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42,大丈夫能屈能伸
    侯希白虎躯一震:“想不到,居然真的有魔教,真的有自在天魔!我,我是多情金刚?”

    “不错。”常威郑重点头,用力拍了拍侯希白肩膀:“服下本教圣药,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多情金刚侯希白,就是本教八大金刚座!”

    “我是多情金刚,我是多情金刚……”侯希白失魂落魄,喃喃自语。

    独孤凤则一脸同情地看着侯希白,心忖:“多情金刚?唉,好惨的绰号,比我那紫衫凤王还要难听……常大教主这起绰号的水准,也是令人无话可说了。”

    “不!”侯希白忽然大叫一声:“我宁死也不要做什么多情金刚,我是圣门……”

    噗!

    常威面无表情一指点在侯希白身上,侯希白浑身一个激灵,又开始满地打滚,拼命抓挠。

    “你以为你对圣门的忠贞之心,可昭日月?”常威抱着胳膊,冷眼看着涕泪横流的侯希白,冷笑道:“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遇上慈航静斋的传人。”

    遇上静斋传人的侯希白,会变成什么样子,常威最清楚不过——魔门与静慈传人的决斗,乃是要各施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结果婠婠偷袭轻伤了师妃暄,侯希白这小子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居然誓要令阴癸派和婠妖女付出代价。

    喂,你是魔门的人好不好?

    就算你花间派与阴癸派不和,但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你好歹有点立场好不好?

    然而侯希白连中立都不肯,直接旗帜鲜明地站到了师妃暄那边。

    当然,常威猜测,侯希白之所以如此不堪,应该还是功法克制的问题。

    连石之轩这位惊才绝艳的邪王都中招了,更何况单修一脉花间派功法的侯希白?

    不过,既然侯希白可以因为功法克制,连挣扎都不尝试一下,就彻底改变立场,那么,他应该也是可以因为生死符,改变一下立场的吧?

    常威面无表情地看着侯希白打滚片刻,直到他浑身衣服都变成了丐帮制服,不用化妆直接就可以加入丐帮了,这才上前拍了他几掌,又一次替他止住了生死符作的痛苦。

    “小侯咂,你这又是何苦呢?只是要你做我魔教八大金刚座而已,这可是一桩美差,多少人求都求不来?本座又没有要求你背叛魔门,也没要求你出卖你师父,你对抗意识又何必如此强烈呢?”

    侯希白喘息了好一阵,方才凛然喝道:“我侯希白今天就是死,死这里,自己抹脖子上吊,也不……等一等!”

    见常威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指头,作势欲点,侯希白沉声说道:

    “我慎重考虑了一下,我们花间派并不鼓励慷慨赴死,而是讲究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觉得生命最为美好,不该轻言放弃。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多情金刚了!”

    说话时,他心中暗道:“身为纵横之士,当能屈能伸!圣帝舍利在此獠身上,偏他又武功高强,我连他一声咆哮都抵挡不住,师父亦拿不下他……为了保存有用之身,助师父得到圣帝舍利,便是‘多情金刚’,我也只能暂时屈就了!”

    小侯子用这个理由彻底说服了自己。

    暂时摆平了侯希白,常威摸着虬髯沉吟一阵,对独孤凤说道:“凤儿,趁咱们现在还在长安城郊,你回家去吧。”

    “回家?”独孤凤眨眨眼:“可是要我回家邀集帮手,布置陷阱,对付邪王石之轩?”

    “不是。”常威道:“你回家吧,不用跟着我了。”

    “为何?”独孤凤不解道:“不是说知道了邪帝舍利的秘密,就不能离开你视线了么?为何现在又要我回家?”

    常威道:“因为邪帝舍利的秘密,石之轩已经知道了,没有再保密的必要了。”

    独孤凤道:“可是现在就他一人知道呀!”瞥了侯希白一眼,“哦,还有这个小白脸知道。”

    “石之轩对邪帝舍利志在必得,势必卷土重来,尝试抢夺。但邪帝舍利在我身上,就算以石之轩的武功,也无法抢夺得手。无计可施之下,他必会将此事传扬开去,引魔门强者,乃至白道高手前来围攻我。”

    常威唏嘘道:“石之轩不惧围攻,最擅乱中取胜。一旦造成了正魔两道群起围攻于我的局面,则他将极有机会夺取邪帝舍利。所以,邪帝舍利的秘密,已经无法再保守下去了。既如此,你也不必再跟在我身边了。”

    独孤凤咬了咬唇,道:“不行!我独孤凤行走江湖,讲究一个‘义’字!你被邪王盯上,将来还可能遭受黑白两道围攻,在此情形下,我又怎能如此不讲义气,离你而去?”

    常威笑了笑:“凤儿,我的意思呢……”

    “不必多说!”独孤凤纤手一摆,昂挺胸,慨然道:“我独孤凤不是那等贪生怕死之辈,无论何等危险,誓与你共同面对!”

    常威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凤儿你听我说完……”

    独孤凤再次打断他的话头:“不,你不必再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做出抛弃同伴的不义之举!”

    “独孤小姐是吧?”侯希白这时很机智地插嘴了:“在下觉得,教主的意思呢,是想说你的武功不够强,跟着他只是累赘而已。”

    独孤凤霍地瞪大双眼,气势汹汹地瞪着侯希白:“你这个被教主一声咆哮就轻松摞倒的小白脸,也好意思说我武功不够强?谁给你的自信?”

    又眼巴巴瞅着常威:“常威,你并不是这个意思,对吧?”

    常威语气委婉地说道:“凤儿啊,你的武功呢,在你这个年纪,自然是极强的。可是我接下来要面对的,怕都是些积年老魔头、成名老怪物。以你年纪,掺合进这个层次的斗争,还是有些勉强了。所以……”

    说到这里,就此打住,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眼神。

    “你!”独孤凤一呆,眼眶蓦地一红,“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啦!”

    说完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飞快掠出几十丈,没听见常威挽留,她不甘地回头一瞧,却见常威老神在在地站在那里,正朝她挥手作告别状,心中不禁好一阵气苦:“这混蛋!”

    一赌气,她又飞快地跑了回去。

    常威见她跑回,满脸地愕然:“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再也不想看到我么?”

    “我就说话不算数了,怎么样?”独孤凤抹了抹眼睛,抽了抽鼻子,强辞夺理道:“你虽不仁,我却不能不义,反正,反正你有危险,我就不能走!”

    “……”常威表示遇上这么不讲理的女孩子,便是自在天魔,也是无话可说。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