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你是什么神 > 第十七章 廖宏的怒火(求收藏,求推荐票)
    丛林中,苏离正在埋头挖着人参,上百亩的人参挖起来也需要不少的时间,毕竟人参不是萝卜拔一下就出来了,人参的完整不仅关系到人参的价值,还有药力的完整度。

    苏离动作已经很快了,一天下来也就挖了三亩地,挖出一百一十株人参。

    山城终归不适合人参生长,尽管这一批人参活了下来,可每一亩地最终成材的人参不过数十株,换做是在幽州,一亩地少数也能有上百株人参活下来。

    做了一顿不算丰厚但分量十足的晚饭犒劳自己,吃饱喝足之后,苏离开始服下人参,开始了修炼。

    只是一开始,苏离整个人身体表面就开始溢出一丝丝的血液,这些血液呈现暗红色,并带着些许异味。

    这些都是血液中蕴含的杂质,换血境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不断换血的过程,旧的血液被换掉,新生的血液蕴含更加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刷周身,让苏离的整体素质不断提升!

    “轰隆!”

    沸腾的血液如一头怒龙,咆哮着在苏离血管中奔腾!

    血液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苏离周身的温度越来越高!

    一股股血液在剧烈的运动下开始分离,旧的血液开始掉队,然后蒸发,化为血雾,融入苏离周身,强化着苏离的身躯,而蒸发的血液留下的残渣则是极少数的暗红色血液,这一部分血液对身体有害,逐渐被排出体外。

    每一滴血液越来越沉重,如同铅汞,散发着朦胧的光芒,一缕缕金色的血液混杂在血液中流淌。

    “第五次换血成了,当第九次换血时,全身的血液超过一半都会化为金色,一身力量足有九千斤!”苏离睁开双眼,唯有完美的筑基,身躯才会发生这种变化,当完成换血,易筋,锻骨之后,就可开始初步凝聚龙象真身!

    在后期,特殊体质或许不能够给修炼者带来什么帮助,可在前期时,特殊体质与寻常人的差距却是巨大无比!

    有人就算没有修炼,可却天生神力,力可举鼎!

    龙象镇狱诀的强大,不仅在与修炼上,最根本的目的是让修炼者脱胎换骨达到更高的生命层次!

    如苏离,不过是普通体质,而通过修行龙象镇狱诀却能够将苏离的体质逐渐改变,化为龙象真身,修行起来一日千里!

    第三天,中年人的家人报了案,中年人已经失踪三天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期间这家人也来询问过苏离,中年人走的时候就告诉过家里人,说是收了钱,带城里的大老板进山找苏离谈生意。

    哪知道一连三天都没回来,一家人开始慌了。

    寨子中的捕头和几个小吏也慌了,这才多久点时间啊,怎么又出事了?!之前好几年不也什么事都没有。

    捕头和几个小吏了解到了情况,带着人进山,询问苏离中年人一行人有没有来过,苏离自然是否认了。

    没有丝毫线索的捕头苦着一张脸,通报了上级,要求加派人手。

    “哼唧!”

    丛林中,一头野猪惨叫,倒在血泊中,身子还在抽搐着。

    赫然是还未离去的廖宏一行人,作为华国武道殿堂的人,廖宏自然知晓一尊神灵有多么的珍贵,就这样与一尊神灵失之交臂,廖宏有些不甘心,因此这段时间内,廖宏都是带着一群新人在寨子附近的深山中度过。

    ‘队长,看来这一尊神灵已经离开了,这么多天了,都没有寻找到丝毫残留的气息。“队伍中的一个女孩语气有些抱怨,这几天都是风餐露宿,对武者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几天都没洗澡,这让一向爱干净的周琳有些受不了。

    “是啊队长,与其将时间耗费在这里,说不定都能找到另一尊神灵了。”其余人也是受不了了,不准备再陪着廖宏寻找下去了。

    看了一眼众人的神色,廖宏心中冷笑道,“真是天真,要不是这一次我带着你们执行新人任务,以此地出现神灵踪迹的消息传出去,还能够有你们的份?真当神灵是大白菜?”

    此地出现神灵的消息已经被廖宏上传了山城分部,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别的武者前来争抢,只是因为山城分部将这一次的事件当成考核这一群新人的任务了,其余武者不得插手!

    廖宏毫不怀疑,一旦自己等人离去,立刻就会被视为任务失败,下一刻山城分部就会有强者到来屠神证道!

    看着这一群新人,廖宏心中不可避免的生出些许羡慕,早年的修炼环境可没有如今这般好,也就是近些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地灵气逐渐开始复苏,虽然每一年提升的浓度并不大,但是每一年都在逐步上升,这样的环境让种植武者修炼所需要的药材变得简单许多,同时有着天地灵气的存在,也让这新一代的武者生来资质就比起老一辈的武者强,修炼也比起老一辈武者修炼更加简单!

    更是随着天地灵气的复苏,有记载于古籍,神话中的神灵开始重新出现!

    只是神灵的数量相比起武者来说,数量就太少了,这一群新人根本不知道神灵代表了什么!

    “你们要是受不来,可以离开,我会重新向分部申请为你们调换一位队长。”廖宏满不在乎,在这些新人看来,跟着自己吃苦受累,但廖宏又何尝不是对这些新人失去了耐心。

    被廖宏这样一说,一群人脸色都不好看,却没有人离开。

    “该死的,我不到二十岁,如今随时可能踏入暗劲,你算什么东西,胆敢这样辱我!”壮硕男樊川不仅自身实力不弱,其家世也是不一般,族内有化劲坐镇,被一个区区暗劲如此接二连三的呵斥,已经让樊川隐隐压制不了自身的情绪了,下一刻或许就将爆发!

    “叮!”

    一阵铃声响起,廖宏止住了话题,接起了电话。

    这电话都是特制的,哪怕在这样的深山老林中也有信号,不像是寨子中的捕头和小吏,因为打不通苏离电话,不能传唤苏离回寨子了解情况,只能够苦哈哈甩着两条腿上门询问。

    “廖宏,你们要是解决不了落鹰寨的事件就直说,分部中有不少人等着这个机会!”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对面的人十分不满。

    没有给廖宏说话的机会,对面的人直接挂断了电话,让廖宏脸色阴晴不定,“看来我在山里这两天外面发生了其余我不知道的事情。”

    廖宏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是谁,那是自己的上司,也是为自己争取来这一次落鹰寨事件的人,不然自己一个没有背景的人,凭什么现在可以四处搜寻着神灵的下落,早就被其余人给顶替了。

    如今自己的靠山却是呵斥自己办事不利,让廖宏心中凛然,这可是一个危险的讯号,一旦自己办事不利,那么这落鹰寨的这一尊神灵可就与自己没有关系了,廖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一尊不知所踪的神灵又出现了!

    “回寨子!”

    廖宏满脸寒霜,可怕的气息肆无忌惮的倾泻出来。

    即将处于爆发边缘的樊川直接被廖宏身上爆发出来的恐怖杀机惊醒,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一下子就让樊川心中的怒火消失不见,整个人眼神阴翳,不敢再多说什么,老老实实跟在队伍后方,心中却是想着等回去后,怎么样弄死廖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