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神道复苏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义士来投
    襄郡!

    大阵升腾,犹如龟壳。

    光芒笼罩四方,把襄郡郡城牢牢保护在其中。

    窦长生站在战车之上,目光炯炯的观看着前方郡城,这是襄平州最后一道屏障,只要攻陷了襄郡郡城,襄平州再无抵抗之力,在四水郡和灌郡已经投降的情况下,襄平州将会落入到窦长生手中。

    李希文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看着面前郡城,语气徐徐的开口讲解道:“自平郡不战而降,归顺大王后,张李二人的联军,未曾继续前往平郡,而是直接退回襄郡。”

    “一直以来襄平州局势,张强李弱,襄郡一直处于守势,这位李州牧经营襄郡多年,不断开始加固,动用天材地宝,护持大阵的威力不弱。”

    “外加张李二人,全部兵力都已经退入到郡城中,想要击破襄郡郡城,彻底占据襄平州,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窦长生站在战车上,微微的摇头讲道:“太久了,自本王起兵,一路势如破竹,平郡,四水郡,灌郡,皆是不战而降,襄平州大半入手。”

    “要是在襄郡花费时间太多,这势如破竹的锐气受挫,这影响实在是太大,不要说一个月,哪怕是半个月,本王都耽搁不得,最多十日,最少七日,必须要攻陷襄郡郡城。”

    “本王要张李二贼的级,宣告四方。”

    李希文眉头一皱,看向前方襄郡郡城,护城大阵光芒升腾,光芒璀璨,耀耀之光,让人不能直视。

    一道道光泽,像是游龙,在光芒中张牙舞爪,开始不断的游走,遍布护城大阵四方,无任何一处死角,留下一处破绽。

    “此护城大阵,观其底细,怕是这位李州牧,自上古典籍中获取,这才布置下来,如今无人晓得其底细,想要清楚护城大阵虚实,非一日之功。”

    “如今与其去寻找破护城大阵的方法,不如日日不断攻击,软磨硬泡,以楚军实力,最多一个月,就能够彻底的轰碎这护城大阵。”

    “但大王想要七日的话,这倒是极为困难,需要有精通阵法的高人相助,洞悉此大阵的弱点,才能够破掉这护城大阵。”

    李希文条理清晰,徐徐的把七日破城的方式,坦然直言说出来,此是一种方法,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以强横的实力,直接轰碎掉护城大阵。

    李希文顿了顿后,才继续开口讲道:“要太平道黄神出手,配合大军,才能在七日内击破护城大阵。”

    窦长生微微摇头,要是黄神在此,一人即可破掉这一处护城大阵,天眼之下,洞悉一切破绽,这一处护城大阵根本逃脱不掉天眼的注视。

    就算没有黄神,神祇真身来此,那也是能够看破,一双神目借助着天眼之力,力量也是非同小可。

    换成是未曾动用生死簿复活前,能够借助着神祇真身能力,也是能够看破,但如今不说黄神,就算是神祇真身的力量也无法动用了。

    不过破掉大阵的方法,也有着应洲鼎,觉醒后的应洲鼎,砸破这一座护城大阵,一点问题也没有,但窦长生不打算这么做,好刀就要用在钢刃上,此时还不是应洲鼎绽放光彩的时候。

    余下种种方法,窦长生开始在脑海中不断过了一遍。

    心中已经有着定计,不行就让黄神前路一趟,有着黄神托底,窦长生一点不慌,此也是给玉清道最后一个机会。

    四水郡和灌郡的投降,其中多少有着玉清道助力,但只是这点臂助,就想要完成周山之巅的诺言,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九道八佛之一的金光寺,已经付出了一些代价,如今已经相助窦长生稳定应华洲局势,更是不少俗家弟子参军,虽没有多高的质量,但架不住量多。

    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窦长生想念玉清道不久,一名传令兵,已经来到窦长生面前,直接单膝跪地禀告讲道:“禀告大王!”

    “外面有一位义士求见!”

    “其自称为周青,在玉清山修道,为玉清道俗家弟子,此番出山,正是相助大王击破襄郡。”

    窦长生点头,对着一旁的李希文讲道:“劳烦李先生前往,请这位周义士前来。”

    李希文应承下来讲道:“诺!”

    不久,李希文自外而回,身后跟随着一位青年男子,其嘴唇上下胡须留着黑色短须,鼻梁高挺,国字脸,看上去极为的精神。

    卖相可谓是颇佳,这样的人物,一看就是大忠大义的人物。

    远远观望,犹如一尊猿猴。

    参水猿。

    竟然是此星命,对方真是好运道,上一位此星命为魏武,正是被窦长生在丰城县解决,这一位竟然躺赢了,直接获得了魏武死去的参水猿星命。

    周青恪守本分,来到战车前对窦长生一拜讲道:“拜见大王!”

    窦长生抬手,示意对方起身,直入主题讲道:“周义士有何方法击破这襄郡护城大阵?”

    周青目光看向远方,不断涌现的攻击,不断轰击襄郡护城大阵,轰隆的响动,先后不断的响起,如同惊雷一般。

    语气平淡的讲道:“此护城大阵,名为玄龟八列阵,分布八方,按照八卦排列,大阵一起,生生不息,元转如一,想要破阵,极为不易。”

    “但此玄龟八列阵,却是有着一处致命缺陷,其大阵东南位置,有一处罩门,此地只要遭受轰击,自可破阵。”

    “这就是玄龟八列阵生生不息的代价,天下阵法千千万万,都要遵守规则,越强破阵越大。”

    李希文点了点头,附和的讲道:“这一句话倒是在理,此大阵生生不息,正是不断运转,才卸掉大半攻击力道,不然此护城大阵,以楚军之强,岂能坚持一月。”

    李希文目光看向一旁的周青,略有奇怪的开口问道:“此玄龟八列阵缺陷罩门,你竟然如此清楚?”

    周青神态如一,自始至终未曾有多少变化,听见李希文询问,直接回答讲道:“此玄龟八列阵,出自玉清道,多年前不慎遗失。”

    “玉清道中自有记载,这才被被我所知,如今晓得大王被此阵阻于城外,特来此献计,相助大王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