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一章 在夜里坠落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尖锐的鸣叫声,最后似乎凝聚成一种致命的宁静。

    许白焰睁着眼睛,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甚至连眼皮都无法合拢,只能被动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倾覆跳动,分裂又合拢,他知道这是眩晕,但是和考核舱内的感觉比起来,此刻的他简直就如同在承受一场严酷的刑罚。

    终于,他分辨出了眼前的一片混乱虚影,那是几名机动警察,就像是书上一样,他们穿着制式的防弹背心,脚下踩着厚实的军靴,头盔将所有人的脑袋保护的严严实实,散着一股淡淡的铁血味道。

    而此刻......他们在射击。

    疯狂的射击。

    枪声渐渐的取代了耳鸣,他听到了密集的“哒哒声”,弹壳如骤雨般敲击着地面,许白焰能感受到那出膛的热流扑面而来,不远处的墙壁已经被弹孔击穿了一个大洞,刚刚自己还坐着的椅子和餐桌早就化成了碎屑,那些肉肆意的横飞着,就像是焊接板上纷乱的火花。

    直到这时,许白焰才意识到,是这群警员刚刚炸开了自己家的墙壁,打碎了桌子,并用子弹吞噬着屋子里的一切。

    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疑惑着,同时看到了满目的狼藉,一个倒扣在地上的碗被弹片击中,瞬间蹦散,飞入到满地碎石之中。就在几秒钟之前,这个碗里装着自己辛辛苦苦做的鱼汤。

    一时间,还未彻底从眩晕中脱离出来的他,没有被这些枪声吓得尿裤子,反而是......有些生气。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事情不能先商量或者通知一下么,你们凭什么冲进别人的家里就乱开枪,你们连搜查令都不出示一下么?就算是有什么不能泄漏的秘密任务,那刚刚炸开墙的时候,你们没有想过很可能会炸死我么。你们这样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这些,和书上写的一点都不一样。

    他靠着墙抱怨着,迷迷糊糊中,他的手摸到了了一块碎石,也许是因为他真的很生气,也许是因为眩晕中,他把这一刻和虚拟考核的场景搞混了,反正许白焰一把抓起石块,狠狠的砸向了面前的人群。

    他依旧砸偏了,不过那群人实在太多,所以石块偏离目标,砸中了另一个人的头盔。

    “噹”的一声轻响,在这枪林弹雨中,没有人会分辨出来,但是被砸的那个士兵肯定会感觉到,于是他猛地回过头,想都没想就端起了枪,准备对着靠在墙边的那个人射击,他可能都没有认出对方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管他呢。

    可就是在这一瞬间,那个士兵突然愣住了,他的枪口对准着许白焰,一动不动,然后晃悠了几下,咣当倒在地上

    ......

    许白焰看到了鲜红的血从他本应该密封的头盔中溢出来,还混杂着点花白色,刚刚的那一秒,他似乎是看到了一道光穿透了对方的目镜。

    血腥,还有越来越清晰的硝烟味道。

    枪林弹雨里,似乎有人在唱着什么......

    “抚山越,驱金鹫......白髯染,铁马东流......一日醉,半百仇,求一敌手,酒剑春秋。“

    又是这个单调的曲子,和那些根本不知何意的歌词,这声音渐渐的上扬,变得浑厚无比,最后甚至盖过了子弹的轰鸣。

    这一刻,许白焰终于清醒了。他看到了一道光闪过,一个士兵被什么东西穿透了,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都带到了半空中,然后重重的摔倒地上,同时,一旁的另一个人头盔轰然炸裂,脑浆甩到墙上,无头尸体颓然倒地,那道光若隐若现,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眼前的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他们的喉咙被贯穿,防弹衣上被戳开了一个洞,终于,那黑压压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缺口,许白焰看到了那个老不死的,他还坐在轮椅上,就在那废墟的中央,他全身都是血和墙壁上崩下来的沙石,没人知道他中了多少枪,没人知道他那被血沁透的长衣里已经是一副什么样子,但是他还活着,手里握着那竟然还没碎裂的酒壶,喝着,也唱着。

    混乱中,他的余光似乎看到了墙边的许白焰,这个老头迷迷糊糊的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这臭小子竟然还没跑掉,或者变成一具稀巴烂的尸体。

    离渊想起了什么,他笑了,举起杯,隔着枪火对许白焰又做了一个“撞杯”的动作,然后似乎满是回味的喊道。

    “说得好!年轻人,就应该怕死!”

    声音回荡着,震得所有人胸口直颤。

    然后他猛地轮起手掌,凌空一挥动,瞬间,许白焰感觉到了一股狂风骤然而起,带着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直接撞在自己身上,这股风将自己推出了墙上炸开的大洞,又撞开了一层塑胶隔板,最后扔出了一扇窗子。

    ......

    黑夜中,许白焰沿着楼体的外侧下落,他撞到了一个广告牌上,疼痛让他吐出了许多的晚饭,紧接着,他又砸塌了一块霓虹灯,灯泡碎裂,乱窜的电流钻进肉里,痛入骨髓。

    他很恐惧,很疑惑,很憋屈,也很愤怒。

    他不知道这顿晚饭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那个叫离渊的老头子到底是个什么人,那道光是什么,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聚变让他根本就无法思考,但是他记得那个被自己砸中的士兵,他回过头,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他要开枪杀死自己。

    那时,许白焰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决绝,和对于人命的藐视,也许,他要杀死自己只是觉得一个人躺在自己身后有些不舒服而已,即使这个人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或者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他不会在意他们手中的枪对准的是谁,不会在意子弹撕碎的人是不是无辜的,是不是必要的。

    这种感觉让许白焰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屈辱,一种被践踏,他从小到大一直在秉承着同一个梦想,但是当自己第一次面对梦想时,看到的却是与自己想象中截然不同的画面。

    他依旧下落着,像是一根无助的筷子,在密密麻麻的广告牌子和肆意悬挂的支架间来回碰撞,他早已听不到枪声,他知道,这群人肯定是在周围设置了隔音板。

    终于,带着满身的伤痕,许白焰压塌了最底层的一块雨帘,不轻不重的摔在了一滩水洼里。

    夜晚,如同以往一样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