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48章 无妄之灾(求收藏求推荐)
    出了地下室,一股微风扑面而来,带着浓郁的血腥味。

    苏离看了一眼四周密密麻麻的尸体,撇了撇嘴,“这戒嗔还真是一个狠人,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放下佛之后,戒嗔反倒是前途不可限量。”

    这是一种心境上的脱,佛是戒嗔这一生的信仰,可经历了这些变故之后,戒嗔也是说放下就放下,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的。

    地面的血液流淌,在低洼处形成一汪血池,地面有些粘稠,走在上面留下一个个血色脚印。

    天色已经快亮了,苏离也没有再留下来,径直下了山。

    当苏离离开不久之后,一股股神力出现在海安寺。

    在肉眼看不见的世界中,一尊尊阴兵手持刀兵出现,拘着一尊尊灵魂离去。

    更是有一尊阴差手持勾魂锁链,将一尊尊武僧的灵魂穿过。

    冥府只是阴神所在的祖庭,没有往生,更没有轮回!

    如今冥府刚刚开始复苏,其中空虚无比,需要海量的灵魂补充。

    一尊尊阴兵与阴差正在整个华国范围内不停的收集灵魂,这些灵魂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冥府的复苏加快。

    而阴兵与阴差也是自这些灵魂中选拔出来的,可以说这些灵魂才是整个冥府的根基!

    阴兵不是神位,只是强大的魂体。

    而阴差则是冥府最低等的神位,也就是神灵!

    每一尊阴差的实力强弱不等,其中强大者堪比真身圆满,弱小者也有初入锻骨境的实力。

    阴兵们负责的是普通人的灵魂,而阴差则是专门针对一些生前有修为在身的武者灵魂。

    整个海安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自然有阴兵率领阴差出现,收割灵魂。

    一股股的阴气爆,让李无道一群人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四处张望。

    而李无道乃是豪门世家,自然知晓诸多隐秘,对此也是见怪不怪。

    冥府办事,活人不得干扰!

    这是流传在世家大族中的祖训,与阳神不同,冥府的阴神几乎不会干涉阳世,只是默默的收割着死去生灵的灵魂。

    是以没有特殊情况下,一般武者对于冥府的阴神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李无道感知到了这一股阴神的气息,但也没有在意,冥府的阴神还是很讲规矩的,当然也和冥府的阴神只对灵魂感兴趣的缘故,再加上死去的人并不是冥府的阴神下手,是以对冥府的行为,圈子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一些阴差为了业绩,那也是不择手段,甚至干涉阳世生灵的生死,这种阴神任何人见到都可杀之!

    这也是此界武者势弱,无奈之下的一种妥协,换做在星河大6,一群强者早就嗷嗷叫着攻破冥府了,开什么玩笑,在星河大6的强者看来,玩弄灵魂的冥府阴神绝对比起阳神更加恶心!

    毕竟是人都有亲朋好友,更别说自己死后也可能会被拘走灵魂了,要知道这些阴神可不是接这些灵魂去冥府享福的,而是将这些灵魂百般折磨,让这些灵魂最终在无尽的恐惧与绝望中崩溃,化为最精纯的阴气,成为冥府众多阴神修行的资源!

    万物生灵生于天地,死后的最佳归宿也应是归于天地。

    而这些冥府阴神则是窃贼,与天地争权,相当于私设刑堂!

    “华国境内现在越来越乱了。”

    李无道默默的感慨了一句,吩咐着诸多武道社的人开始处理后事。

    同时也感觉到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向武道殿堂交差,明明这一次是前来支援海安寺的,结果现在整个海安寺除了不知去向的戒嗔之外,一个活人都没有了。

    通知了武道殿堂之后,李无道一行人留了下来,把守着四方,避免普通人误闯进来,等待官方前来洗地。

    等到华国官方的人到了之后,李无道带着一群菜鸟下山了。

    行到半山腰,远远的李无道就见到凉亭中,那一杆旗子正在山风中猎猎作响。

    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李无道现在憋着一口气,尽管知道可能是自己有错在先,但李无道却是死鸭子嘴硬,感觉自己被苏离莫名其妙揍了一顿很委屈,毕竟到现在李无道也没有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样打的苏离,反倒是苏离揍自己时,自己记得很清楚,这让李无道感觉心里不平衡,总觉得自己吃了亏。

