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22章 各取所需(求收藏求推荐票)
    苏离以自身气血牵引着廖宏一身气血,完成了九次换血,九次换血之后,短时间内连续对身体的修复与强化,让廖宏呼吸开始平稳,胸口不断起伏,看上去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但在人还没有醒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苏离也不怕廖宏好了之后将换血的功法传出去,原因很简单,这一个换血的过程都是苏离以自身气血牵引廖宏完成的,也就是说,廖宏能够挥出来换血九次之后的实力,但却不知道该怎么样将这种方法传授给别人。

    能够以自身气血牵引廖宏体内的气血完成换血,这也是因为苏离传给廖宏的功法只是基础的功法,百战诀,一种军队中武者修炼的功法,九次换血之后也不过才增长九百斤之力。

    前世苏离就是以这百战诀换血四次之后开始的易筋,这是一个没有明显优点,但也没有致命缺陷的功法,适合普及。

    “咳咳,我欠你一条命!”正当苏离想着事情时,床上躺着的廖宏猛然睁开眼睛,身子力想要一跃而起,只是太过高估了自己的处境,牵动伤势,嘴角溢血,一脸正色对着苏离说道。

    “我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罢了,我救你一命,你替我掩埋这一件事,互不相欠。”

    苏离有些诧异,眼前这家伙还真是命硬,伤势重成这样,哪怕有着昙花一现激出他的生命力,再有九次换血之后的强化与修复,可能够这么快醒来,也是出乎苏离意料。

    廖宏神色有些沉默,感应到了自己体内那汹涌奔腾的气血,但现在伤势又还没有恢复,这种虚弱与强大同时并存的感受让廖宏有些不适应。

    廖宏自信,一旦自己伤势恢复,自己的实力绝对比起受伤之前全盛时期的自己更加强大!

    “砰!”

    “哼!”

    廖宏挣扎着起身,眼中露出狠辣,毫不犹豫的向着自己的肺部按下!

    剧烈的疼痛让廖宏额头浮现汗水,出一声闷哼,原本肺部已经开始修复的伤势再一次被撕裂开来,血液瞬间流淌出来。

    “伤势太轻了,会让人怀疑。”廖宏也没有管苏离听没听懂自己说的意思,自顾自的说了一句。

    苏离看着廖宏这般举动,却是没有任何异色,只是感叹了一句,这廖宏也是一个狠人,“你也知道,你的伤势太重,换做常人必死无疑,为了让你活下来,我以秘法激了你的潜力,同时消耗了你的寿命。

    也就是说,今后你再想要在武道上有所进步,都需要付出常人十倍,百倍的努力。

    不过在接下来的七天中,你的实力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进展,是以你这一次疗伤后所剩余的潜力与寿命推动的。“

    苏离估摸了一下,以昙花一现秘法,激出廖宏的潜力与寿命,这一部分激出来的潜力与寿命不管有没有在这一次疗伤中消耗干净,剩下的部分都不可能再返还给廖宏了,这一部分残余的潜力与寿命能够推动着廖宏的实力更进一步,想要达到媲美锻骨境的程度应当不可能,可让廖宏达到易筋圆满还是足够的。

    易筋圆满也就是此界武道中的暗劲大成的实力,配合廖宏明劲大成,再有换血九次圆满之后的加成,廖宏可以说是锻骨化劲之下最强的一批人了。

    毕竟廖宏比此界的武者多出了一道换血的步骤,一身力量在明劲中比起其余人多出千斤之力,起步就比别人高,到了暗劲之后,自然是步步领先!

    “不管怎么说,只要还能够活着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对了,我还能活多久?”廖宏装作不在意的模样,但哼哧了半天,还是一脸纠结,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苏离哑然失笑,“我不知道,这要取决于你自己,比如说你要是能够活到一百岁,那么除去你现在的岁数,再减掉这一次为了疗伤所消耗的二十年以上寿命,剩下的时间就是你能够活的时间。”

    闻言,廖宏有些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四十岁,但其实我现在的年纪应该算是六十岁以上了吧?这要是我只能够活六十一岁,那我就只有一年的寿命是吧?”

    这种说法对廖宏来说实在是有些玄幻了,感情这还真是看命!外加运气,运气不好,或许明天自己就大限已到。

    “就是这么个意思,还有,我不反对你为了演戏更真,加重自身伤势,毕竟你演得越像,我就越能够从这一件事中摘出去,但是...”说到这里,苏离顿了顿,这才道,“你能不能等出了山再加重自己的伤势?这里到寨子里可是有四十里出头的路,你这一副样子怎么走过去?”

    廖宏脸有些烫,好在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倒也不至于被看出来,方才只想着伤势恢复太快容易露出马脚,哪里想到这种小事,此刻被苏离一说,廖宏上下打量着苏离,露出一个笑容道,“这不是还有你在嘛。”

    苏离看着廖宏脸上那种贱贱的笑容,嘴角抽搐,要不是这一次的事情需要廖宏将自己摘出去,眼前这个人明年这时候坟头草都有一人高了,哪还有功夫在这和自己贫嘴。

    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的苏离直接拎着廖宏的脖子,一步迈出八九米,向着寨子方向赶去。

    虽是拎着廖宏的脖子,但苏离也是害怕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廖宏嗝屁了,度虽然很快,但却十分平稳,没有让廖宏感受到太大的颠簸。

    此刻的廖宏已经没有心情去考虑自己被一个年轻人拎着脖子会不会太没面子了,一阵阵疼痛从肺部传来,如同火烧一般,廖宏强忍着不出声,后背已经被一层细密的汗水打湿。

    “对自己倒是挺狠的,可惜就是脑子缺根筋,要是对别人也狠一点,也不会落得现在这副模样,也不知道经过这一次教训之后,会不会长点记性。”苏离瞥了一眼强忍着疼痛的廖宏,随即不再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