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八章 送一段回忆
    转眼间,一周过去了。

    这一周里,许白焰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变化,第8次考核的失败,让他又回归了为下一次考核的准备之中,工厂的老板照旧去接手那些很难完成的报废机器,然后一股脑的堆到他的面前,并在他按时修理完后,给予最热情的鼓励,当然也不会多给一毛钱工钱。

    如果说有什么值得一体的是,那就是今天,经过了不知多少天的日夜加班后,林江终于拿到了足够购买双人门票和这次演唱会所有花费的钱。

    许白焰认识的林江每天都是笑嘻嘻的,这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但是他从没有看过对方开心成这个样子,他肯定很累了,很少有人在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下还坚持着的,甚至能看出他明显的消瘦,那眼圈红肿着,有时候迎着风就能吹出一些眼泪来,好在林月看不出来,不然她知道林江为了这张门票付出如此巨大,她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林江在对方面前依始终持着和往常一样的姿态,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引起一点怀疑。

    就像是之前说的,为了一个人付出,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情,这一整天,林江都处在一种傻了吧唧的兴奋之中,他反复的计算着这些钱的花费,并且在得知最后还有富余的情况下,幸福的像个傻x,他一遍遍的跟许白焰描述着林月得知这一切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即使这些都还没有生,最终,他决定用剩下的钱和林月去吃一次真正的大餐,那种服务员会恭恭敬敬递上菜单的那种,然后在吃饭时一起回味演唱会上的所有环节。

    许白焰听着他的絮叨,看着他本应该疲惫不堪但是却光彩夺目的眼神,似乎也隐隐的感觉到了这种予以言表的幸福。

    贫民区孤儿的一生往往都是艰难的,单调的,很少有人会去谈论什么希望和梦想,可能这只是一场演唱会,但是对于兄妹俩,特别是林月来说,这可能是她一生中最闪亮的时刻,她会带着这份回忆,在每个睡前的朦胧中,在每个无聊的闲暇时,一年,几年,直到结婚,生子,将其讲给自己所有亲近的人,甚至直到记不清早上吃的饭菜,却还会记得许多年前,那个星空之下绝美的歌声。

    而林江虽然不会主动去提起......但是他感受到的幸福,绝对不会比对方少哪怕一点。

    ......

    一天又过去了,许白焰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家中,而林江因为要去换取门票,会晚一点才回来。

    推开门,老不死的正靠在轮椅上哼哼着难听的调子,手还跟着节奏拍着自己的大腿,似乎一脸的回味享受。

    这个调子很简单,就是一些单调的音节翻来覆去的重复,但是离渊似乎很喜欢,隔三差五就坐在客厅里自顾自的哼几句,许白焰真心的不愿意听,可又没办法去堵住对方的嘴,所以一点点的,他很无奈的适应了这个曲子。

    离渊看到许白焰回来了,用手指了指桌上的一个塑料包。

    “啊?今天又有肉了?”许白焰不用看就知道,这老头不知道从哪又搞来了一些食材。

    “直接煮,鲜。”离渊说着,便又往椅背上一靠,继续很享受的哼哼起来。

    许白焰对于这种场景已经习惯了,他抓起了桌上的食物,就走进了厨房。

    ......而塑料包里的,是一条鱼,还是活鱼。

    在贫民区,有水的地方不是很多,有鱼的地方更是极少,反正周围几公里内是不可能有的,也不知道这老头认识的黑市卖家到底是多无聊,难道他是从环城河里抓来的?

    许白焰懒着多想,反正这老头无儿无女,也没什么别的爱好,估计他就是准备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买食材上,安静的等死呢。

    想到这,许白焰不由的撇了下嘴,点燃了灶台。

    很快,鱼就做好了,就像是离渊说的,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加工,只需要直接煮就好了。很简单的做法,但是似乎真的和融合餐所带来的味道有些不同。

    吃这种新鲜食材的时候,离渊从来都是不说话的,他很仔细的嚼着每一口肉,用舌头和牙齿剔除里面的鱼刺,没有一丁点浪费。

    这顿饭吃的时间有点长,直至夜色渐浓,离渊舒服的靠在轮椅上,用一根鱼刺剃着牙。

    “话说,这些天有没有人跟着你。”他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许白焰皱了皱眉:“跟着我?没有啊,跟着我干嘛。”许白焰一边刷着盘子一边说道。

    “哦。”离渊很随意的应了一声,扔掉鱼刺,便又无聊的去蹭他那根铁丝去了。

    许白焰不理解老头为什么这么问,也没放在心上。

    而且他也没有注意到,最近这老头似乎蹭铁丝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些。

    ......

    与此同时,几条街区外,莎夏推开了旅馆房间的门。

    这种街边的私人旅店,其实就是老板将自己的家中隔上几块塑料板材,再多放上几张床而已,住进来不用多少钱,更不需要身份登记,而且二十四小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要你不把床单弄脏,就算是你在屋里玩屎都不会有人管你。

    这正是莎夏需要的地方。

    这一周里,莎夏继续不露声色的跟随着这个叫做许白焰的平凡小子,记录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和生活习惯,同时,莎夏也小心的隐藏着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对方的视野之内哪怕一秒。

    今天,就是任务结束的日子,莎夏取出便携电脑,把今天关于许白焰的一切照片和行动路线一同传了进去。

    这就是“神经传输技术”还不够完善的一点,它只能让人快的接收数据,但是还没办法将脑子里的数据读取出来,也就是说,一些文件还是需要由电脑来保存,就像是几个世纪前一样。

    而经过这个星期的观察,她现这个小子的的确确就是个普通人,和资料上显示的一模一样,虽然她没有去监视许白焰在家中和在工厂作坊里的情景,因为那样近距离的监视很可能会让自己暴露,不过还好,任务也只是要求她记录下对方的行动路线就可以了。并且莎夏可以肯定,这小子平时也绝对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从信号监控里来看,对方甚至连半夜浏览一下成人网站或者打打“午夜电话”的习惯都没有。

    “呵,可能真的是我多疑了。”莎夏自言自语道。她将这几天的所有记录和图片打包,加密,一起上传给了一周前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的“龙涛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