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53,魔教圣女【1/5,求月票~】
    【上架第二天,继续爆五更意思一下!】

    看到石之轩,侯希白先想到的,是当初长安城郊,路遇常威之时,师父那寒冰一般冷酷,浑无半点人类感情的眼神,以及他为了邪帝舍利,竟要拿石青璇来做交易的无情,一时间,心中不禁好一阵惊惧。

    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到,此时的师父,气质温润柔和,有如一位忧郁多情的诗人,似已变回了他所熟悉的那位师父。

    于是侯希白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您……好啦?”

    石之轩沉默一阵,苦笑:“还病着。没有圣帝舍利,为师这病,哪能好得了?”

    “……”侯希白无语。

    石之轩摇了摇头,叹道:“花间派的我,只是暂时压制了补天阁的我而已。说来也是可笑,为师设计引来邪极宗尤鸟倦四人,又引四大圣僧至此,本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嘿,常威武功确实厉害。他同时击杀尤鸟倦三人的那一掌,连为师都无从破解。甚至被他震慑住,不敢出手——其实那时,他功力当已消耗一空,可为师以为他是故意示之以弱,引我出手,于是按兵不动,白白错过一次机会。

    “之后他与四大圣僧对阵时,最后那一掌一刀,亦是令我生出不可力敌之感。但四大圣僧联手,何其厉害?常威再强,亦只能暂领上风。

    “他劈出那一刀时,我也已经察觉他无以为继,心生退意。若能在那时出手,我仍有五成把握,夺得圣帝舍利。

    “可是那个时候,我却早被他与四大圣僧辩驳时的那些话语,唤醒了花间派的我,机会出现了,我却已没有了出手抢夺圣帝舍利的心思……”

    说到这里,石之轩不禁又是一阵苦笑。

    末了叹息道:“机关算尽,却算漏了自己的心。他对为师引以为傲的功绩的赞许,他对为师与你师娘之事的评价,令我将他引为知己,补天阁的冷酷之心被压制下去,花间派的善念复又占据上风……有机会,也出不了手啦!”

    侯希白眼巴巴看着师父,问:“那,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师父您还是要继续抢夺圣帝舍利么?”

    “已错失了两次良机,接下来……”

    石之轩眼角抽搐两下,眼神又一阵波动,在冷酷无情、温和忧郁之间来回变幻好几次,最后还是勉强定格为温和忧郁,随后叹道:

    “为师的补天阁之心,对圣帝舍利欲念深重,最多只能稍作压制,多听几次‘圣帝舍利’这四个字,怕就要重新占据上风。所以接下来……”

    他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但侯希白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沉默一阵,侯希白忽而想起一事,急声道:“师父,自在天魔似要去寻青璇,咱们得赶紧过去保护她啊!”

    石之轩沉默一阵,幽幽道:“在青璇附近,我这状态,打不过常威。”

    “……”

    师徒两个面面相觑,相顾无语。

    ……

    常威只剩三成功力,带着独孤凤和一百多斤的铜罐,其实根本飞不远。

    不过正值深夜,此地又山多林密,随便就能找到藏身之地。

    于是只飞出数里开外,常威便在一座坡陡林深的山头落下,寻了个藤萝遮掩的山洞,与独孤凤钻进去暂时藏身,恢复功力。

    脱离战斗,常威真气快恢复,小半个时辰便已恢复至巅峰状态。

    常威打坐恢复时,独孤凤虽安静坐着,没有打扰他,可一双眼睛,却是眨不眨地盯着他,神情亢奋,眼波涟涟,有时候还会莫明其妙地红一下脸。

    常威恢复完毕,睁开双眼,见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先是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头,又摸了一把虬髯,问道:“这么盯着我做什么?我是型乱了,是胡子被风吹乱了?”

    “都没乱,好好的呢。”

    独孤凤仍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常威,笑吟吟道:

    “你今天可威风啦!一举斩杀邪帝向雨田四个弟子,又在四大圣僧围攻之下全身而退,这等战绩,若是传扬出去,立刻便是武林震动。

    “以后呀,三大宗师之下,你只怕能与天刀宋缺、邪王石之轩、阴后祝玉妍等成名已久的名宿相提并论啦!”

    常威笑了笑,摆摆手,谦逊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虚名于我,只是天边浮云而已。”

    不等独孤凤说话,他又若有所思地说道:“四大圣僧加起来怕是将近三百岁,联手打我这么一个后生晚辈,没打赢还被我跑了,他们会宣扬此事么?”

    “嗯?”独孤凤眨眨眼,不明所以。

    常威皱着眉头,似自语,又似询问独孤凤:“你说,咱们是不是得找人把此事宣扬一下?或者……将此事写个几千份帖子,到处张贴一番?”

