看着门外提着各种武器的一群人,再看了看过道上还有一人躺在地上不知生死,大股的血液不断流淌,在满脸鲜血的青年挣扎着起身站在中年人面前时,中年人打了一个哆嗦,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对不起,打扰了,打扰了!”

    “砰!”

    门被狠狠关上,门后的中年人心有余悸,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开门的瞬间,确认过眼神,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喂,我要报官,有人在我家门外打架,好像有人已经死了,你们快来!”

    中年人那胖乎乎的手掌在这一刻似乎格外的灵活,瞬间打了电话报官。

    接线员还是那一位,看着熟悉的电话号码与熟悉的声音,接线员呵斥着中年人,“一天天报官好玩是吧,知不知道因为你报假官,很可能导致让真正有需要的人打不进来电话!”

    “我真没报假官,我说的是真的!”

    中年人赌咒誓,欲哭无泪,这年头报官都不管用了吗?

    接线员带着一肚子火气,通知了一位捕头,捕头接通了正离开中年人家里不久的两位小吏的电话,“刚才报官那人怎么回事?”

    “报假官,已经处以罚款了。”

    一个小吏笑了,这中年人还真是有趣,因为别人家做饭太香,报官怀疑对方吸面粉。

    “那你们现在回去,再罚一遍,要是屡教不改,必要时候可以拘留几天。”捕头严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刚才,就在你们走了后,这人又报官了,说是有一团伙在他家门外打架,还说有人已经死了。”

    “明白了大人。”两个小吏点了点头,调转车头,向着事地赶去,心中有些窝火,大晚上的跑了好几次,对中年人充满了怒火。

    此刻的楼梯间内,已经展成一场混战了。

    两个持刀的青年疯狂的挥舞着刀具,樊潜一群人步步紧逼,将两个青年逼迫到了角落上。

    狞笑一声,樊潜一群人从四面八方出手,一根根棍棒落下,打得两个青年缩成一团。

    “轰隆!”

    一道巨大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群人猛然飞了出去,滚作一团。

    一道防盗门砸落在过道上,苏离从房间中走出来,带着些许火气。

    “还有完没完了?”

    樊潜有些懵,看着一旁的防盗门咽了咽口水,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将一扇防盗门踢飞?

    下一刻樊潜就知道苏离的力量有多大了,只见苏离一只手张开,如五行山一般在樊潜眼前放大!

    樊潜想躲,却现身子不听使唤,而后手掌就落在樊潜的头顶!

    一只手硬生生捏着樊潜头颅,将樊潜提了起来!

    樊潜不断的挣扎着,口中出惨叫,感觉自己的头颅要炸开了!

    “扑通!”

    苏离见状将樊潜扔到一边,看了一眼众人,对死去的人视若无睹,“要打滚远一点去打,要死别死在我家门口,另外出来一个带头的。”

    一群小弟见着这暴力的一幕,很没有骨气的再次怂了,纷纷指着樊潜。

    樊潜脸色漆黑,恶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弟,然后一脸的谄媚,“大哥,我就是,我是带头的。”

    没有丝毫反抗的想法,樊潜感觉自己遇见了真大佬,哪怕现在认出了苏离就是他们的目标,可却也不敢动手,心里将林豹骂了个半死。

    “带头大哥啊,你看今天这事怎么办?”

    苏离拉长了语气,指着过道上的防盗门说着,“因为你们在我家门口打架,打得太过激烈,将我家防盗门都震倒了,这钱你们得赔。”苏离说完,眼神中充满威胁的看着樊潜。

    张了张嘴,樊潜在苏离那威胁的眼神下终究是没敢说这防盗门分明就是被你自己踹飞的。

    “赔,一定赔!”

    樊潜当即摸出钱包,一脸的肉疼,抽出几张红票子交给苏离。

    苏离额头青筋跳动,神色不善的看着樊潜,大有一言不合出手的意思。

    “你们是死人啊,还不快把钱都拿出来!”

    见状求生欲爆表的樊潜当即将钱包内厚厚的一叠钱全部给了苏离,心想总不能自己倒霉,于是抱着不能自己一个人破财的心理,让一群小弟都把钱交出来。

    一群小弟扭扭捏捏半天,看着苏离神色越来越不善,樊潜抄起钢管噼里啪啦对着一群小弟就是一顿毒打,其余人这才不情愿的把钱交出来了。

    看着苏离美滋滋的数着钱,一群人担惊受怕的看着苏离。

    而被樊潜一伙人毒打的两个青年也是一脸懵逼,你们给钱就算了,凭什么还要把我们身上的钱都一起给了?

    两伙人都抱着同样的目的,但现在两伙人都出奇的默契,并没有对苏离说来这里就是为了收拾苏离。

    开什么玩笑,看了一眼旁边那厚重的防盗门上那清晰的脚印,一群人就打了个哆嗦,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他们可不会认为自己的身子比起这厚重的防盗门还要坚硬,这一脚要是踹到自己等人身上,不死也要残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