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神道复苏 > 第六章 鬼蜮
    夜色如梭!

    月光朦朦胧胧,犹如雨水一般,洒落在大地。

    画舫上面灯火通明,油灯和火把换了一批又一批,火红色的光亮总是明亮,驱散四方迷离的夜色,把画舫照耀的如同白昼。

    火红色光芒照耀下,更加衬托出红玉衣裙鲜艳欲滴,宛如一朵火红色的娇花。

    伸出洁白如玉的纤纤玉手,把饱满而富有弹性,色泽呈现明显澄黄色的葡萄,慢条细理的缓缓放到窦长生的嘴边。

    窦长生享受着红玉的伺候,看着逐渐稀少的人影。

    今夜,情况很不对。

    不少人都已经成功的离开画舫,安全的离开了大泽湖。

    和窦长生身死那一夜,呈现了强烈的反差,这让窦长生心中极为疑惑。

    借助着吃葡萄时,微微低头扫了一眼,火红色的光芒下,画舫甲板上面清晰可见,一道道修长的影子,正在不断的活动。

    不论怎么看,这红玉都是活人。

    其他花枝招展的姑娘也是如此,但窦长生能够肯定,自己上一次来的肯定是这一艘画舫。

    凡人还能出错,作为一名神祇,这点判断都没有,还怎么当神祇,不如直接回家种红薯去吧。

    甲板上面看来是找不出端倪来了,窦长生搂抱住红玉,感受着红玉娇躯的体温,窦长生看向远处的船舱。

    画舫上下两层,每一层皆有四个厢房。

    上一次窦长生就观摩的清清楚楚,此刻怀抱着红玉,起身朝着船舱内走去。

    美艳动人的红玉,犹如柔弱无骨的美女蛇,在窦长生怀中扭动,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妩媚的脸庞微微转动,有意的背向窦长生。

    勾人夺魄的美眸中,浮现出一丝冷色,隐隐透漏着惊惧。

    这一切都一闪而逝,要是普通的凡人,根本不可能洞悉,但怀抱着红玉的窦长生,恰恰的就不是凡人。

    一切都被窦长生凝视在眼中,果然这船舱才有猫腻。

    嘎吱一声,船舱的门被推开。

    随着木门开启,一股清风迎面吹来,让人骨子中下意识的一冷,红玉的身子明显的一抖,窦长生不由的一顿。

    眼前是一条故意隔断出来的走廊,走廊一侧悬挂着红色的灯笼。

    红色灯笼不断散的光芒,驱散了走廊的黑暗,在夜色中走廊也算是明亮。

    可不知为何,踏入到走廊中的窦长生,却是觉得光线并不是那么足,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源源不断的吞噬着红灯笼散的光线。

    走廊中的景色,让人心中压抑。

    红玉已经推开了最近一处厢房的房门,厢房的门都没有锁,木门轻松的一推即开。

    端起一旁走廊墙壁上的红灯笼,红玉挪移着莲步,走到了厢房中,借助着红灯笼,把漆黑的厢房照亮,缓缓的把红灯笼悬挂起来。

    红润的嘴唇亲了窦长生面额一口,用着撒娇的语气讲道:“公子先进入这房间休息一下,奴家马上就回来。”

    “去吧!”窦长生不在意的挥挥手,目送红玉离开后,炯炯有神的凝视着厢房中的布局。

    厢房中布局很简单,有着木板铺砌的木床,上面铺上了一层被褥,在被褥上面有着一层凉席,床铺前有着不大的方桌,一个木制的板凳,正在方桌前面。

    此地绝对不是在画舫上面了,窦长生背负着双手,脸上浮现出冷笑之色。

    要是其他人,哪怕是凡之士,也不好判断此地和画舫的区别,但窦长生作为一名神祇,对于神祇执掌的权柄区域,最为敏感不过了。

    用一句白痴的话,不敏感不行啊。

    自己一身十人斩的本事,能够在哪里使用,心中岂能没点逼数。

    一种隔膜遍布四方,正在隔绝自己和大泽湖的联系,但偏偏这一层隔膜,并未彻底断绝窦长生和大泽湖的联系。

    具体来形容的话,就像是自己人还在大泽湖,但身上却是被一层塑料包裹起来。

    窦长生见此,不由的微微一动,食指轻轻的伸出,一点红色光芒一闪即逝。

    “绿玉姑娘!”

    耳中仿佛是倾听见了一声呼喊。

    声音极低,已经低到了常人不可能听得见的地步。

    当食指中红色光芒消失,声音也旋即消失不见。

    “公子!”红玉曼妙的身影,迈动着莲步一步步走来,红润的嘴唇蠕动,轻轻呼唤讲道。

    “您在干什么?”

    “红玉姑娘可听见了呼喊声?”窦长生转过身来,看着红玉微笑着讲道。

    “公子您说什么呼喊声,奴家就在这里,可没有听到,倒是刚刚听见其他姐妹说过,其他爷可都已经睡下了,也就公子您一人还龙精虎猛着呢。”红玉玉手掩盖着嘴角,糯糯的开口讲道。

    “不,本公子确切听见了。”

    “公子管他什么声音,我们不如!”红玉上前一步,玉臂伸出要环抱住窦长生手臂。

    窦长生身躯微微一侧,已经大步走出了厢房,来到了走廊当中,

    走廊静悄悄的,本来悬挂的红灯笼,却是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蜡烛。

    凝视着白色蜡烛,窦长生眼底目光一缩。

    这种变化窦长生不曾洞察,要知道刚刚厢房的房门根本没有关闭,按道理走廊有动静,窦长生不可能没有察觉。

    此地正在变幻,绝对违背了常理,唯有此才能瞒过自己。

    窦长生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两个字,鬼蜮!

    鬼蜮,这可是和神域相媲美,此地鬼蜮之主,是媲美从九品神祇的凶鬼。

    一道踉跄的身影,正在不远处跑来。

    窦长生回身看向厢房时,厢房中已经空空如也,本该在厢房中的红玉,已经不知道何时消失不见了。

    一声惊喜的声音在窦长生耳中响起。

    “长生兄!”

    “晚上见你,你不是说昨夜归家太晚,已经被窦伯父下了禁令,不能外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冯天宇看见来人,俊朗的面孔浮现出欣喜之色,语气快的讲道:“不过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长生兄快跑,此地闹鬼!”

    两个窦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