    “啊?”独孤凤小嘴微张,美眸圆瞪,半晌说不出话来。怔忡良久,她方才一脸古怪地瞧着常威:“不是说虚名于你,只是天边浮云而已么?”

    常威悠然一叹,唏嘘道:“天边浮云,也是一道靓亮风景。每观浮云,感其变化莫测、聚散无常,似在阐述命运莫测、人生无常的道理,我便总有种种领悟与感动……”

    “……”独孤凤嘴角微微抽搐一下:“所以,这事儿还是得宣扬一番?”

    常威眉锋一扬:“必须的!本座身为魔教教主、自在天魔,总得有些拿得出手的实在战绩吧?再说入蜀这一路,途经一些城镇时,我现‘魔教名单’带来的热度,已经下降了,现在大家都在议论杨广三征高句丽,导致逃兵满营、义军蜂起之事,已经没多少人关注魔教了。这怎么行?必须得把热度再炒起来啊!”

    “呵呵。”

    独孤凤嘴角牵扯一下,干笑两声:“然而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四大圣僧与石之轩的威胁吧?你今天说的那番话,必会令四大圣僧将你视作绝世天魔。接下来,四大圣僧必不遗余力地搜索你、追捕你,甚至整个佛门都会动员起来。

    “还有石之轩,邪极四魔与四大圣僧,定是他引来的。虽不知为何他今天没有出手,但我觉得,他定然不会放弃邪帝舍利,必定还会继续伺机抢夺。”

    常威笑道:“以四大圣僧的年纪,他们的武功已经差不多到顶了,而我的武功则每天都在进步。今天我能从四大圣僧围攻之下全身而退,下一次只会更加轻松。

    “至于石之轩……若我计划顺利,石之轩不足为虑。若不顺利,大不了,我先把邪帝舍利里面的真元精气给吸收了,把空壳子给他去。”

    倘若真解决不了石之轩的麻烦,常威就真会将邪帝舍利中的真元精气先吸收掉。

    至于怎么帮黄蓉提升潜力……不是还有和氏璧么?

    再说了,常威还可以与黄蓉双修,以自己的修为,带黄蓉一起飞嘛。

    最重要的是,常威知道,自己以后还会去往其它世界。只要去的世界够多,还愁找不到提升根骨潜力的宝物么?

    独孤凤听了他的说法,却颇有些担忧:“可是四大圣僧说过,邪帝舍利会令人变得偏向魔道,你就不担心,被邪帝舍利扭曲性情么?”

    常威不以为然地说道:“四大圣僧有些想当然了。邪帝舍利确实会扭曲人的性情,但那是舍利当中,积聚了历代邪帝的邪念、恶念。舍利核心处的真元精气,则只是纯粹的生命本源,并无善恶之分。只要能磨灭邪念、恶念,只吸收真元精气,便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独孤凤仔细一想,自己手指稍一触碰铜罐,便觉精神受到极大冲击,险些被那血雨腥风、冤魂哀泣侵蚀心灵,而常威入蜀途中,每天都把铜罐捧在手里修炼,性情也未生任何变化,足见他有能力磨灭邪帝舍利的邪念。

    于是她稍微放下心来,再问常威:“那你对付石之轩的计划是什么?”

    “唔,去找他的女儿石青璇。”常威淡淡道:“石青璇保管着不死印卷,我若能得到不死印卷,并将之参透,那么就有机会破解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幻魔身法。如此一来,他的袭扰也就不足为虑了。”

    独孤凤眼波微微闪烁一下,将一缕垂至腮旁的秀绾至耳后,状似不经意地问:“你打算拉石之轩的女儿入教?”

    常威摇头:“已经没有合适她的位子啦!”

    独孤凤心中窃喜,嘴上却道:“不是还有教主座下的捧箫侍女么?”

    常威若有所思:“对啊,还有捧箫侍女之位……”

    独孤凤连忙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别当真。”

    常威却像是没听到似地,皱眉自语:

    “不过捧箫侍女位格太低,石之轩知道了,怕是会疯。我虽不怕他,但他若彻底不要脸皮,专冲我身边的人下手,那我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唔,既然是魔教,那江湖规矩,一定得有圣女。所以得改个称号,叫做捧箫圣女。这样子老石应该不会疯了……”

    “喂。”独孤凤一脸幽怨:“我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啊!”

    常威却是大手一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说罢,拎着铜罐站起身来:“侯金刚被我无情抛弃,怕是不会替咱们保密,四大圣僧应当已经知道了我的目的,事不宜迟,咱们得即刻启程,连夜赶路,去找石青璇!”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