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四章 一夜之间
    不论科学展到什么程度,人类本身都是无比脆弱的,这种程度的爆炸下,建筑里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存活下来,他们只能庆幸,自己没有来得及感受到任何的惊恐和痛苦,就化成了一堆焦黑的碎肉。

    周围一瞬间陷入了混乱,人们惊醒了,瑟瑟抖的躲在墙角,或者疯狂的逃到街道上,看着头顶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几条街外的人们跑到窗边,不敢置信的看着远处的天际,捂着嘴,不知所措。

    所有人都被这末日般的场景震撼的脑子一片空白,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一群伤痕累累的士兵沿着火焰无法照射的阴影处迅的脱离了这条街,他们沉默的绕过了所有人的视线,来到了早就预定好的撤离地点,两架运输机早已在这里等待着,他们悄无声息的乘上了飞机,消失在了火光外的夜空中。

    而云层之上,近地卫星正沉默的注视着这一切,实时画面穿过那看不见的信息渠道,将这一幕传送到了那些有资格看到这一切的人的眼前。

    “找了快十年了,终于又找到一个。”漆黑的房间中,一个人端着咖啡,很优雅的喝着。

    面前的屏幕上,是贫民区陷入恐慌的街道,而一旁,是两排一共12个头像,其中已经有8个被印上了猩红的叉子。而剩下的四个之中,离渊的照片上飞快的闪过了大量的数据。

    “6号目标确认死亡。”

    一个电子合成声没有情绪的响起,话音刚落,又一个叉子也出现了。

    黑暗中的人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绝不应该出现的,离渊就是其中之一,为了杀死他,只是付出了一栋楼,十几个士兵,百十来条人命,而且是贫民区的人命,这样的代价比预计中的要小很多。

    原本,五架携带着“L1型空对地导弹”的武装飞机已经准备随时投放,并且,云层外的另一架运输机上,还装载着一台可以远程操控的“-3号突击机甲”。

    可是,这些都极其好运的没有派上用场。

    所以,他很满意。而对于那个情报里,似乎与“6号目标”有过密切接触的小子,不会有人在意,就像是没有人会在意这次行动中死去的所有人一样,那孩子必然早就变成了烈火中的一团焦炭了。

    而刚刚,旧城区安排过来的“替罪羊”也已经找到了,那个女人似乎还拼死的杀掉了一名士兵,当然了,依旧没有人会在意。

    一切都很顺利,其余的,就只是一些善后工作了。

    屏幕里,火光下的平民们还在哭叫着,哀嚎着,但是那人几乎无视了这凄惨的画面,他只是盯着还剩下的三个头像,笑了笑,细细的抿着咖啡,脸部隐藏在黑暗中,眼镜却反射着屏幕上射出的白光。

    ......

    三天后。

    清晨如期而至,那些燃烧后的飞灰在阳光下如同纷飞的蛾子,扭动,颤抖,就是不肯散去。

    人类总是有一种极其值得称赞的属性,那就是忍受,在面对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是,只要还没有触及底线,就能够漠视,并且选择性的去遗忘,其实即使触及了底线,底线自己也会一退再退,并且自动找一些理由来安慰自己。

    有时候,我们怕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没有退路。

    就如同街边的这栋废墟,所有人都记得三天前的那个夜里,火光照耀着天空,明亮的就像是环城河对岸的都会区。所有人都不可能忘记,那崩塌的楼宇和遍地的哀嚎。但是,只需要一道薄薄的塑板围墙,就能将这一切都隔绝起来,只要看不到,就可以不去回忆。

    既然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回忆就毫无意义,所以活着的人总会聪明的想到,应该用这件事做些什么。

    ......

    有些人能够站在高处俯视这个世界,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既然贫民区的人都能想到这点,那些人肯定早有准备。

    于是,在爆炸生的第二天,“东古公司”就主动出一条声明,将所有的过错和损失揽入名下,他们以最快的度分了惊人的补助金和实物赔偿,并且公开道歉,。

    作为这个世界上,垄断了所有军用和民用,武器开,保安设备,防御系统的巨大企业,他们的确有那么点应该为这次爆炸埋单的理由,虽然有些勉强,但是无所谓,有时候人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泄的目标,只要这个道歉的人比自己地位高,身价大,人们就会获得一种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满足感,甚至会忘了去分辨,对方低头到底是认错还是吐口水。

    当然,只是道歉和赔偿还不够,所有人的内心都不可能承认自己是一个会被金钱冲昏头脑的人,虽然他们的确喜欢金钱。

    所以,很快,这次爆炸的凶手又被推出了台面。

    一个女人,一个有着严重暴力倾向和精神疾病的疯子,她在一周前来到了贫民区,并且进行了这次惨无人道的爆破。一时间,她的头像被转载在了所有街边的全息投影和酒吧的大屏幕上,并且,他的精神病例和以往的行为记录也全部被公之于众,那些反复播放的画面中,她穿着立领的风衣,徘徊在被炸的建筑周围,监视录像,照片,出入旅馆的证据,甚至连她抽的一根烟上的“齿痕对比”都被标注出来,一系列排查都显得极为的专业,让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就这样,这个女人一下子成为了所有愤怒的泄点,并且在其抓捕过程中,死去的那名士兵也成为了一个因公殉职的英雄。

    一夜之间,这场爆炸似乎就被渲染上了浓烈的艺术色彩。人们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英雄身披荣光,凶手受到了惩罚,一切都那么的顺理成章,又让人满意。

    ......

    街边,一个带着兜帽的少年整理了一下领口,好让自己满是伤痕的脸没那么引人注目。他将目光移开了橱窗内的电视屏幕,安静的低下头,消失在了喧嚷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