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54章 事发
    宁静如世外桃源的寨子内,一行人进入了寨子,为一人是一位中年,看上去不怒自威,这是久居上位养出来的气息,足以让寻常人在其面前紧张不已。

    “确定是这里吗?”

    周胜天眸子中带着冷意,询问着身后一人。

    “没错,就是这里,荣壶管事与周家公子来了这里之后,就再没有消息。”被问话的是一位三七阁的员工,此刻肯定的回答着。

    “行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周胜天得到确切消息之后,挥了挥手,将这三七阁的员工打走了。

    “三伯,周刚虽然只是旁支,可一身实力可也不弱,距离暗劲也不远了,居然会栽在这里,可见此地有古怪,还需要谨慎啊。”

    周楠在周胜天身后小声的说着,周胜天点了点头,一位明劲大成的族人可不是大白菜,周刚尽管是旁支,可却也很得家族看重。

    起先不见周刚身影,周家也没有在意,毕竟族中族人上千。

    但周刚可是负责收集周家小一辈族人负责药浴的药材,当药浴的时间越来越近,但却始终没有见到周刚踪迹时,周家这才感觉到不对劲。

    以周家的权势,很快就查到周刚与三七阁有往来,并且随着三七阁的一位管事来到了此地,而这就是周刚最后的露面。

    让身后的周家子弟在村子里打探消息,很快就得知了一个消息。

    周胜天一行人在村里人的带路下赶往深山之中,方向赫然是苏离种植人参的园林。

    日上三竿,周胜天一行人脸色阴沉,站在一处已经挖开的大坑前,里面是一具具已经高度腐烂,散着恶臭的身体。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再加上苏离的处理,埋周刚等人的地方看上去已经与四周没有区别了,但还是被周家这一行人觉了。

    “好,很好,居然敢杀我周家的人!”

    周胜天心中充满怒火,脸上阴沉无比,从牙缝中憋出这一句话来。

    周家世代都扎根在山城,已经有数百年了。

    这数百年中,周家经历过诸多风雨,不仅没有衰落,反而不断壮大。

    如今整个周家族人上千,族中化劲武者都有八位,前几日族中老祖更是突破,达到武道丹境,一时间周家达到顶峰!

    饶是如此,明劲大成的族人在周家也是十分宝贵的,特别是周刚,周刚还很年轻,可以说大有可为,指不定数十年后周家又会多出一尊化劲强者。

    村里中带着周家一群人来的村民已经吓傻了,一个坑里,一具具尸体纵横,血肉腐烂,相互融合在一起,恶臭冲天。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村民,只想着做一下带路党,赚几个钱,何时想到会见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此刻正趴在地上呕吐,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厌恶的看了正在呕吐的村民一眼,周胜天对身后一位族人使了一个眼色。

    半晌后,将所有的消息都从这个村民的口中问出来了。

    “苏离,种植有数十亩林下参籽货,看来周刚就是为了这一批人参才来到这里,就是不知道为何会死在这里。”

    周胜天沉吟道,“回去之后,我要这人的所有信息,另外不管是不是这人做的,但周刚终归是因他而死,送他下去陪周刚吧。”

    “是。”

    周楠点了点头,没有丝毫诧异。

    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说到底就是因为这叫苏离的人,种植的人参才让周家一位年轻的明劲大成命送于此。

    泥土重新被回填,只不过坑内的尸体又多出来一具。

    一连数天,苏离照常每日到学校,期间没有任何的异常。

    刚开始齐虎还会提醒苏离,毕竟落了高建的脸面,高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不过一连数天都没有任何报复,让齐虎都是有些诧异。

    这一日苏离早早就准备回家,血牙米要成熟了!

    等待了这么久,血牙米终于将要成熟,苏离也很想知道以神灵血液浇灌出来的血牙米有什么神异!

    血牙米前世苏离吃过不少,但以神灵血液浇灌的血牙米,别说苏离,整个星河大6年轻一辈也没有几人吃过。

    苏离站在路口停了下来,等待着红绿灯。

    当红绿灯变色之后,苏离也走在斑马线上,余光能够看见一辆渣土车或许是因为靠近人行道的缘故,正在缓缓减。

    渣土车上,有一个中年人,此刻脸上带着些许兴奋,恐惧,挣扎的神色,最终这些神色一一消失,化为疯狂与坚定,一脚油门直接踩死,巨大的渣土车如同一头失控的野兽,疯狂咆哮着向着苏离冲来!

    只不过就连渣土车司机都没有现,刹车油管不停地漏出刹车油。

    苏离刹那间反应了过来在碴土车堪堪靠近自己的时候,才不慌不忙的向前迈出一步,正好完美的躲过了撞击,巨大的体型,恐怖的度,让碴土车带起巨大的风压,将苏离的衣衫吹得飞舞起来,猎猎作响!

    这一幕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个巧合,刚好避开了撞击的渣土车!

    “轰隆!”

    巨大的轰隆声从苏离身后传来,巨大的烟尘升腾而起!

    一阵阵惊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伴随着哭喊声!

    这是一条单向车道,马路对面就是一排店铺,在失控的渣土车撞击下,坚固的钢筋混泥土墙体如同泡沫,四分五裂!

    血液到处都是,一副人间炼狱的模样。

    一旁几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手中提着棍棒,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其中一人身躯有些僵硬,看了看马路边上站着的苏离,然后又转过头来询问着带头的人,“老大,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动手?”

    “动个屁的手,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快跑,不然官府来了,我们也会被抓进去。”

    恶狠狠的骂了手下一句,几人灰溜溜的跑了。

    渣土车司机更是当场死亡,一群人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开始抢救着幸存者。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好,可也没有那么坏。”

    看着素不相识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抢救着一个个幸存者,苏离心弦有刹那的颤动。

    默默上前帮忙抢救着伤者,等到官府中人与救护车到来之后,苏离才默默的消失在人群中。

    等回到家中时,苏离脸上阴沉下来,“这是冲着我来的,还真是不知道死活!”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在这渣土车向着苏离冲来时,苏离的目光看见了司机的神色,那是一种疯狂与坚定,而不是恐惧害怕!

    只是略微一想,苏离就想到了高建,近期最可能报复自己的也就只有他了。

    “还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啊。”苏离也没有想到高建居然会有这样的魄力,一出手就是要自己的命。

    眼中闪过寒芒,苏离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

    在一家kTV内,之前的几个混混恭敬的站在林豹的面前解释着,“豹哥,不是我们不给力,是这小子运气太好了,那可是一辆渣土车啊,就这样擦着他身边过去,连一根毛都没伤到。”

    “一群废物。”

    林豹骂着一群人,一群人不敢吭声,但林豹也知道,这事不怪他们,出了这么大的事,官府绝对会重视,这个时候,要是这群人还敢冲出去打断苏离一只腿,后果就严重了。

    “我不管过程我只要结果,明天之前,我要看见结果。”林豹眼中闪着寒芒,语气冷冰,“要是打不断他的腿,那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一群混混顿时被吓得冷汗直流,再三保证之下,纷纷离开了。

    林豹叹了一口气,这种街边的混混用起来果然不顺手,但就苏离这点小事,林豹觉得不至于让自己父亲手下那一帮真正的亡命之徒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