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五章 老不死的
    一阵脚步声,很快门便被打开了,站在里面的是一名黑少女,和林江一样,她的身材也很瘦,穿着朴素的衣服。

    “他又加班?”少女问道。

    “嗯。”许白焰回应。

    少女狐疑了一下:“真的不是出去鬼混?”。

    许白焰点点头,说出了一个不容置疑的理由:“他没钱......”

    “嘿嘿,说的也是。”少女笑了,眼角弯弯的,很好看,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一下就能现,她瞳孔的焦点涣散着,还蒙着一层灰白的雾气。

    这个女孩叫林月......林江的妹妹,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她是个没有视力的人。

    在这个时代,一般的眼部疾病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这倒不是说医学已经展到足够去治愈它们的程度,而是人们又现了更加省时省力的办法,那就是直接将肉眼摘取下来,换上人造的义眼就好了。甚至传闻,在那几个大公司旗下的武力部门里,有些激进的人还会主动换取眼球,以此来增加自己的作战能力。

    当然,这种传说中的人,许白焰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遇见。

    而林月......她的眼睛却很特别,“视神经缺失症”,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完整,这种疾病让她的视觉无法与大脑连接,所以即使是安装义眼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也就是说,她注定从一开始就生活在黑暗之中。

    如果说世界上就有哪些注定可怜的人,那林月应该算是其中之一吧。

    像什么‘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这类话,往往也只是一种无奈的自我安慰,就像是林江和林月这样的人在这栋建筑里比比皆是,他们承担着不符合年龄的工作强度,赚着不符合工作强度的钱,与环城河对岸的人比起来,这里的人似乎享受不到任何的福利待遇,有的连义务教育都无法完成。

    曾经一些夜里,许白焰也对着墙壁抱怨过,为什么这的人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同样是两个胳膊两条腿,这里却与河那边的人有如此大的差别,传闻几百年前的人们都是彼此尊重的,那为何现在每个人的脑袋上却又顶着不同的标签,甚至还要生活在不同的区域里。

    当然,他也只是闲来无事牢骚而已,而他那个从未离开过贫民区的脑袋自然也不会想到例如“有限的资源分配”和“社会阶层固化”这一类高深的问题。往往一觉醒来,这些想法就被工厂里焊接管喷出的惨白火焰烧的一干二净了。

    “你的晚饭!”许白焰将手中的融合餐递到林月的手里。

    少女接过餐盒:“谢谢。”她甜甜的笑着说。

    已经认识林月十几年了,和她哥一样,这对兄妹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就像是面对什么样的困难都无所谓一样,这里的很多人都是这样,乐观,坚韧,自力更生,有着绝处逢生的顽强生命力。

    ......

    没有过多的寒暄许白焰便离开了,他的房间在这栋建筑的另一侧。更准确的说,是那个臭老头子的房间,而他只是一个租客。

    几分钟后,他便敲响了房门。

    “来啦来啦!别敲了!”这次门内传来的,是一个老头子唧唧歪歪的声音。

    随即,门被打开。

    这是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离渊,别管这两个字多么绕口,反正这老头就叫这个名字,如果单看脸的话,这家伙还算是称得上年轻,皮肤似乎也没有像其他的老人那样松弛耷拉,不过那乱七八糟的胡子和花白的头显示着,他已经是个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的人了。头很长,束在脑后,从许白焰住进这里后,他就没见过这老头子理过,当然了,他这种腿脚不利索的人什么也干不了,头长短也不会耽误什么。

    “怎么才回来!又去哪鬼混了!”离渊嚷嚷着。

    许白焰无奈的笑了笑:“你们这些人怎么总觉得我们会出去鬼混?”

    “当然要鬼混,难道要每天工作学习浪费青春?想当年我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呵。”老头子说着,操作着轮椅回到屋内。

    “你年轻时怎么了?”许白焰随口问道。

    “哪那么多问题,赶紧做饭去!”离渊不耐烦的嚷道。

    你看,这就是他不招人喜欢的原因,每天唧唧歪歪的,说话也总是说一半,你还不能埋怨,不然他叽歪的更凶,不知道他在这栋建筑里住了多少年了,反正许白焰可以确信,这老家伙没有一个朋友,甚至好像除了自己之外,附近的人都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连林江都不知道,他一直叫他“老不死的”。

    许白焰无奈的撇了一眼老头,走进了厨房。

    说是厨房,其实这里只是一个被分割出来的小隔间,因为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厨房”这个词了。

    资源总是有限的,在“神经链接技术”的支持下,合成餐已经能够满足各式各样的口感和营养需求,所以诸如蔬菜,水果之类的食材已经成为了上流社会的奢侈品,还是那种只有钱多到没处花的人才会去吃几次,毕竟它们带来的感觉和合成食物差不了多少,有时候还不如后者。

    拧开燃气的阀门,拉开气栓,“呼”的一声,几束火苗升了起来。

    这个“灶台”是许白焰自己用修理厂的废弃材料做出来的,说来也很荒唐,这个玩意是他能够住在这里,并且不用交房租的主要原因。还记得4年前,许白焰拧开灶台阀门的那一刻,那个老不死的看着升腾的火苗,似乎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还满嘴里喊着:“天才,天才啊!”嗯......鬼知道为什么一个灶台就能把他兴奋成这个样子。

    ......

    这时

    “那!今天换换口味!”离渊坐着轮椅突然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扔过来一个塑料包。许白焰接过并且打开......一只鸟!而且还是连毛都清理好了的那种,看起来应该是只鸽子。

    没人知道这老头是怎么办到的,反正每隔上一段时间,这家伙就总能莫名其妙的变出一些东西来,比如一些野菜或者小动物什么的。也许他和黑市里的人有些关系?可现在哪有人会无聊到去卖这些东西了。

    许白焰曾经也好奇过,但是渐渐的,他也不在意了。他拿起灶台旁的刀,很随意的往鸽子上一跺,几刀之后,骨肉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