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二章 本就没有公平
    小巷里。

    许白焰挣扎着,泥水渗进坠落刮蹭出的口子里,产生一阵阵密集的刺痛。他猛地站了起来。就像是他自己说的,谁都会怕死!死寂中,枪声似乎还在耳畔鸣响,他知道,那是真真正正的子弹,它们可以轻而易举的穿破皮肤,将自己炸的血肉模糊,带来无法忍受的疼痛,和死亡。

    人们从来都是不了解自己的,他们的想法受着感情的驱使,并且习惯于将自己描绘的更加偏向于美好一些,坚强,勇敢,这些都只是一种内心的投影,每天晚上嚷嚷着要努力要拼搏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第二天懒在被窝里的那才是真正的你。

    一张床皆是如此,更别提一个黑咕隆咚的枪口。不论你内心中的自己是多么的强硬,其实只要面对真正的死亡时,那玩意能在半秒钟之内将所有的虚幻认知全部撕碎。

    人,都是怕死的,这不是懦弱,而是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所以许白焰开始疯狂的跑。鞋子踩过存积了几周的脏水,出噼里啪啦的飞溅声,在狭窄的楼宇之间回荡,他跑过了散着恶臭的垃圾堆,被一根废弃的电缆绊倒,又连滚带爬的爬起来继续向前跑去。脑子里一片混沌,他感觉到不公平,感觉到被蔑视,就如同黄昏时在锅里被肆意烹煮的咸鱼。

    他愤怒着,但又不敢回去质问那些没有人性的士兵。所以他只能逃跑,抱怨,谩骂。

    突然,前面的拐角,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林江。

    他正低头寻找着什么......

    许白焰疯狂的挥着手。

    “跑!跑!”他喊道。

    但是对方似乎没有听到,而是继续在这昏暗的小巷里翻找,显得无比的焦急。

    终于,他找到了什么,欣喜的俯下身子,捡起了一张碎纸,直到这时,他才看到了不远处浑身污水的许白焰。

    他笑了,许白焰从没见过笑的如此灿烂的林江,他晃了晃手里的碎纸,似乎在炫耀一件世上绝无仅有的宝贝。

    “票找到了。”他如释重负的说道,然后缓缓的转过身......

    背后一片摄人的血红。

    许白焰脑子嗡的一下,身体如同死机一样的一动不动。他看着林江小心翼翼的将那片碎纸握在手里,一脸的满足......然后倒在地上。

    “什么啊......”

    许白焰有些荒唐的想着。

    在无数的小说中,很多人都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此刻,许白焰真真切切的也产生了这种想法,并且觉得这场梦如此的可笑。

    他下意识的去摸了摸自己的颈后,希望能碰到一根插在数据口里的接头,然而他却只摸到了湿漉漉的水渍,冰凉入骨。

    他木讷的走向了林江,只有几步远,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身体自动的做出了这些动作。

    林江躺在地上,咳嗽了几声,喷出了一些血水。

    “......”他叨咕着什么。然后,看了看手中的票,如释重负。

    可是,哪有什么票,他只是握着一张不知道从哪飞过来的废纸。

    就那么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

    许白焰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他不理解,这是死了么?

    一个鲜活的人,今天,他才终于实现了那个小小的梦想,他还没来得及去兑现。

    可他为什么会躺在地上,咳出鲜血。

    那些努力,那些加班,不是说要和林月去吃蛋花饼,去听演唱会,这些不是就要来了么?

    可是,为什么却是现在的样子?

    一时间,许白焰甚至在想,如果他真的要死,能不能再等几天,只要几天就好啊。

    ......

    “怎么还不醒来......”许白焰想着,感觉鼻子有点酸。

    紧接着,他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杵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上。上面还带着一股浓烈的硝烟味,和还未散去的灼热。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踹到了他的腿弯处,直接将他踹得跪倒在地,然后一个枪托冲着脑袋就砸了下来。

    一阵致命的疼痛,许白焰几乎被砸了两眼一黑,一股子热流划过了额头。

    他倒在垃圾堆里,然后看到了一个漆黑的防爆头盔,和一把更加漆黑的制式短枪。

    “报告,又有一名目击者。”那个士兵说着,声音透过防暴头盔,嗡嗡的,但是许白焰听的很清晰。

    几秒钟之后,对方似乎是得到了指令,便端起了枪,枪口对准了许白焰。

    又是这种感觉,一种漠不关心,一种屈辱。

    他不明白,这里的生活已经如此的艰苦,为什么还要来破坏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点幸福。

    一瞬间,所有的恐惧和愤怒似乎开始爆了出来,它们汇聚成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醉酒后的不管不顾,或者说,是一种“傻了”的状态。

    许白焰感觉到脸皮开始麻,这一刻,他似乎是选择性的忘了那个枪口是多么的危险......脑子里只有一种简单明了的想法“你要开枪打死我,那我也要打死你!即使打不死你,那我也不会让你好受。”就像是被一群胖子围在中间乱踹的孩子,他总会不甘的怪叫一声,找到随便某个人,然后死命的抓或者咬,即使最终这个孩子会被打的更惨。

    所以,许白焰似乎是安静了些,他感觉到了一种专注,对方的头开始往下低垂,即使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这名士兵依旧习惯性的去瞄准,许白焰的手里再次握住了什么,湿漉漉的,很恶心,是在这小巷里不知道堆积了多久的烂泥,他死死的将这团烂泥抓在手里,然后猛地扔了出去。

    这一次,他终于扔准了,这陀烂泥快的朝着对方的头盔飞去。

    这名士兵完全没有意料到,一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孩子,竟然会有反抗的想法。不过对方毕竟只是个孩子,也没有什么武器,这让他蒙生不出一丁点危机的感觉,所以这名士兵没有选择开枪,而是下意识的侧过头,并用短枪挡在脸前。

    可就是这个空挡,许白焰动了,他猛的手脚并用,以一个很难看的姿势扑了过去,直接将自己撞在了对方的怀里,即使是受过训练的士兵,也不可能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经受住一个18岁少年疯狂的扑撞,于是,士兵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脚跟被不知道什么垃圾绊倒,重重摔在地上。

    在任何时候,不论是拳击台上,还是街头打架,很共同的一点就是不要让自己倒在地上,可能是远古时期人类骨子里就留有这种想法,觉得倒下了,就意味着弱小,即使在床上也是如此,在下面的人会觉得被支配,而上面的人则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征服感。

    所以,此刻的许白焰似乎更加疯狂了一些,他带着满身的烂泥和污水横跨到了对方的腰间,死死的卡住对方胯骨,让其很难翻身,这名士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击吓了一跳,这个姿势下,他很难再掉转枪口,所以他用了一个最块的姿势握住枪托,狠狠的砸向了这个少年。

    嘎吱一下,许白焰稍稍闪开了点,但是枪托依旧砸在了自己的肩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骨头出凄惨的哀嚎声,同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这无所谓,许白焰就是这样,在专注于一件事时,他几乎可以忽略其他的一切,所以他完全不顾及身体的疼痛,拼了命的去扣开对方头盔目镜的卡槽,将其掀开,看看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终于,枪托再一次砸来,似乎有种骨骼碎裂的声音,没有人能在这种疼痛下还不受影响,他总该疼的去挡一下吧,但是许白焰没有,他疯狂的掀开了对方目镜。

    目镜内,是一双泛着惊恐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