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以罪之铭 > 第四章 无用的天赋
    贫民区,这是一个不论从声还是笔画里,都透露出单调,乏味和淡淡悲伤的词汇,若是从高空俯视,这里就如同一片稀薄的石林,偶尔会有一些巨大高耸的楼宇,但是更多的,则是低矮但是却无比密集的建筑群。那些带着裂纹的街道彼此穿插着,偶尔会延伸出一条横置半空中的桥梁,许多开采过后的矿物藏渣堆积在一起,陈旧的大型机器丢弃在一旁,不知经过多少年的风吹雨淋早已锈迹斑斑,但也没有人去处理,直到这里的人民都习惯性的无视它们的存在。

    阶层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就算是蚂蚁都会将蚁群中的等级划分开,更何况人类。

    所以,在环城河的对岸,林立的尖塔和云端的列车组成了光彩夺目的大都会,旧城区则是充斥着拥挤的人群和繁多的商铺,而贫民区,这里只有木讷的人,参差不齐的建筑,和散着铁锈味道的机械。

    下午6点,这个时间段里,除了那些想在老板面前展现出吃苦耐劳精神的新员工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下班回到了家中,而在17号街区的一间修理厂房中,则不时的传出几声金属撞击的声音。

    这是一间不太大的修理厂,虽然各种设施都已经极为老旧,但是却是附近几条街区的唯一一家,所以客户也不算少。

    因为今天参加实践考核的原因,所以,许白焰和林江正在赶制着落下的工程。虽然他们刚刚成年,但是二人已经在这个修理厂中工作了3年了。

    不错,这就是在雇佣童工,明明白白,不需要任何的狡辩。但是在贫民区这个地方,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去管,因为在这里,到了十几岁的年纪的人都必须去找个工作为家里减轻点负担,更别提像是许白焰和林江这样的孤儿,要是真的不让他们当童工,那几乎就相当于让他们饿死。

    有时候,在现实面前,法律就是这么可笑。

    ......

    修理台上,是一份机车的燃气缸,几乎已经处在半报废的状态,然而修理厂的老板还是将它收进了手里,并且承诺明天就能修好它。

    可能在他眼里,就算是一坨烧焦的废铁扔在许白焰面前,第二天这小子都能把它鼓捣回原样来。

    于是此刻,就出现了很怪异的一幕。

    许白焰的颈后插着的修理台的控制接口,数条机械臂在飞快的移动着,拉丝,焊接,极长的探肢在燃气缸的管道内飞快的清理着杂乱的电线,扯出那些老旧的线头并接上新的,这一切都在同一时间进行着,行云流水,又互不干涉,而许白焰自己的双手,则正捏着两根细如丝的触针,填补着电路板上那些几乎让人产生密集恐惧症的电子元件。

    虽然林江对这一切都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如果有第三个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会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个想法......这小子有病吧。

    现在这个时代,还有人闲着没事自己去操作这些么?直接把东西扔到修理台上,自动程序就能完成这些了啊,更荒唐的是,竟然还有人会用手拿着触针去安装电路板?先不说别的,那些不到1毫米的电子元件,用肉眼真的能看出差别么?

    是的,这一幕不论跟谁说,那人都会觉得不可理喻,其实那人跟本就不会相信有人会做出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小修理台前,几乎隔三差五的就会上演这么一幕。

    许白焰手中的触针异常的稳,它吸着一颗极小的元件,以一种“毫不在意”的架势直接怼在电路板上,而那个不到半毫米的铁片竟然准确无比的被插进了属于它的卡槽中,这感觉就像是一个风险极高的手术,一名医生拎着酒瓶,打着嗝,随手抓起手术刀往病人身上一戳,这把刀就避开了所有的神经血管,准确的出现在了它应该出现的地方......

    紧接着,许白焰随手将触针往旁边一扔,下一秒,一条机械臂就在半空中夹住了触针,同时还顺便用弯曲的轴承部位推了一下许白焰右眼上的“三重叠放大镜”。

    理清线路,复原那些凹陷的地方,再焊接回原位,许白焰这一下午都在重复着这些单调枯燥又必须一直紧绷着精神的操作,但是他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不耐烦,如果说这小子有什么值得称赞一下的性格,那可能就是耐心了。终于,他安装完了最后一根导丝,拿起了电路板,随手就插进了面前燃气缸中。

    “嗡——”

    一阵电机旋转的声音。

    一旁的林江扭过头:“哎?完事了?”他一边嚼着嘴里的融合食物一边含糊的说着。对于这段时间里许白焰表现出来的稳定操作没有丝毫的在意......的确,能够将修理台使用到这种程度是很让人惊讶,但是就像是之前说的,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在这个几乎一切都已经进入自动化的时代,人的技术即使再灵巧,再娴熟,又有什么意义。即使像是许白焰这种极有天赋的人,也只不过是比自动修理快了不到一个小时而已......还是最老式的修理台。

    许白焰拔下颈后的插口,又拔掉了连接着控制台的那一端,之后小心翼翼的将这段“连接线”缠好,揣进了兜里。

    “着急。”他简单的回答道。

    “又着急回去伺候那个老不死的?”林江问。

    许白焰无奈的点点头,虽然他偶尔觉得,称呼自己的房东为“老不死的”有点不礼貌,毕竟人家岁数大了,腿脚还不好,但是在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很认同这个称呼的。

    “好吧,记着带着晚饭。”林江用下巴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一份“融合餐”说着。

    而这份融合餐......肯定不是给许白焰的。

    许白焰显然是经常做这件事。“哦。”他应到,直接就拿起桌上的晚餐,走出了修理厂。

    ......

    不论是和都会区还是和旧城区相比,贫民区夜晚的街道都显得有些冷清,没有头顶的那些列车和遮挡着的高耸建筑,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两个世纪前的城市,有时候抬起头,甚至能看到几颗星星。

    许白焰所住之处离修理厂不远,挤过几条还残留着雨水的小路,一个拐角,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就嘈杂起来,一栋巨大的建筑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原本,这是一栋百年前遗留下来的楼区,经过几代人的私自改建和层层叠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栋巨大而且混杂的小型城寨。

    住在这里的每家每户只是用轻薄的材料分隔出来,小商小贩直接将店门开在楼间的走廊上,再挂上那些没人会去在意的招牌,也许这户是一家七口,一墙之隔就是一间没有执照的牙医诊所。就像是之前说的,贫民区是一个没人会去关注的地方,所以,在这里总能看到这种奇怪的建筑,嘈杂,混乱,像是把无数的小建筑揉在了一起,各种各样的人在这里蜗居着,相依为命,生老病死。

    许白焰逆着人群,走过迷宫一样的走廊,又转乘了几个用铁栅栏围成的电梯,终于来到了一扇门前。

    他轻轻的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

    “谁呀。”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

    在这个每家每户的门上都有摄像头的时代,这种问题即使在贫民区也很少能够听到。

    “是我。”许白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