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45,邪极四魔
    “噫吁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走在“子午道”那悬于峭壁的狭窄栈道上,看着下方轻纱也似的薄雾,再环顾周围的崇山峻岭、莽莽丛林,常威不禁诗兴大,就要抄诗一,以壮胸怀。

    然而看一眼独孤凤,想想这位学渣大小姐听他念诗时的抓狂劲,常威摸了摸虬髯,体贴地闭上了嘴巴,将诗兴按回了肚子里。

    侯希白正竖着耳朵,听常威赋诗呢,见他刚念了几句,就闭口不言,一时心痒难耐,追问:“下面呢?”

    常威含笑摇:“下面没有了。”

    “……”侯金刚顿时满脸郁闷。

    常威本以为,石之轩会在途中继续袭扰,亦作好了迎接他的准备——蜀道艰难,山高林密,险隘无数,固然便于偷袭,但偷袭过后想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栈道之上,只要石之轩敢来,常威就敢拉着他往悬崖下边跳。

    反正他会飞!

    然而,直到上千里的“子午道”走到尽头,石之轩仍未有一次偷袭,令独孤凤白白警惕了好几天,徒耗了许多精力,亦让常威准备的几个针对性的计划,没了施展的机会。

    “石之轩究竟在盘算些什么?子午道上没有出手,难道是准备在汉中至蜀中的蜀道上出手?又或者,他是在憋一个大招?”

    可是数天之后,常威一行都走完了金牛道,进入蜀中地域了,石之轩却还是没有出手一次。

    直到三人抵达绵阳地域,因错过宿头,在一座废弃的山庙之中夜宿休整之时,石之轩准备了半月有余的大招,终于放出来了。

    午夜,子时初。

    常威盘坐山庙神龛之下,双手捧着铜罐,以邪帝舍利精神异力锤炼神念。

    独孤凤双手抱剑,靠坐在梁柱之上,两眼半睁半闭,强撑精神保持警戒。

    侯希白靠墙而坐,下巴一点一点,已酣然入睡。

    忽然,一阵飘渺歌声,自山庙之外传来。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独孤凤眸中精光一闪,睁开双眼,手掌紧握剑柄,功聚双耳,捕捉歌声来源。

    侯希白亦浑身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耳廓微微颤动,试图锁定歌声方向。

    但那歌声飘渺不定,时而在东,时而在西,时而又似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重重叠叠,仿佛多人合唱,令人无从捉摸。

    歌声初时还只是凄切,令人听了心中难受。

    过不多时,那歌声越诡异,变得鬼气森森,宛若杜鹃啼血,又似巴猿夜啼,令人气血翻腾,难受欲呕。

    独孤凤、侯希白脸色渐变,催运真气,试图抵御歌声。

    但不运真气还好,一旦催运真气,体内真气,竟不由自主按着歌声的节奏运行,在经脉之中狂奔乱突,令二人险些真气错乱,走火受创。

    独孤凤、侯希白骇然变色,连忙停止催运真气,不约而同看向常威。

    常威缓缓睁眼,望向山庙大门,淡淡道:“你也配唱《山鬼》?滚!”

    似有惊雷平空炸响。

    一个“滚”字脱口而出,整座山庙应声一震,房顶瓦片哗哗跳动,无数灰尘簌簌落下!

    独孤凤、侯希白亦随之一震,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耳朵。

    虽脑海、耳道皆被震得嗡嗡直响,但鬼魅歌声造成的气血翻腾、难受欲呕等负面状态,皆在这一声至正至阳的雷霆之音下,烟销云散。

    山庙之外,则隐隐响起一声痛苦闷哼,鬼魅歌声戛然而止,又恢复了午夜时的宁静。

    “知难而退了么?”侯希白看着惊疑不定地问道。

    话音刚落,山庙左侧墙壁,便轰地破开一个大洞。

    烟尘弥漫之中,一条矮壮身影,穿过墙洞,撞破烟尘,缓缓步入山庙之中。

    那是一个身披僧袍,却浑无半分慈悲之感的中年男子。他脸阔如盆,大嘴厚唇,下巴突出,双眼好似两团鬼火,单凭眼神,就能将普通人吓至不敢动弹。

    这人不仅长相凶煞,面目可憎,气息更是强悍之极。独孤凤、侯希白以气机窥之,只觉此人好似一座活火山,矮壮身躯之内,积聚着熊熊毒焰,似乎一旦爆,便能焚尽一切,不可阻挡。

    僧袍男子刚自左侧破壁而入,右侧墙壁又轰然爆开,一条高大身影,撞破墙壁,昂然入内。

    独孤凤、侯希白一惊,转眼望去,就见此人身着劲装,勾鼻深目,长相气质亦是令人不敢恭维。他手提一把巨大的铁剪刀,头上却戴着个帝王冠冕,感觉很是不伦不类。

    不过此人气息,亦是强横之极,并不比那僧袍男子稍逊。

    这时,山庙大门,又走进来一个身穿彩衣的女子。

    此女生得千娇百媚,乍一看,好像双十年华的青春佳人,细看之下,就会现,其眼角已遍布细密鱼尾纹,显然早已上了年纪。

    她面色苍白如纸,气息隐有不稳,显是身有内伤。独孤凤、侯希白因此推测,此女就是那将好好一《山鬼》,唱得鬼气森森的音攻之人。

    她音攻之术被常威雷霆一吼破掉,反噬之下,自然受伤不轻。

    女子踏入庙门后,山庙屋顶,忽轰然爆开,瓦砾雨点般坠落下来。

    一条人影,亦随之落下。此人下落之势极快,双脚着地时,却未出丝毫声响,仿佛一片羽毛飘落,显出极高的轻功素养。

    独孤凤、侯希白定睛一看,只见此人身量极高,长相凄苦,脸色腊黄,瘦骨伶仃,皱纹深如刀刻,一副疲惫不堪、行将就木的模样。

    可此人生得如此“凄凉瘦弱”,背上却背着一尊金光闪闪的独脚铜人,观其大小,若非涂了金漆的木头货,那这铜脚铜人,怕是得有一两百斤重。

    此人身负这等“重武器”,却还能以羽毛一般的轻盈施展轻功,武功之高,令独孤凤、侯希白细思恐极。

    这四人相继现身后,看都不看独孤凤、侯希白一眼,八只眼睛,全都紧盯着常威双手捧着的铜罐,眼神之中,满是残忍贪婪。

    毫无疑问,这四大高手,正是“邪帝”向雨田弟子,“邪帝舍利”理论上最合礼法的继承人,魔门邪极宗四大魔头——尤鸟倦、丁九重、周老叹、金环真。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