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五章 河那边
    终于,人们还是选择忘却了那夜的火光,毕竟它所带来的补偿已经远远出了它应有的价值。

    ......

    黄昏时分,环城河岸码头。

    贫民区的邮轮班次很少,大多数都是货轮,它们来往于各个城区,运送一些廉价作坊里的工艺产品,这些小玩意会被集中送进大大小小的商铺中,在华丽的灯光下,卖出原来几倍甚至十几倍的价钱,然后把微不足道的分成送给他们的制造者。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种不公平的金钱分配,但又无能为力,不服气你也可以试着在贫民区出售这些玩意,或者去“都会区”买下一间厂房,然后也享受这种爆炸式的资金膨胀。

    但这必然都是妄想,所以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贩卖的人群,华丽的包装,走过的渠道,甚至是周围无关紧要的环境气氛,这些都要比商品本身更具有价值。机场的食物总是更贵,婚纱比总是比其他的服饰更加值钱,动嘴的人赚的更多,拼命的人赚的更少,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无法反驳的真理。就像是之前说的,公平本就很难存在。

    而这趟货轮,又来了一个“搭船人”。顾名思义,就是着急坐货轮前往其他区域的人,因为客船实在太少,而飞机又过于昂贵,所以几乎每隔几天就会碰到几个这样的人。而人们所做的,只是收了点钱,然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这人钻进货舱里就好了。

    舱门缓缓的关上,外面的嘈杂声渐渐稀薄,最后趋于安静,昏暗的货舱里,许白焰退下兜帽,露出了那张满是伤痕的脸。这些天,他终于接受了这一切并不是梦境,那些疯狂如潮水的画面渐渐的退去,沉淀了下来,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但是街头巷尾那些不真实的报道让他明白,自己可能是永远也无法触及到这一切的真相了。

    他揉搓着自己的脸,让自己不在这昏暗中睡去,家没了,人也没了,他不知道那群士兵是否记得自己,也不知道那条小巷里的尸体有没有被那爆炸吞没,反正这个地方似乎有着一种能让自己每日都做起噩梦的能力,吃不下,睡不稳,所以,许白焰得离开,不然说不定哪天,又会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杵到自己的脑袋上,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太阳渐渐西斜,仅剩的余晖也被高耸的建筑遮蔽住,货仓狭小的窗口里,只能钻进一些远处孱弱的灯光,环城河将“都会区”“旧城区”和“贫民区”划分开,像是一个巨大的“人”字,同时也在嘲笑着人权,许白焰听着脚下的水声,感受着微微的晃动,一时间不知应该想些什么,只是期盼着自己在旧城区能找到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

    ......

    与此同时,旧城区的一处公寓之中。龙涛探长焦虑的揉着脑袋。

    “您的晚餐已经再次加热......您的晚餐已经再次加热......”

    快要被淘汰了的智能起居系统再次响起,这已经是它第4次重复这句话了,而那份合成餐也已经连续被加热了4次,出了一股淡淡的焦糊味。

    而龙涛探长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哪有心思还去管什么晚饭,他甚至连将灯打开的念头都没动一下,就这样坐在漆黑的房间里,窗外的密集楼宇根本看不到顶端,还有那些比楼宇更加巨大的霓虹广告不断变化着华丽又令人作呕的色彩。

    果然,这次任务不像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会不简单到这种地步,在得知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去翻调关于这次监视的记录,但是正如他害怕的那样,所有的一切早就无影无踪了。

    他在警队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自然是明白,这是一件自己没有权利去接触的事情,所以龙涛探长没有傻到扯着脖子去他的上司那里询问什么,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将一切忘记,于是,龙涛请了一次长假,他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等待着。

    ......

    “啪......”

    一声金属或者石头摩擦的声音,门廊出亮起了一小撮火苗。

    这就是让他一直等待着并且茶不思饭不想的人,与其说是焦虑,倒不如说是一种恐惧。

    没人知道莎夏是怎么进来的,反正她就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那里,抽着烟,缓缓的走出了阴影,她还是穿着那件从死去女人身上换下来的鲜艳长裙,迈着修长的双腿,轻佻的步子,像是一个散着致命诱惑力的风尘女子,然而龙套探长的额头上则留下了一滴冷汗,他的手已经伸向了桌子内侧的枪。

    “你知道,既然我能杀她,自然也能杀你。”莎夏若无其事的来到龙涛的对面坐下:“可我在这,就说明我们之间还能谈谈,所以别做傻事。”

    龙涛的手僵在半空中,然后咽了口唾沫。

    的确,在他从电视报道中看到了那个披着莎夏风衣的陌生女人后,他就明白了这一切。他很明事理的收回了手,并且坦诚的放到了桌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龙涛不由的问道。

    在他认识里的莎夏,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但是那也只不过是限定在一个“私家侦探”的范畴之内,可哪有一个私家侦探能够在这样规模下的突袭中幸存下来,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换了身份,甚至还杀死了一名士兵。

    莎夏依旧漫不经心的吸着烟......“你还没卷着铺盖走人,是想向我证明你不知道这件事么?”她没有回答龙涛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道。

    “我的确不知道。”龙涛立刻说道,并且期待着莎夏能看到自己坚定的眼神。

    然而莎夏没有看他哪怕一眼:“咱们的对话应该再简单一些......你家里的所有保安警报全部都瘫痪了,我弄的,就是说,现在我可以在你的手碰到枪之前杀掉你并且不留下任何痕迹,你是个聪明人,既然你没有走,证明你肯定有能让我消气的东西。”

    她说着,然后轻轻的,将烟头按灭在了对方的机械义肢上,出呲呲的响声。

    龙涛探长一动没有动,他沉默着,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从没有看透的神秘女人......然后拿出了一个u盘。

    “我备份的......”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