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神道复苏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朕为天帝,主宰三界!
    苍天如血!

    天地一片火红!

    一道道火柱,开始从地面上升腾而起。

    火柱冲宵,接天连地,熊熊的火焰燃烧,恐怖的热浪一浪接着一浪,席卷四面八方。

    九道火柱,接连不断的旋转,火焰蔓延开来,祭坛上面已经化为了火海。

    陷阱,祭坛就是一处陷阱,此地就是为了坑害顺利杀上祭坛的乱臣贼子所准备。

    夏方目眦欲裂,看向一直冷笑,已经被火焰吞噬的人皇,愤怒的咆哮道:“假的!”

    “他根本不是人皇。”

    “人皇自私自利,刻薄寡恩,绝对不会和我们一起玉石俱焚。”

    玄武天将背后的玄武披风,正不断的延伸而出,惊怒的讲道:“上当了,这根本就是假的。”

    此点谁也不曾预料到,站在祭坛上面的人皇是假的,什么举行仪式,根本就是一处陷阱,是人皇故意为之,让此消息传遍天下,当祭坛举行仪式,此种行为深入人心,产生下意识的偏见,造成见知障,根本不会去怀疑真假。

    玄武披风蔓延而出,迅的开始不断的增长,周奇踏出一步,已经站在了玄武天将身旁,玄武披风蔓延开,把玄武天将和周奇,全部都围绕在其中。

    玄武披风,为防御至宝,此刻把周奇和玄武天将,全部都守护在其中,犹如蚕蛹一般,严防死守,每一个角度,都已经彻底的封锁。

    不光如此,在玄武披风之外,光幕接连的不断明亮起来,像是一面面墙壁,开始一层层的把玄武披风给困在其中。

    夏方刚刚迈出一步,看着层层亮起的防御宝物,还有一些禁制。

    玄武天将战力远不如青龙天将,但他和青龙天将联手,却是能够匹敌赵安,就是因为玄武天将最擅长防御,现在防御全开,极为的惊人。

    夏方脸色铁青,刚刚夏方也有心和玄武天将一起,但玄武天将率先保护周奇,至于夏方直接给扔了,人家根本不带他一起愉快玩耍了。

    远处吕凤仙对着夏方招呼一声道:“大哥,此为九龙烈焰阵。”

    “九龙烈焰阵为上古奇阵,昔年烈阳门相助汉皇,要用此九龙烈焰阵斩杀霸王,不曾想霸王悍勇,马踏九龙烈焰阵,自此烈阳门元气大伤,直至到最后没落。”

    夏方脸色一喜,盘龙棍横扫之下,蔓延而来的火焰,顷刻之间为之一空,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吕凤仙身旁,开口讲道:“二弟懂得破阵?”

    吕凤仙看着火势暴增,威力无匹的九龙烈焰阵,快的开口讲道:“当初夺取寂灭方天戟时,出现的那一位老道,就是烈阳门当代烈阳子,这九龙烈焰阵我也有所涉及。”

    “昔年九龙烈焰阵败于霸王之手,这是非战之罪,当时灵气低迷,远不如此刻灵气水准,九龙烈焰阵根本无法挥出威力来。”

    “人皇布置下的这九龙烈焰阵,选择之地为龙水之旁,此地水汽浓郁,自会影响九龙烈焰阵威力,外加人皇手中这九龙烈焰阵根本威力不全。”

    “本该九条火龙现世,毁灭一切,现在只是九道火柱绞杀,但如此也要胜过昔年霸王之时。”

    “东方为死门,西方为生门,此阵冲入生门必死无疑,唯有向死而生才可,东方才是生机所在。”

    夏方爆喝一声,对着吕凤仙讲道:“走东方!”

