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七章 那夜微风入骨
    阿明说的总是没错,虽然那个家伙连根头都不长,还有些肌肉萎缩,打架时一点用都没有,但是在附近所有的混混圈子里,他却有着极高的话语权,因为那小子仿佛有一种看破一切的能力,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这场架该不该打,怎么能打得赢,他脑后随便插上一根数据线就能黑进保安的系统,用几个新手就能把整个街区的警察耍的团团转,有他在,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轻而易举,他说的话,也基本都会变成现实,甚至有的小混混私下里吹牛的时候,会神叨叨的称其为“先知”。

    ......

    许白焰自然是不知道阿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只紧贴着墙壁,看着前后两伙人一点点的向自己聚拢过来,想着怎么脱险。

    其实这根本就不用想,因为这种情况下一般只有两种选择,其一是很识相的交出自己的“资金账户”,另一种是等对方把你按在地上,将手机的插口插进你的颈后,揍到你同意授权转账为止。

    果然,从码头一直尾随着许白焰来到此处的一个胖子走到许白焰身边,他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掏出兜里的手机对着他晃了晃,那意思是“你自己来?还是我们动手?”

    而下一秒......

    回应他的,是一记毫无预兆的头槌。

    “噹”的一声,很沉闷,在狭窄的小巷里却格外的清晰......

    此时此刻,许白焰已经确信自己没有跑掉的可能,但是他也没有萌生出一点惊慌失措,反而觉得有些郁闷——老子刚刚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楼被炸了,兄弟朋友没了,工作丢了,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区,忍着好几个小时的呕吐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而你们这群混蛋竟然要抢劫我?如果你们知道我这几天的经历,你们还下得去手么?

    他气呼呼的想着,这一记头槌准确的撞到了胖子的鼻梁上,对方直接捂着鼻子栽倒在地上,出杀猪一样的嚎叫声,而许白焰的兜帽也被震落,露出了满是伤痕和血痂的脸。

    一时间,旁边的所有人都愣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瘦了吧唧的小子竟然敢突然的反击,那股子不管不顾的虎劲好像根本就没在意周围围着这么多人,而且,这小子脸上的伤痕是不是也太惨了点,他是刚被别的街区的人揍过么?

    “妈的,愣着干嘛?给我干他!”

    正当所有人都还在愣神的时候,倒在地上的胖子嗷的一嗓子喊道。

    这一嗓子让所有人都缓过劲来,虽然这小子的脸看起来有点恐怖,但是自己这么多人,不可能会被一张脸吓到,所以随着这声怪叫,周围的人一拥而上......许白焰的后腰先是结结实实的被踹了一脚,紧接着,肩头和胸口也挨了数拳。

    混乱中,许白焰艰难的护着自己的脑袋,那群混混显然是经常进行这种一群人打一个的运动,彼此之间配合的十分协调,几乎一拳刚刚离开他的身体,一脚就紧接着踹来,有版有序,连绵不绝。

    许白焰一声不,沉默的承受着这所有的攻击,偶然间......他从缝隙里看到了人群外,挣扎着要爬起来的胖子,他擦着鼻子里流出的血迹,一副骂骂赖赖的嘴脸。许白焰皱起了眉——明明是你们要抢劫我,而且是你先动的手,那我打你就是应该的,你凭什么生气?

    他执拗的想着,虽然听起来有些在理,但是却显得十分的可笑,哪有人在打架挨揍时还想着这些。

    可是许白焰就是这样的一个倔强到了极点的家伙,似乎在他的眼里,一切都应该有个道理,即使是在挨揍的时候也一样,所以,人群中许白焰突然的撤开了护住脑袋的双手,漫天的拳脚之下,他半跪在了地上,脚尖死死蹬着地面,猛地往前一窜,就像是刚才的一记头槌一样毫无预兆,他用坚硬的头部顶开了面前的人群,一下将刚刚站起的胖子扑到。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和其他两个区域比起来,旧城区就像是一个混乱的菜市场,这里有着名贵的真正食材,也有着过期的合成食物,所以,这里拿着微薄社会救济度日的孤儿们也不在少数,就像是这群小混混,许白焰知道,他们多数也是孤苦伶仃,或者是不忍酒后家暴而逃到街头的人,本质上,他们与自己的遭遇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是苦难不能成为你们抢劫的理由,你们也可以去工作,就算是不能工作,那也可以去当学徒,有着那么多生存下去的道路可走,总之,不能抢劫,最关键的是,不能抢我,因为我已经没什么可抢的了。

    他气呼呼的想着,又一拳打了下来,直打的那胖子淌下了眼泪,这种一边揍人家一边想着各种说辞的行为,颇有一种嫖完了劝人家从良的蛋疼作风,但是许白焰却觉得无比的合理。

    ......

    可正当第三拳已经举起,还未落下的空挡里。

    许白焰似乎听到了一阵破空声,他背后脊梁瞬间泛起大片的鸡皮疙瘩,一道烈风呼啸而至......下一秒,一根铁棍就已经抡圆了砸到了自己的后背上。

    “砰”的一声,听的人心里一阵抽搐,许白焰的衣服似乎被灌进了一股风,瞬间腾起,又无力的落下。

    剧痛,一股几乎让人晕厥的疼痛将许白焰掀翻,他痛苦的蜷缩着,连哭喊声都不出来。

    人群中,一个小混混拎着不知从哪捡来的铁棍,呼呼的喘着粗气......

    这时,那个被许白焰打的惨叫的胖子挣扎着爬了起来,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臭小子骑着揍,这对于他来说无疑就是侮辱,胖子眼里露出了一抹凶光,他一把夺过同伴手中的铁棍,高高举起,“咣当”的一下,又一次砸到了许白焰的后腰上。

    由于带着怨气,所以这一下几乎是牟足了全身的力气,隐约间,人们好像听到了一丝骨头碎裂的声音,而胖子似乎还不解气,他又一次将棍子高高举起......

    周围人都慌了,这么打下去,怕不是要出人命,于是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连忙冲上前,试图夺过铁棍。

    但是依旧晚了一步,那根铁棍凶狠的落下,撕破夜里的空气,呼啸着,冲着许白焰砸去。

    这一刻,许白焰猛地睁开眼,他的瞳孔紧缩了起来,盯着瞬息而至的铁棍,一股本能的危险意识在脑袋里炸开,他知道,这一棍子足够砸断自己的骨头。

    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周围的一切似乎缓慢了下来......那股本能的危机感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们呼喊着,嚎叫着,随后,一种莫名的力量从许白焰的骨头缝里钻了出来,就像是那个夜晚,枪林弹雨里,老不死的那一挥手所带出的奇怪微风,它们喷涌而出,覆盖了骨头上的裂缝,跨过密集的血管,融入到了许白焰身体的每一丝肌肉之中......

    与此同时,环城河的另一边,那栋已经被烧毁的大楼废墟之上几块碎石悄然滚落,一抹光亮似乎受到了什么召唤,瞬息闪过,直直刺入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