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九章 星空之下
    旧城区的警局之中。

    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整个警局里除了地下看守区的警卫和看门的老大爷之外,已经再没有其他的人了。

    警察,这个破烂工作不论在什么时代都是同一副德行,拿着低薄的工资,干着不受人待见的活,上面视作工具,下面当做仇人,早出晚归,还费力不讨好,特别是在旧城区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上面来了一个任务,一群人日以继夜的奔波打点,好容易疏通了关系,将人请进来坐坐,这都是需要冒着夜里被捅刀子,儿子放学被好心叔叔接走的危险,而最后的奖金从上到下走了一圈后,到手里只剩下一点酒钱了。

    最无奈的是,他们还没办法换工作,因为很少有人会去雇佣一个曾经是警察的家伙,谁知道这人身后有着多少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所以,这些警察就被莫名其妙的套牢在了这个岗位上,甚至有人觉得,这就是一个上层力量设计的阴谋。反正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警察们工作散漫,脾气暴躁,不近人情等等劣性,似乎就都变得不那么难以理解的了。

    而龙涛探长之所以没有离开,自然不是因为他愿意坚守岗位,而是他在等一份资料。

    几天前,总局下来了一份很奇怪的任务,内容是去监视一个贫民区的少年,关系干净,没有案底,没人知道这个普通的小子有什么好监视的,可是任务中明确指示,必须绝对保密,不能暴露身份。

    龙涛探长虽然敏锐的闻到了这个任务中的异味,但是他却始终没办法将其梳理出来,所以,带着这种疑惑,他找到了整个旧城区,或者说他这半辈子里,所能想像到最靠谱的一个人——莎夏。

    这个女人是无所不能的,这就是龙涛对她的看法。这种感觉很难说清楚,但是却又让人深信不疑,反正只要把什么东西交给她,那她总会搞定的。

    而今天,就是任务截止的日期。

    在漫长焦急的等待之后,终于,龙涛探长的电脑里,传来了一份匿名的邮件。

    随着这一声提示,龙涛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他不由的自嘲道,自己肯定是已经老了,连这点小事情都疑神疑鬼的。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操纵着电脑,仔细的看完了所有关于那个叫许白焰的贫民小子的资料和照片,最终确定毫无疑点后,才满意的将其送到警务处的数据库中。

    “呼——”

    龙涛探长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这个奇怪的任务总算是完事了,他莫名的觉得浑身轻松,所以决定晚上去喝一杯。

    他自然是看不到,就在自己抻着懒腰,舒服的直哼叽的时候,这个任务的所有资料化作无形的数据,传入到了一个早就等待多时的程序之中。

    这个程序瞬间就牢牢的捕捉到了对方,没有让它产生一丁点过多的痕迹,更没有让它进入警方的数据库中,而是送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在做完了这些后,这段程序便立刻开始清除关于这次任务的所有记录,同时也开始删除自己,一秒钟后,一切都消失了......至此,这个监视任务,便从来没有生过。

    ......

    一间会议室里,几个人正围坐在一张长桌四周,安静的等待着,这里没有什么光线,所有人都像是一团漆黑的轮廓,根本看不清面容,但是大概能看出一共是7个人。

    很快。

    “资料已经上传......没有问题。”一个带着浓厚机械感的声音响起:“只是......”

    “出问题了?”另一个声音传来,同样,也经过了变声处理。

    “那倒没有,只不过监视人员不是原定的‘旧城区警务执法人’龙涛。”

    “这很正常,那些人总是有自己的眼线。”另一个声音传来,听起来像个女人。

    “查过了么?”

    “查了,可那人活动范围很小,监视器里没有看清脸,是个行家。”又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不过身材,穿着和住处都知道了,是个女人。”

    “那么就按照计划来吧。”最后,一个新的声音淡淡的说了一句。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紧接着,随着一阵“滋滋”的声音,那些黑影闪烁了几下,便全部消失,都是全息图影,而在桌子的正中间,还留下一个看不清晰的轮廓,他斜靠在椅子上,拄着脑袋,犹豫了一会。

    “开始吧。”

    他也不知道是对着谁,淡淡的说道。

    ......

    届时,贫民区的上空,两架悬停已久的军用运输机终于有了动作,它们悄然的飞向一处远离人群的空地,随后开始下降,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时,运输机后仓的门缓缓打开,几根绳索垂了下来。

    随后,两队全副武装的“机动警员”顺着绳索来到了地面,他们带着漆黑的防暴头盔,穿着深色的防弹服,手中的武器偶尔反射着其它地方很难见到的星光,这群人站在空地之上,黑压压的一片,安静无声,却又散着一股恐怖的味道......

    待到所有人都站稳,最前面的一个人安静的做了一个手势,瞬间,“咔!咔!”后方的士兵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拉开了枪栓,确认了弹药,打开了夜视仪,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动作,紧接着,为的指挥人员两指并拢,往前一挥,士兵们便悄无声息的移向了远处昏暗的建筑群。

    与此同时,街边的私人旅店内,莎夏再次刷新了一下船票的销售网站,很奇怪的是,今晚所有离开贫民区的船只不是停运,就是票以售空,飞机也没有今晚的航班,而在这个地方,莎夏根本就不指望能找到一架半夜起飞的私人飞机,也就是说,她今夜似乎只能呆在这个地方了。

    莎夏关上便携电脑,皱着眉犹豫了一会,总觉得一股很微妙的感觉开始聚拢。这让她很不舒服,所以她点上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望向了窗外。

    紧接着,透过窗子,她惊恐的看到了夜空中的一个红点......闪烁了一下,消失在了云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