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八章 细雨和蛋花饼
    曾经离渊漫不经心的说过,在危险面前,每个人的表现都是不一样的。倔强的许白焰和那群小混混自然也不一样。

    所以,在这狭窄的小巷里,一切似乎突然陷入了寂静。人们看着许白焰紧紧握住铁管的手,那锃的白的关节,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许白焰此刻根本来不及琢磨自己的身体到底生了什么,总之他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敲断骨头,所以,借着这股子来历不明的力量,他猛地站起身来,顺着铁棍抓住了胖子的胳膊,后腰就像是机械轴承一样凶狠的拧了起来.......就是这一扭竟带出了极大了力量,胖子直接被抡的双脚离地,变成了一颗肉呼呼的铅球,惨叫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撞进了远处的垃圾堆里。

    而那跟铁管也“咣当”一下掉落在了地上。

    人们都傻眼了,他们自然都知道这个胖子到底有多重,哪有人会随随便便就把他扯飞到半空中的,一时间,各种稀奇古怪的推测全都冒了出来,这家伙不是什么在执行任务的特种兵吧,他那条瘦不拉几的胳膊难道是裹着人造皮革的军用义肢,总之,这群混混都知道,这小子不是那么容易摆弄的。

    在这个圈子里,有一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准则,那就是欺软的同时,也得怕硬,的确,凶狠不服输的脾气能为你赢得更多的尊重,但是却赢不来更多的食物,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然后转头就跑,几个还算是有点义气的家伙路过垃圾堆旁时,将那个胖子拽起来,架在了肩上。

    不出几秒,所有人就全部一哄而散,只留下还站在原地的许白焰,他痛苦的咬着牙,直到确认了那群人真的已经离开了,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而那股力量,也在刚刚探出头后,就立刻消散在肌肉的缝隙里,只留下了火烧一般的疼痛。

    许白焰呲牙咧嘴的忍受着,并且暗自庆幸,最后自己那脑子热所带出来的一股子虎劲。

    在“机动警员”考核的宣传广告中,他见识过了无数的人在一瞬间制服歹徒的画面,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将那个胖子抡飞出去是多么的令人难以置信,他只是觉得,那是在愤怒和紧张中,所有人都会爆出来的很正常的“底力”,毕竟狗急了都能跳墙,更何况人。

    不过......虽然拼命的抵抗保护住了自己的钱包,但今天这房子怕是租不成了,满身的泥巴,还带着点血,大半夜的以这个形象去租房,怎么可能会有人租给你。

    许白焰无奈的垂下了头,就这样,他在这无人的小巷里,安静的坐靠着墙边,看着头顶那些密密麻麻,根本就接触不到阳光的阳台,傻傻的着呆。

    几十分钟后,等到身上的疼痛终于消散了点,他才艰难的爬起来,扣上了兜帽,走出了小巷。

    他根本没注意到,那根角落里的铁棍,就在当时自己握住的地方,已经隐隐的被捏的凹陷了进去。更加不可能知道,远在万米云层之上,一根有些生锈了的铁针正以惊人的度划破夜空,它焦急的寻找着,却又再也捕捉不到刚刚那突然出现,又立刻消逝的气息。

    ......

    ......

    旧城区的街头依旧很冷,经过了这场闹剧后,时间已经来到了午夜,马路上的人影已经渐渐稀薄,细雨穿过巨幕广告,被染的五颜六色,却也让光幕中的少女不断的闪烁着,那张绝美的脸变得像是梦里的妖魔。

    许白焰低着头,将手插进兜里,不舍的握着那仅有的热气。琢磨着今晚自己应该如何度过。

    突然,这清冷的雨水中,他似乎闻到了什么......

    淡淡的,一种暖阳阳的香甜。

    他顺着味道望过去,视线穿过讨厌的霓虹灯,看到了一间街边的小店。

    那是在所有关于旧城区的画面中,都能看到的一种小吃,蛋花饼。

    当然,里面不可能有什么真的鸡蛋,那只是一种看起来有些相似的合成食材,但是比起那些欺骗味蕾的合成餐来说,它却显得无比的真实。

    许白焰咽了口唾沫,他穿过雨帘,来到了橱窗前。

    “给我一个......”他说到。

    窗口内是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她笑着看着许白焰:“呵呵,运气真好!”她说,并把剩下的所有淡黄色液体倒入了一旁的机器之中。

    看来自己是最后的一位顾客了,许白焰看着那明显要比正常的一份多上好多的分量,不由的笑了笑......也对,哪有人会一直运气那么不好。

    可就在这时,几滴雨水落在了自己的肩上,他怔了一下,转过头,看到了一把正在被人收起来的黑伞......而伞下,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

    4o岁上下,一身得体的正装,眼里透着些精明,干练,和不近人情。

    “我要一份。”她淡淡的说着,连看都没有看自己身旁的这个少年。

    橱窗内的老太太显得有些为难,她看了看已经见底的容器,很歉意的说:“真不巧,最后一份了。”

    女人皱了皱眉,她转过头用余光看了看身旁的许白焰,由于她穿着高跟鞋,所以看起来比对方还要高出一截

    而紧接着,她便掏出了手机,很随意的往一旁的扫描仪上一划:“不用找了......”她说到。老太太从橱窗里看了眼钱的数目,表情一惊,很显然,她收到的肯定远远出了一份蛋花饼的价值。

    许白焰看到这一幕后,显得十分的不高兴,心想,没钱的人讨厌,怎么有钱人似乎更加的讨厌。

    所以,他极其不爽的望向了这个女人,用一种义正言辞的语气说道:“我先来的。”

    女人一愣,她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这个身上湿漉漉,还有些脏的臭小子,下意识的心想,这人脑袋有病吧。

    就在这时,“叮”的一声,热气腾腾的蛋花饼出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