    吕凤仙有所迟疑的讲道:“向死而生,这是我猜测,不一定准,要是猜测错误,踏入死门,这一次就是必死无疑。”

    夏方盘龙棍继续挥舞,横扫火焰,覆灭前方熊熊烈火,语气豪爽的讲道:“走了还有一线生机,不走必死无疑。”

    “要是去东方无法生还,那就是命,合该老夫死于此地。”

    夏方大手一挥,招呼了吕凤仙一下,当前朝着东方冲去,盘龙棍不断挥舞,上面扣着短棍的铁链,开始不断的甩动,一马当先,不断开路。

    吕凤仙目光看着玄武天将和周奇,他们此刻犹如一团肉粽子,一层接着一层的皮,不断的开始包裹自己,熊熊的火焰,开始不断的燃烧,防御开始一层接着一层的破灭,但旋即就已经再一次生出。

    玄武为水,玄武披风和九龙烈焰阵正好相克,水克火,一时之间倒是已经坚持下来。

    东方火柱升腾,一股股火焰从地面上升腾而起,刚刚所位于之地,也只有两道火柱,但来到东方后,却是有着三道火柱不断的转动,开始并成一排,直接朝着夏方和吕凤仙绞杀而来。

    见此夏方一喜,火柱虽多,但却是并排,远不如其他地方,两道火柱一道接着一道,轮转交替,接连不断。

    寂灭方天戟落下,八荒恶龙咆哮而出,狰狞着龙,张开嘴巴朝着火焰吞噬而来。

    八荒恶龙大肚装天下,源源不断的火焰,不断被八荒恶龙吞噬掉,但火焰无穷无尽,火柱根本不曾变的减少,横档于前方。

    盘龙棍一棍横扫,奋起凶威,携带巨力。

    其中金龙龙吟响起,一时之间火柱为之一顿,贪狼长啸,吞噬火焰,七杀刀瞬间被夏方插入到地面上。

    七杀之力爆,七种杀意,阴森恐怖,四方为之一冷。

    哪怕是火焰熊熊,恐怖热浪烘烤四方,但也无法掩盖七杀的阴冷。

    夏方咆哮一声喊道:“走!”

    夏方率先冲出,后面吕凤仙也紧随其后。

    火柱旋即恢复,滚滚火焰燃烧,无物不燃,直接吞噬了七杀刀,四周阴冷消散的一空,皇极惊世铠蔓延出淡淡的光芒,却是如同守护壁障,却是把夏方和吕凤仙都包围在其中。

    漫天的大火,此刻犹如置身于火海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直接冲出。

    看着火柱已经在身后,身处于火海中的夏方肆虐的大笑起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滋滋滋的声音,不断响起,皇极惊世铠的防御,正在逐渐开始破碎,已经被火焰焚烧一空,但吕凤仙和夏方已经不是太在意,最为危险的地方已经渡过。

    二人一前一后,冲出了祭坛,站在半空中,火焰还在身上燃烧,但无祭坛九龙烈焰阵相助,已经没有了无穷无尽,生生不息的特性,逐渐的正在熄灭。

    夏方抚摸着烧焦的胡须,此刻姿态狼狈,但也只是消耗不小,而自己却是成功的活着。

    远处九道火柱,已经合九为一,只有一道璀璨的火柱。

    火柱接天连地,直插天宇。

    其中熊熊的火焰,不断开始燃烧着,依稀可见一条火龙,正在火柱中蜿蜒着身躯,火红色的龙爪,开始朝着火柱之下爪去。

    九龙烈焰阵凝聚九龙,焚烧万物,毁灭一切。

    此刻火柱合九为一,终于凝聚出了一条灭世火龙。

    这一条火龙出现,九龙烈焰阵威力再一次增强,一下子暴增了九倍有余,要是九龙齐出,无人能够逃脱掉九龙烈焰阵。

    一声惨叫之声传出,这是玄武天将的声音,声音较为凄厉。

    陛下!

