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九章 落脚
    不远处的街边,停着一辆极其不显眼的黑色轿车,那位带着眼镜的女人走到车前,将伞收起,钻进车的后座。然后气呼呼的“咣”一下摔上车门。

    后座上,坐着一位少女,她看着一脸怒气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蛋花饼......:“怎么了吴姐?”

    被称作吴姐的女人甩了甩沾在头上得几滴雨水:“碰到个不懂事的臭小子,来气。”她说到。

    “哦。”少女应了一声,她拎着手里分量似乎不那么足的蛋花饼,立刻明白了刚刚生了什么事,看着还在气头上的吴姐,她也只能露出一副甜甜的微笑:“别放在心上,我只是想尝尝味道,又不是饿了,少点就少点吧。”

    不过这话显然一点作用都没有,按照这个强势女人的性格,这股气怕是一时半会也消不了了。

    少女很聪慧的不再说话,她低下头小口的吃起了蛋花饼,可能是因为开车时吃东西会影响消化,所以这辆车就这么一直安静的停着,车内开着暖风,轻柔的音乐中,香甜的味道很快弥散开,少女感受着舌尖上暖意,无意间抬起头,透过车窗和细雨,她看到了那多彩变换的灯光下,刚刚的那位少年无比珍惜的将蛋花饼塞进怀里,低下头,沉默的走入冰凉的雨中......少女一时间愣住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漂亮的眸子逐渐明亮起来。

    ......

    ......

    许白焰小跑着穿过了街头,他来到了一间已经关门了的店铺前,拍落兜帽上的雨水,坐到了台阶上,屁股下面的岩石很凉,但是过一会就应该会被捂得缓和些。

    他想着,掏出了怀里的蛋花饼,很热,甚至有些烫,他开心的用两只手来回颠倒着这散着香甜气息的玩意,过了一会,他的皮肤终于适应了这个温度......许白焰拔开了那层薄薄的塑纸,咬了一口。

    冰冷的雨夜里,他笑了......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真实的,就比如这个蛋花饼,真的很好吃。这一瞬间,许白焰似乎显得很满足,虽然外面有点冷,虽然这几天的经历有些荒唐,但是这蛋花饼却是真真切切的不错,他感受着双手传来的有些微痛的温度,想了想刚才小巷里那个胖子飞在半空中的样子,又想了想那个臭脾气老女人最后难看的嘴脸......他笑的更开心了,于是,他大口的咬了一口蛋花饼,让那软软的口感灌满口腔,他望着离自己只有半米的雨幕,远处铺天盖地的楼宇,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也淌出了两行泪水。

    “你们两个听到了么......真的很好吃......”

    他对着夜空嘟囔着,好悬泣不成声。

    这一幕,清晰的落在不远处车中的少女眼里,她看着满嘴塞着蛋花饼的许白焰,一边吃着,笑着,又哭着,她没法理解为什么一个被吴姐形容成“小兔崽子”的少年能一瞬间哭成这个样子,但是这个场景让她也莫名的跟着鼻子一酸,就好像是完全陌生却也能感同身受,这一刻,少女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那个困扰了自己半年的难题终于有些松动了。

    于是,她也学着对方,大口的将蛋花饼塞进嘴里,并拍了拍身旁还在气头上的女人......

    “吴姐,有空查查这个......'小兔崽子'。”她在对方惊讶不解的眼神中说道。

    ......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清晨,阳光穿透云层,又挤过楼顶,落在许白焰身上已经所剩无几。

    这一整晚,许白焰就这么在这间店铺门口睡了过去,事实上,他也没在这待多久,因为当时走出小巷就已经很晚了,算下来,他也只不过呆了几个小时。

    经过一夜细雨的冲刷,街道上的温度似乎比昨晚还要寒冷些,那些阳光就像是虚幻的假象,没有一丁点温度。

    许白焰将兜帽扣在脑袋上,拉紧了领口,走下了台阶,也许是寒冷让他的感觉有些退化,反正昨夜那些打在身上的拳脚和后背挨的两棍子,似乎已经不那么疼了。

    经过几条街,许白焰很快又找到了一块地图,他走过去,将配套的插口插进自己的颈后,开始再次寻找起住处来。

    昨晚小巷里的那一场打斗让他已经没有办法在附近的街区再住下去了,因为那群小混混肯定不会忍气吞声的就这么算了,这若是以后碰到了,又得挨打不说,万一他们去房东家里乱打乱砸的,那自己可是肯定赔不起的。

    所以,许白焰准备趁早找一个差不多便宜,但是离这里远一点的地方。

    而就在他刚刚输入搜索条件后,许白焰的眼睛一亮。因为他很好运的碰到了一间刚刚登记在地图上不久的租房信息。

    便宜,位置也较远,而且......似乎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太脏乱。

    这种事情对于许白焰来说,无疑就属于惊喜了,果然,霉运不可能一直待在身边,于是许白焰立刻拔下插头,按着地图给出的路线就杀了过去。

    经过几趟列车,许白焰终于来到了地图上的地点。这是一条有些偏僻的街道,没有那么多密集的建筑,一些汽车偶尔从马路上驶过,周边的小店冷冷清清,正因为这样,这里给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

    许白焰跟着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那个出租的房间。几乎是在一栋公寓楼的顶层,刚刚乘坐上升电梯时,透过玻璃甚至能看到远处环城河的另一边。

    而此刻,许白焰正通过房间门口的“登记系统”办理着入户手续。

    “神经信息技术”的确给人类带来了无穷的便利,起码从租房这件事是就能体现出来,不需要过多的操作,也不需要什么繁杂的合同签字,甚至如果房东愿意,他都不需要看一眼自己的租客是个什么样的人,只需要将自己的要求和租金输入门牌,等到租客前来,将插头连接上,系统就会自动的为双方办理好一切。

    而与此同时,在这栋建筑的对面,吴姐一脸不爽但又无奈的接通了电话:“喂,告诉小姐,那臭小子已经住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