    “没有屠神之前,或许还不如我,但这一次屠神之后,他获得的好处最大,实力必然突飞猛进,再想要打回来,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李无道喃喃自语着,至于苏离爆之下直接干掉一尊真身境的神灵,反倒是被李无道忽略了。

    李无道承认那个状态下的苏离自己不是对手,可李无道也看出来了,这样的招式对自身损耗太大,只能够当做搏命时的底牌。

    甄缺德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磕着瓜子,还煮着一壶好茶,日子别提多么舒适了,此刻躺在老爷椅上一晃一晃的。

    “这都好几天没开张了,今天都中午了,除了一队官府中人,就没有见到别的人了。”

    甄缺德有种不好的预感,上午那一群官府中人行色匆匆,整个队伍中带着压抑的气氛,还有一个小吏让甄缺德没事别瞎晃悠,早点下山,这一切都让甄缺德慌。

    能够在算命这一行活下去,甄缺德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用多说,正是因为这样,甄缺德才感觉有大事生了,“莫不是山上的海安寺出大事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甄缺德就是坐立不安,甄缺德之所以能够小日子过得美滋滋,除了自己的专业过硬之外,就是靠着海安寺了。

    正是有络绎不绝的游客上山,才让甄缺德吃喝不愁,毕竟能够来拜佛的人,不说多虔诚,但最少对鬼神之说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这一类人算命的几率可比街头上的行人概率高多了!

    正想着事情,甄缺德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一猪头凑了上来,挡住了光芒。

    甄缺德吓了一跳,翻身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就看见一群青年挤满了凉亭,甄缺德的记性很不错,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一群人就是昨天上山的那一群人,只不过人数比起昨天少了几人。

    这个现让甄缺德心中打鼓,但很快甄缺德就笑了,认出来眼前这脸如猪头的人就是昨天让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带头大哥。

    “吓道爷一跳,还以为大白天见鬼了,小老弟,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道爷就说你有血光之灾吧。”

    甄缺德露出一口黄牙,打趣着李无道。

    “道长算得真准,我们真的有血光之灾,只不过今天道长出门时有没有算到自己会有无妄之灾?”

    李无道嘴角抽搐,说完上前就是逮着甄缺德一顿毒打,一群武道社的菜鸟很有默契的围成一个圈,一个个神色怪异,左顾右盼。

    半晌后,李无道心中的委屈一扫而空,终于舒服了,“很遗憾,看来道长今天出门没有给自己算上一卦。”丢下这一句话,李无道趾高气昂的带着一群菜鸟走了,留下衣衫不整的甄缺德呈现一个大字躺在地上,脸肿得和李无道有得一拼,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苏离早早下了山,在山脚下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饭,坐上回市区的大巴车,此刻正坐在靠窗的位置闭目养神。

    突然间,苏离胸口一烫,让苏离睁开了双眼,目光如电扫视八方。

    大巴车正在快通道上,车流量很大,苏离也没有任何现,只是伸手摩擦着一枚如羽毛般的玉质吊坠。

    “方才那种感觉,是因为感知到了当年逃走的那一人吗?”

    苏离自语着,这一枚羽毛是当初那一尊鸟人身的神灵给予自己的,不仅能够帮助自己抵挡真身境大成强者一击,更是能够带苏离找到当初逃走的那一人!

    方才的羽毛突然间炙热如烙铁,绝对是感应到了当年逃走那一人的气息,也就是说方才那人距离自己很近!

    只不过这种感觉只出现片刻就消失不见,说明那人已经出了羽毛的感应范围。

    苏离看着四面八方的车流,一时间也是有些无奈,但苏离却笑了,“不过既然还在山城,那我相信迟早会再次感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