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27,鲁妙子的条件
    鲁妙子没有询问常威要请教何事,反问起了不相干的话题:“常教主,不知那揭你‘罪状’,如今已贴得满天下都是的揭贴,究竟是何人所为?”

    常威哂笑:“自是阴癸派做的好事。”

    鲁妙子点头,“果然如此,老夫原也有这猜测。否则常教主的魔教名单中,也不至于那般针对阴癸派,将祝玉妍全家老小尽列其上。”

    顿了顿,他又好奇问道:“常教主究竟是如何与阴癸派结怨的?”

    常威道:“因本座斩杀了闻采婷,打残了边不负,阴癸派一时拿本座无可奈何,只能用这手段,坏本座名声。”

    “妙啊!”鲁妙子一拍巴掌,脸上满是幸灾乐祸:“闻采婷、边不负这两个阴癸妖人,劣迹斑斑、恶行累累,又对祝玉妍忠心耿耿,如今在常教主手下一死一残,着实大快人心!”

    他与祝玉妍有深仇大恨,听闻忠于祝玉妍的师妹闻采婷、师弟边不负一死一残,自是老怀大慰,幸灾乐祸。

    常威笑道:“区区小事,不值一提。”为免鲁妙子又带歪话题,他再次说起正事:“鲁老先生,本座有一星相相关的问题,想向先生请教。”

    鲁妙子捋了捋胡须,微笑道:“虽常教主斩杀闻采婷,打残边不负,令老夫出了一口恶气。但无缘无故成为‘十六人魔’之一,与祝玉妍并列一榜之事,亦颇令老夫耿耿于怀。不知常教主何以开导老夫啊?”

    常威知道,鲁妙子这是在提条件了。

    对此,常威并无恼意。

    他与鲁妙子今天才是初次见面,彼此毫无交情——斩杀闻采婷、打残边不负之事,又不是专门为了鲁妙子做的,鲁妙子听了固然心中畅快,却也不会就此认为欠了常威人情。

    而“魔教名单”之事,常威算得上是坑了鲁妙子一把,鲁妙子没跟他急眼,已经是好涵养了。趁机提一提条件,也是人之常情。

    常威展开心中灵镜,映照鲁妙子气息,观察一阵后,他缓缓说道:“鲁老先生旧伤缠身,经年不愈,如今已渐呈油尽灯枯之兆。以本座观之,最多五年,鲁老先生便大限将至。”

    鲁妙子叹息一声,道:“老夫昔年被祝玉妍打伤,虽苟全性命,但祝玉妍天魔真气诡异之极,竟盘桓于我经脉之中,汲取我之生机,维系其存在。那一道异种真气,已在老夫体内纠缠二十多年,老夫竭尽全力,想尽办法,亦无法将之驱逐。至如今,确已给那道天魔真气,折腾至油尽灯枯了。”

    他凝视常威,缓缓说道:“常教主提起老夫伤势,莫非有办法解决此患?”

    常威也学鲁妙子先前说话方式,没继续说他伤势,反换了个话题:

    “如今天下乱象纷呈,义军蜂起,已渐有乱世之兆。飞马牧场虽非兵家必争之地,但因擅养良马,迟早惹来逐鹿群雄觑觎。鲁老先生命不久矣,若鲁老先生不幸离世,飞马牧场将来遭遇覆灭之危,谁来襄助牧场渡过危局?”

    鲁妙子神情凝重,沉默不语。

    常威亦是沉默。

    良久,鲁妙子方才缓缓开口:“常教主何以教我?”

    常威微笑道:“鲁老当听说过本座获得长生诀的传言,此言无虚,本座确实得到了长生诀,并已将之练成。”

    鲁妙子目露惊讶:“常教主竟真的练成了自古以来,从未有人练成过的长生诀?”

    常威道:“不错。长生诀善治伤病,尤擅治疗异种真气侵袭导致的经脉肺腑之伤。所以本座有绝对把握,助鲁老先生驱逐那道天魔真气,治愈你的伤势。

    “如此一来,即使之前二十余年损耗的生机,已无法弥补回来,但至少能让鲁老先生再多活十年。有这多出来的十年时间,以鲁老先生之能,想必能护着飞马牧场,安然渡过最艰险的局面。”

    鲁妙子沉吟一阵,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条件,若飞马牧场陷入覆灭危局,常教主需得亲自出手,襄助飞马牧场一次。”

    常威想了想,点头:“此事本座应了。”

    鲁妙子又问:“那么,遇事之时,老夫又该如何向常教主求援?”

    常威道:“可遣人持我印信,前去襄阳,找汉水派龙头钱独关。”

    “钱独关?青衣刀王?”鲁妙子愕然:“那位襄阳豪商、汉水龙头,竟还真是魔教的四大法王之一?”

    常威笑而不语。

    话说,鲁妙子为躲避祝玉妍追杀,隐居飞马牧场近三十年。虽然偶尔易容改扮外出活动,收集消息,但一些隐密就难以打听得到。而钱独关与阴癸派的关系,正是藏得很深的机密,所以鲁妙子并不知道,钱独关原是阴癸派外围弟子。

    若是知道,他恐怕会更加吃惊。

    见常威不欲多说,鲁妙子也没再追问,只提醒道:“常教主,你似乎忘了给老夫印信。”

    “印信得现做。”

    常威呵呵一笑,取出一块铁锭,握于手中,缓缓力,五指渐渐没入铁锭之中。

    鲁妙子看得眼角连跳,饶是以他年龄、阅历,眼神深处,也不禁闪过一抹骇然。

    等常威施为一番,将那铁锭扔过来,鲁妙子接过一看,只见这块厚实沉重的生铁锭上,赫然出现了五个深达寸许的指印,便连指上纹路,都清晰可辨。

    鲁妙子手指依次划过五个指印,确定这是真正的生铁锭,而不是什么愚弄人的戏法、幻术,不禁暗自咽了口唾沫,喃喃道:“难怪阴癸派亦拿常教主无可奈何。就凭常教主这一手,便是祝玉妍亲自出马,恐怕亦拿不下常教主了。”

    常威微笑道:“阴后的武功,本座还是佩服的。至于本座与阴后谁更强,那还得打过才知。好了,印信既已制成,接下来,便该为鲁老先生疗伤了。”

    鲁妙子收起那块现做的印信,请常威至厅中坐了,然后挽起袖子,让常威把脉。

    常威手搭鲁妙子脉门,缓缓输入一缕长生真气,正要以长生真气查探鲁妙子伤势,那道潜伏在鲁妙子经脉中的天魔真气,却像是闻见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主动显现出来,向着常威注入的那一缕长生真气飞快冲来。

    这变故,常威都有点始料不及。

    他是早有十足把握,确信自己的长生真气,可以驱逐祝玉妍留下的那道天魔真气,治好鲁妙子的旧伤。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阳属性的长生真气,对于天魔真气,竟有这般巨大的吸引力。以至于都用不着他去寻找,那道天魔真气便主动迎了上来。

    “这倒是方便了我……”

    微微惊诧后,常威缓缓收回长生真气,若钓鱼一般,吊着那道追逐长生真气的天魔真气,以若即若离的距离,将那道天魔真气往外勾引。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