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六章 只有肉,才会塞牙
    不论是用自己的双手,还是操作机械台,许白焰都异常的稳,这来源于他的专注,只要他沉浸在一件事情里,他几乎可以将周围的一切都忽视掉,这个特点让他能快的修理一些零件,还能更准确的将面前的鸽子分割成大小均匀的肉块,甚至清理内脏时,他都会下意识的去避开大的血管,避免让血液流进肉里。

    不过除了这些,似乎就没什么更大的用处了。

    几分钟后,一锅肉就做好了。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在整个贫民区,能自己开火做饭的,除了这一老一小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二家了。

    端出肉汤,客厅里,离渊已经早早的就坐在了桌旁。

    “真慢。”他抱怨道,不过眼睛盯着肉汤,一秒钟都没有离开过。

    对于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子,许白焰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只要自己能做饭,对方就会一直让他住在这里,至于为什么这个老头对于新鲜的肉类如此的执着,他才懒得去管。

    这一顿饭,离渊吃的很享受,直到将最后一口汤也灌进了肚里,他才依依不舍的放下盘子。

    “不得不说,你的厨艺还算可以。”他靠在轮椅上,吧唧着嘴说道。

    “厨艺”,就是做菜的水品,这种稀奇古怪的词总是从离渊的口中说出来,刚开始许白焰总是半懂不懂的,而现在听起来已经完全没有障碍了。

    “废话,整个贫民区也只有我会做饭,当然没人能和我比。”许白焰说着,开始收拾起餐具来。

    “我很不理解,你们是怎么吃进去那些毫无味道的泥巴的。”离渊继续唠叨着,每次饭后他都会唠叨一会,这几乎是一种习惯。

    而“泥巴”,就是他对“合成餐”的称呼。

    “味道又没什么区别。”许白焰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离渊用舌头撵着牙缝里的肉丝:“当然不一样,就比如吃泥巴就从来不会有塞牙这种事情出现。”

    许白焰无法反驳,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今天实在是懒着搭理这老不死的。

    离渊还在卖力的舔着牙缝,终于,他将那条顽固的肉丝舔了出来,随口嚼碎,心满意足的咽了进去。然后,他转动着轮椅,来到了一旁的架子前,取下了上面的一根很奇怪的“铁棍”。

    或许也可以叫铁丝,反正这玩意最粗的根部大概有小拇指一般粗细,整体不到半个胳膊那么长,有点像是修理厂里‘机械探针’的放大版,尖端很锋利,上面还有点锈,许白焰不知道这“铁丝”到底是干什么的,反正他认识离渊时,铁丝就一直放在房间的架子上,而老头每当没事的时候,就会将它拿下来擦擦。

    之前许白焰也问过这到底是啥,但是那老头子只是笑笑不答,开始时他也自己研究过这玩意,但是最后现,除了稍微硬一点之外,什么特别的地方都没有,一来二去的他也就不在意了。

    离渊用手蹭着铁棍,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今天你又去考核了吧。”他问道。

    许白焰甩着手上的水走出厨房:“知道还问。”

    “多少秒啊?”离渊继续说道。

    许白焰心里很不爽,心想这老头明显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所以他直接无视了对方,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其别太在意那个测验了,感觉没什么用。”在他走过离渊身旁的时候,对方说道。

    “怎么没用,实践不通过就没办法进入下一阶段的考试。”许白焰叨咕着:“哎,懒着跟你解释,你又没参加过。”

    “是没参加过,不过一想到那些都是虚假的玩意,就觉得很不靠谱。”老头漫不经心的说着:“既然是假的,那还叫什么‘实践’。”

    许白焰回过头:“那怎么办?你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真刀真枪的打一架?”

    离渊理所当然的点了下头:“那当然!不然你们还能一辈子和假的人打架?要知道,在危险面前每个人表现出来的是绝对不一样的。”

    许白焰拍了一下额头,他都纳闷自己为什么要跟对方争论这些,这老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反正他一直就对各种事情都抱有抗拒的态度,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坐在轮椅上,像他这种瘫痪的人,其实只要安装一下双腿的义肢就好了。

    “好啦好啦,说的好像你经历过多大场面一样。”许白焰有气无力的嘟囔了一句,直接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反手关上。

    离渊耸了下肩膀,他毫不在意这个孩子的态度,今天的肉汤很不错,他心情很好,所以他用继续蹭着手中的铁丝,就好像能把上面的锈迹蹭掉一样,渐渐地,他的身体开始悠闲的摇晃起来,嘴里还哼哼起谁都没有听过的歌谣。

    后江上,春远山,故人未离,空道姗姗......执长念,寸短渊,音不空弹,唱尽四阳关

    ......

    ......

    房间内,许白焰躺在自己的床上,床头放着的是一摞摞关于“机动警员”考试的书籍,老人的声音很小,他并没有听到,所以他还沉浸在自己今天的考试中,第八次了,仍然被淘汰,他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坚持下来,也许,他真的不适合去当警员。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许白焰总要有点梦想,起码这样会让他有些盼头,他没有父母,朋友也不多,如果连这个理想都放弃了,那他的人生就会立刻变成一个为了吃饭工作,同时为了工作吃饭的反复循环。

    他才18岁,他还没有想过这些,只是很倔强的觉得,自己要坚持,总会有成功的那一天。这股子不服气也不知会延续多久,反正总会有被现实磨平的一天。

    隔壁的夫妻在争吵着,不过听不清内容;楼顶大妈脚踝的轴承似乎又卡住了,正在不断的刮拉着底板;林江那小子也不只回家了没有,为了给她妹妹凑出一张演唱会的门票,他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星期了,估计林月已经起疑心了吧。

    天外的卫星还在不知疲倦的转动着,环城河的那一边依旧灯火通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白焰胡思乱想着,渐渐闭上了眼睛。

    他肯定不知道,几公里外,一架私人的小型飞机安静的降落在了空地上,一个女人走下飞机,她向身后的驾驶员挥了挥手......飞机迅爬升,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云层里,夜风吹过,莎夏习惯性的立起了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