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十章 年轻人,就应该怕死!
    L12型战地运输机,很老旧的型号,度很慢,但是却最安静,装载量也很大,作为隐秘的人员运输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唯一的缺点就是在爬升时,尾部的轴承为了散热,总会释放出一些火花来。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绽放,正好落在了莎夏的眼里,并瞬间唤起了她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那些关于这个任务的疑惑在这一刻再次死灰复燃,愈演愈烈,经过一些列微妙的反应,最终化作一句......

    “狗娘养的!”

    她不知道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一架军用运输机,但是她已经推测出了可能性最大,也是最艹蛋的结论,那就是在几公里外的某处,肯定有一队持枪荷弹的士兵正在向这边赶来,不对,需要动用这种型号的运输机,人数肯定不止一队,可能是两队,甚至更多。

    不管那些人的目标是什么,反正肯定与自己手里的任务有关。

    她来不及多想,立刻熄灭了手中的烟,并将烟头揣进了兜里,回头确认了一下这几天在这里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便用手肘顶开了窗子,一跃而出,转眼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

    几条街外,离渊家中。

    许白焰呲牙咧嘴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他感觉一股滚烫的热浪顺着自己的喉咙直接滑进胃里,他不明白,明明含在嘴里只是有点苦涩的液体,为何咽下去的瞬间就变成了焊接管里喷出的火,

    “咳咳——”他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好悬吧这口很不一样的“酒”呕出来。

    “嗨,臭小子,别浪费了!”离渊见许白焰这满脸通红的样子,立刻喊道。

    许白焰伸着舌头,显得极其痛苦:“这他妈也能叫酒?这玩意我一辈子也不会再喝第二口!”他嚷嚷着,胃里的那股热浪直冲脑门,他的脸隐隐的红了起来。

    离渊不屑的哼了一下:“第一次喝你们的酒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说的,竟然是酸的,还带着泡沫。”他拿过许白焰扔在一旁的杯子,小心翼翼的将里面剩下的酒倒入自己的杯中,然后小口的抿了一下,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就好像喝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琼浆。

    “你们的酒。”这是一个细听起来会很奇怪的词,但是许白焰没有注意到,他还在琢磨着眼前那满桌子的肉。

    也不知今天怎么了,许白焰回到家中,就看到了一桌子的食材,而且离渊还像是宝贝一样的,从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掏出了一个木头盒子,上面落满了灰尘,看上去无疑是放了好多年了。

    盒子里,就是桌上现在放着的那瓶被称之为“美酒”的东西。当然了,现在它在许白焰的眼里就是瓶‘塑料腐蚀剂’。

    今天的离渊很奇怪,也许是那瓶酒的原因,平时吃饭时一句话不说的他,今天变得很吵,他吱溜吱溜的喝着酒,吃肉的时候嘴里出很大的‘吧唧’声,还总是摇头晃脑的哼着那个难听的调子,但是不可否认,他看上去似乎很开心,开心的有些洒脱。

    “你今天生日?”许白焰嚼了几口鸽子肉,总算是把喉咙里的辛辣给压了下去。

    离渊用迷离的眼睛看着他:“哈哈哈——正好相反!”

    许白焰愣了一下,他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估计是这老头已经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你怕死么?”突然,离渊没头没尾的问道。

    “废话,谁不怕死。”

    听到这个答案后,离渊似乎很高兴。

    “哈哈哈——对,年轻人,就应该怕死!”他嚷嚷道。“来,喝一杯!”离渊似乎一下子来了酒劲,他直接将酒杯推到了许白焰的面前,而自己则拿起旁边那个还带着灰尘的酒瓶子,仰头灌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才不喝。”许白焰皱着眉说道,他现在在犯愁,一会这老头子喝醉了,自己是把他扔这,还是搬到床上。

    离渊放下酒瓶,丝毫不在意那些自己视为珍宝的酒从嘴角滑下,渗进胡子,然后滴落到十几年未曾动过的双腿上。他看着许白焰,脸颊泛起酒后的红润,眼神变得飘忽,但是那迷离的瞳孔深处,似乎有些肆意流窜的光芒。

    “求你了!”他突然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要用“求”这个字眼。

    “我离渊一辈子没求过人,就现在,我求你了!求你陪我喝一杯!”

    他突然抬高了声音,这股声音似乎带着一股子力量,在墙壁间激荡,有那么一瞬间,许白焰的脑袋似乎被震得嗡嗡直响。莫名的,这一刻,他觉得这个老不死的似乎无比孤独,他好像迫切的需要一个人和他撞一下杯,喝一碗酒。

    于是,许白焰很不情愿的端起了面前的杯子。

    “哈哈哈哈——”离渊笑了,笑的浑身起劲的那种,他探着身子,手臂越过桌面,用力的和许白焰撞了一下,直撞的酒水快要撒出来。

    “干!”他喊道,然后猛地仰起头,许白焰透过他的胡茬,看着他的喉咙上下滚动着,简直不敢相信会有一个人这样去喝那所谓的“酒”,他不会被辣出眼泪来么?

    离渊肯定不会,就算是淌点眼泪也不会是被辣出来的,他喝着酒,贪婪的感觉着灼热划过食道,走遍全身,这十几年来终于能喝的如此畅快淋漓。

    他很开心,很爽,所以他凶狠的将酒杯拍在桌子上,扯开嗓子——

    “惊涛倦,浪舟伤......雪中戎甲,烈酒未凉......”

    他又唱了起来,又是那个简单的调子,许白焰已经听过无数遍了,但是直到此刻,他才第一次听到了词。

    很难听,几乎不是在唱,而是喊,他也根本不动懂那些词的意思,但是一时间,许白焰愣住了,忘了去打断这个已经醉酒的老人。

    他唱着,旁若无人,终于,似乎又想起了手中的酒,于是他又一把抄过酒瓶,再次仰头喝了起来......至此,周围才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只有“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许白焰也这才从那奇怪的调子中缓过了神来。

    ......

    突然,

    许白焰似乎听到了什么,“咔哒~”两声间距极短的声音,就在门外,这声响很熟悉,但是他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所以下意识的,他认为是这老头子的嚷嚷声终于激怒了邻居,找上门来了。

    许白焰无奈的放下酒杯,走向了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跟对方解释。

    然而,就在他离门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那个声音,他知道在哪里听过,但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又觉得无比的荒唐。

    “什么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生。”他的潜意识已经开始反驳自己的想法。

    可下一秒。

    “轰!!”的一声巨响。

    墙体崩裂,许白焰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掀翻,一块碎石凶狠的砸在他的肚子上,剧痛还没来得及将他胃里的东西呕出来,后背就“咚”的一下撞在了墙壁上,天旋地转,耳中整个世界开始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