    二字,听着让人动容。

    旋即声音就已经消失,不知道生了何事。

    轰然的大爆炸产生,火浪席卷四面八方,火焰落水不灭,溅射到龙水中的火焰,依然持续燃烧中。

    远处夏方站在半空,烧焦的衣衫,此刻贴合在身上,一些血肉已经有着烧焦的痕迹,看着祭坛方向,极为的平静,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的浮现出懊悔之色,老泪纵横的讲道:

    “陛下,您不能死啊。”

    吕凤仙嘴角微微抽搐,这一句话,实在是太假。

    刚刚跑路的时候,你可没有去想这位陛下,而是率先的自己往外跑。

    万事皆有意外,本以为主持仪式后如同待宰羔羊的人皇,暗中来了这样一手,一下子把自己一众人给坑了。

    哪一个都不是易与之辈,这一场屠龙之战,自始至终,都是意外连连。

    本来的屠龙主力,却是很快退出了战场,反倒是不被看好的夏方,展现出了锋芒,看着九龙烈焰阵,玄武天将凶多吉少,就不知道周奇是否能够坚持下来。

    九龙烈焰阵爆之后,把天穹倒映的一片火红。

    巨大的火焰冲起,不断的在天空中扩散,此刻上天已经化为了火海。

    火光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短短的三个呼吸的时间中,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天地重新暗淡下来,迷离的夜色笼罩着大地,凛冽的寒风已经开始吹刮着。

    一道道视野,开始朝着祭坛方位看去。

    此刻的祭坛早就已经崩塌,掩盖在火焰爆炸下,根本没有吸引人的注意力。

    祭坛位置,一道身影独立,身上缠绕着玄武披风。

    这一件防御至宝,有着天神兵级别的玄武披风,上面多处已经破损,一道道口子,有着被燃烧的痕迹,周奇身上浮现出一道光芒,本来狼狈的姿态,此刻伴随着光芒闪耀。

    龙袍开始浮现,冕冠也出现,冕梳下垂,让人看不清相貌。

    一撤玄武披风,玄武披风被周奇扔到了地上,此一件天神兵,已经受到了重创,想要恢复不会简单了。

    至于玄武天将,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九龙烈焰阵下,已经尸骨无存,最后那一声惨叫,不知道是玄武天将保护周奇,还是周奇把玄武天将扔出去,独占了玄武披风。

    周奇背负双手,目光环视四方,平和的开口讲道:“身为皇者,不行堂皇之道,反而偷偷摸摸,以阴谋诡计算人,有失帝道气度,注定一辈子潜力有限。”

    人皇浑厚的话语,响彻四方道:“你又好多少?”

    “一生精于算计,留下龙水出黑龙之言,本以为是为大周再续天命,却是不曾想一切都只是你一己私利。”

    人皇端坐于皇辇之上,此刻平静的注视着四方。

    皇辇和人皇,一直静止未动,要不是人皇主动现身,至今还无人能够现人皇。

    人皇看着周奇,没有任何祖宗之间的情分,皇家无私情,血肉相残比比皆是,更不要说这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老祖宗了。

    平和的讲道:“龙水一事,都是你的算计。”

    周奇看向人皇,毫不犹豫的承认讲道:“不错,龙水出黑龙,是朕故意给龙虎道留下踪迹,好让张老天师,亲自说出口。”

    人皇把自己不解之处,开口询问讲道:“那龙氺福地一事呢?”

    “朕好奇此点,你到底知不知道?”

    周奇缓步上前,犹如闲庭信步,开始为人皇解惑讲道:“龙氺福地,正是龙虎道上当的引头。”

    “龙虎道传承悠久,源头为天界天师府,天师府有八大福地,四大洞天,四大天师合掌天师府,张天师一脉麾下有两处福地,其中就有这龙氺福地。”

    “昔年张天师曾孙自龙氺福地离开,来到龙虎山,创建龙虎山一脉,末法来临回到福地自封,龙氺福地对龙虎道极为重要,此地是龙虎道祖地。”

    “获取龙氺福地后,自可根据传承,寻找自己这一脉的另外一处福地,还有洞天。”

    “但当时天下灵气低迷,谁也没有想到灵气会复苏,所以想要让福地出世,获取传承,让自己更进一步,凝聚阳神,必须要借助外力。”

