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十八章 难得糊涂(求收藏求推荐票)
    回到寨子中,苦着一张脸的捕头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了廖宏,让廖宏神色阴晴不定,陷入沉思,“该死,马上和我进山!”廖宏算是明白自己上司怎么会这般恼怒呵斥自己了。

    一群新人有些不满,满是不情愿的随着廖宏进山了。

    “没有任何的神力残留,有些不对劲。”一路上,廖宏等人根据得到的消息,不断向着深山中走去,沿途没有发现丝毫线索,一群大活人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

    抬头看向远处半山腰正冉冉升起的炊烟,廖宏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两次出事,这青年都牵扯在其中,排除掉所有不可能之后,剩下的哪怕再怎么不可思议,那也必定是真相!”

    “只是第一次死亡的那些人身躯上确实残留着神灵独有的神力,而现在失踪的第二批人还没有见到尸体,无法判断是否是被神灵所害,但这青年的嫌疑在目前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廖宏自言自语,吩咐着身旁的一群新人道,“都打起精神来,小心一些。”

    “是。”一群新人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见状,廖宏皱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这些人和自己非亲非故,出了事也轮不到自己伤心。

    “队长,要我说,直接将这小子抓起来,严刑拷打之下,不信他不交代清楚。”樊川现在只想着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直接提出建议。

    “我怎么做事,轮不到你来教我,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工作。”廖宏不喜的看向樊川,对樊川这种草菅人命的心态很不满。

    “不管如何,如今你的嫌疑最大,总归要先试探一二。”廖宏可是老江湖了,本着小心没大错的心态,决定先试探一下苏离。

    正在木屋空地外的苏离,远远就看见这一群人过来了,心中有些不耐烦,“还真是没完没了。”

    但现在的苏离还不想与官方作对,只能够将心中的不耐烦收起来,露出一脸的疑惑,快步上前道,“你们怎么又来了,都说了人参不卖。”

    “我们来不是为了人参的事,你犯下的事已经事发了,老实交代吧,三天前进山找你采购人参的那一群呢?”廖宏阴沉着一张脸,配合周身散发的气息,瞬间就给人一种可怕的压力,足以让胆小者一五一十将自己犯下的事交代清楚。

    “我这些天一直在山里,没有见到人过来。”苏离没有受到影响,直接否认了。

    在苏离说话间,廖宏死死盯着苏离的面目表情,盘问了一阵之后,廖宏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对,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真是我多疑了?”

    转身准备离去,不管怎么说,苏离还是有很大的嫌疑,可廖宏等人只负责神灵,至于苏离,自然会有捕头和小吏将其带回去进一步的询问。

    忽然,已经走出去几步的廖宏如遭雷击,身躯一震,回过身,看似十分随意道,“你有没有觉得你表现得太过平静了?”

    是的!廖宏终于察觉到那一丝不对劲出现在哪里了!

    苏离面对自己等人的盘问太过平静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异样情绪!

    要知道廖宏方才上来就先声夺人,身为暗劲强者,一身气息何等骇人,面对一个普通人时,对方却在自己的气息压制下表现的这般平静!

    这本是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已经转身离开的苏离身子顿了顿,转过了头来,面无表情的看向廖宏一群人,“那你觉不觉得有些时候,太过聪明也并不是一件好事?糊涂一些不是对大家都好吗?为什么你们非要找死?”

    一群新人现在哪怕反应再迟钝,也是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个身躯紧绷,盯着苏离的一举一动。

    “那你承认人是你杀的了?那么你的身份呢,神灵的神侍?”

    廖宏没有半点紧张,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好奇的询问着。

    神侍,神灵的护卫,攻伐无双,战力恐怖!

    任何生灵全身心投入神灵麾下,神灵赐予其功法,都会转化为神侍,一种生命本质仅仅弱于神灵存在的种族!

    每一尊神灵修炼的功法都不同,功法伴随着神灵诞生而诞生,而其余生灵修炼了神灵赐予的功法,就会转化为神侍,拥有自身的思想,但却永远不能背叛神灵,神侍就是神灵最信任的属下!

    “这你可就猜错了,之前的一批人确实不是我杀的,至于那一尊神灵,也早就被我斩杀,而后面一批是我杀的,至于原因却是不重要了。”苏离与廖宏之间的对话似老友间的叙旧,没有半分剑拔弩张的气氛。

    廖宏一愣,然后苦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寻找了这么长时间,却没能再发觉这一尊神灵的气息,原本还以为这一尊神灵已经离开了,没想到是被你斩杀了。”

    现在的廖宏有些后悔了,隐隐感知到了危机,“我太自作聪明了,要是方才我不拆穿你,等离开此地回到山城分部,那你必死无疑。”

    苏离神色平静接过话道,“不,事实上,从你们来这里的一刻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你们活着回去。”

    廖宏也是没有想到苏离居然会说出这样一个答案来,心中发冷,“此人杀伐果断,今日怕是难了。”

    “所有人听令,撤退!”廖宏知道今天麻烦了,这一群新人留下来也只是拖累,不如让其离开。

    说实话,廖宏是没有战胜苏离的信心,但也没有自己会输的感觉,只是感觉眼前的青年看不出来深浅,而自己这一次是负责带一群新人历练,一旦这一群新人出事,自己也免不了受到处罚。

    “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樊川跳了出来,鼓动着原本准备退去的一群人。

    樊川十分自负,自己距离暗劲不过一步之遥,其余几人也是明劲大成,再加上暗劲的廖宏,还怕眼前这与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

    “退下!”廖宏气炸了,要不是感受到苏离的气机将自己锁定,现在廖宏就恨不得上前给樊川两个大耳刮子。

    “你只是负责带队,保证我们的安全,至于决定完全可以由我们自己决定,你要是对我不满意,大可上我樊家,找我爷爷,我倒要看看,你面对我爷爷的时候,还敢不敢再这样说话!”樊川压抑已久的情绪也是爆发了,双眼布满血丝,丝毫不落下风的与廖宏争锋相对!

    转过身看向其余新人,樊川冷笑一声道,“你们愿意退吗?虽然明面上没有人说,可我想大家都能感受到其余人对我们的不屑,认为我等不过是温室中的花朵,今天我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我等也是武者,也能抛头颅洒热血!一旦今天我们退了,那其余人势必会更加的看不起我等。”

    一群新人被说动了,老一辈的武者都是自尸山血海中一步一个脚印爬出来的,而现在这一代武者无论是资源还是修行环境都比老一辈好太多了,不需要如老一辈武者为了提升一点实力竭尽全力,与人斗,与豺狼虎豹斗,导致不少青年一代武者仅仅只是空有境界,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被一众老辈武者看不起。

    其余新人也是沉默了,自然能够感知到老一辈的武者对自己这些人的不屑,包括廖宏又何尝不是看不起他们。

    明明自己一群人都是明劲大成,距离廖宏的暗劲不过一步之遥,未来自己等人的潜力也远远超过了四十来岁才是暗劲修为的廖宏,但廖宏就是看不起自己等人!

    一群人被樊川的话刺激到了,相互对视间,眼中都是浮现出一抹坚定,没有一个人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