    “朕故意引诱,张老天师果然上当。”

    周奇说道此处,连连的开始冷笑,仿佛是对于龙虎道不屑一顾,语气讽刺的讲道:“说出了龙水出黑龙这一句话,朕故意借此广而宣之,天下皆知,人心即力量,当天下认为龙水出黑龙,自有黑龙大运孕育。”

    “借助着黑龙之力,让龙氺福地复苏问世。”

    “龙虎道想要凭此摘桃子,让朕一番努力,全部都化为流水,殊不知这都是朕故意的。”

    “有一点朕不曾预料到,那就是黑龙大运成熟,反倒是灵气复苏了,这龙氺福地率先出世,不过其后展,有朕暗中维护,大局不曾有着影响。”

    “这位张天师,还以为自己联合昭候,坑害了他们,这都是朕故意的,这昭候狼子野心竟然也敢图谋黑龙大运,朕岂能留他。”

    伴随着周奇的诉说,众人看向下方一动不动的张天师,此刻张天师脸色红润,额头宽大,白眉垂下,对周奇的诉说无动于衷,周奇注视到众人的目光,一挥手讲道:“不用看了,他的灵魂早就被朕抽出。”

    “如今不过是傀儡而已,听从朕的命令。”

    人皇看着一副智珠在握,不断解释的周奇,再一次问出了一个疑惑:“黑龙大运,生者获得,自可凭此获取造化,你已经是死人,就算获取黑龙大运,也只是在阴世纵横,想要影响阳世,那是不可能的。”

    “你不惜堕落,死后化为鬼物,失去神圣身份,为的就是在阴世称雄,这怕是不可能。”

    从真龙化为鬼物,这其中付出这么多代价,绝对惊人,一般王侯都无法承担,他们化为鬼物,不过是时运所致,外加心中怨气。

    但周奇生前春风得意,消藩成功,大周步入盛世,史书都要记载太宗盛世,哪里有无穷的怨气去支撑他化为鬼物,这可以说完全都是凭借着大周收集的四海宝物,外加忍受无尽苦楚这才成功。

    人皇双眸中冰冷,正是这周奇括不廉耻的消耗大周宝物,这才造成宝库空虚,不然何止于让自己登基后,处处节省。

    周奇步伐平稳,徐徐的讲道:“阴世称雄,这岂是朕的愿望。”

    “大周吞黑龙,再续天命,此事逆天而为,必定受到天意所阻,你行事总是出现偏差,这就是缘由。”

    “朕当然不会重蹈覆辙,去做这逆天之事,朕化为鬼物,斩断和大周联系,此番夺取黑龙大运,不是让大周吞黑龙,是朕自己吞黑龙。”

    “吞并黑龙,朕自可携带黑龙大运转世,化为大周宗室子弟,到时候山河破碎,正好重整山河,提三尺剑,混一宇内,中兴大周。”

    人皇冷笑着讲道:“你志向倒是不小,想要如光武一般,重整破碎山河,一统天下,完成中兴,”

    “怪不得天意不阻你,原来是抱着毁灭重建的心思,这自然顺了天意。”

    周奇已经走到人皇前三丈外,看着人皇坦然承认讲道:“这天下是大周太祖的,不是朕的。”

    “朕要重整山河,创建朕的天下,建立运朝,越太祖。”

    “不,太祖岂是朕的目标,朕要北上杀胡,南下征服十万大山,东征海外仙岛,完成上古九皇都未有之壮举,征服上古天图所记载的九十九洲。”

    “以九十九洲之力,横扫天下福地洞天净土,汇聚人间之力,杀上天界,征服地界。”

    “朕为天帝,当主宰天地人三界。”

    人皇站起身来,冰冷的讲道:“天帝?”

    “你离宗叛道,人皇为九九至尊,当统御天地人三界,岂能追求昔年那道门称号,这是自甘堕落,朕看你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

    “朕为人皇,人道大昌,人族当统御三界,不论仙妖魔佛,尽皆都是臣妾!”

    “你背叛人道,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