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57,各取所需
    九阳神功乃纯粹的内功心法,篇幅不算太长,常威又只写前两部,自是很快写完。

    另一边,欧阳锋早写完了蛤蟆功心法,正等得焦急,远远见着常威搁笔,连忙大声道:“可是写完了?”

    “嗯。”常威应了一声,慢条斯理整理稿纸。

    欧阳锋急声招呼:“那快拿来交换!”

    见他这副焦急模样,常威不禁暗自摇头。

    黄蓉也是好笑,心说常威哥哥却是把欧阳锋脾气摸透了,难怪毫不担心欧阳锋能练成九阳神功。

    不过话又说回来,常威只拿前两部心法作交换,就算欧阳锋能练成,内功也不可能过常威。更别提常威的练功度,天下第一、无人能及了。

    整理好稿纸,常威又悠哉游哉地走到欧阳锋面前,笑吟吟将稿纸递了过去。

    “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行事怎比我这老人家还要慢吞吞?”欧阳锋抱怨一句,递过写着蛤蟆功的稿纸,又一把接过常威稿纸,迫不及待阅读起来。

    只读几句,他便凭深厚的武学修养分辨出来,这确是一门前所未见的内功心法,其精深玄妙,远在他修炼的内功心法之上。

    “好,好啊!”欧阳锋两眼放光,大声赞叹,捧着稿纸的双手,都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他如饥似渴地阅读着,拼命记忆着,很快就把稿纸翻到了末页,看完最后一段,他意犹未尽地问常威:“下面呢?”

    “下面没有了。”常威笑眯眯道:“事前说好,只有前两部。”

    欧阳锋脸色阴晴不定,眼中渐有狠色流露。但看了一眼常威似笑非笑的表情,欧阳锋心忖即便动手,也难拿下常威,迫他续写,只能在心里狠:“待我练成这半部真经,功力大进,再来寻他麻烦!”

    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欧阳锋道:“你且把你写的这半部经书,从头到尾背上一遍。”

    却是担忧常威暗地里动了手脚,把心法篡改了部分。倘若他真作了篡改,临时起意修改的部分,必难以记得一清二楚,背诵之时,自会露出马脚。

    常威问心无愧,不怕欧阳锋鉴定,当下逐字逐句,不打磕绊地背诵起来。

    欧阳锋对着稿纸听常威背诵,见他语句流畅,不假思索,知道这心法十有八九是真,渐渐放下心来,待常威背完,他点了点头,说道:“老夫给你的蛤蟆功,亦是不打折扣。”

    说罢,主动背诵起写给常威的蛤蟆功心法。

    常威其实并不怕欧阳锋造假。

    九阳神功最擅治疗经脉创伤、走火入魔,常威九阳神功将近大成,无论修炼任何武功,都不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察觉出不对,立刻就能停下。即便欧阳锋蛤蟆功造了假,也坑不到他。

    不过欧阳锋毕竟是一代宗师,又对“九阴真经”志在必得,此时虽只得了前半部,但他还想着再得下半部,不愿因小失大、坏了信誉,给常威的蛤蟆功,确实不打折扣,一字不错。

    当下两人皆大欢喜,带着各自所得钻研去了。

    以常威的学习能力,那蛤蟆功当然也是看了一遍,便已明悟。略一逐磨,就得了几分精髓。

    “原来蛤蟆功的根本,是以特殊法门,将真气不断压缩,直至极限,再瞬间爆出来……因真气压缩之后,对经脉的压迫变重,越是压缩,经脉承受的压力越大,所以必须保持特定姿势,于静滞状态进行蓄力……

    “难怪无招式、无后着、无变化,只能用‘蛤蟆蹲’静止蓄力。这蛤蟆蹲,乃是一代代先人,不知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找出的最合理的蓄力姿势。一旦乱动,高度压缩的真气,随时可能暴走,把自己弄得走火入魔。

    “唔,这门功夫,主动攻击的话,只能爆那一下,而且还只能往前打……倒是以静制动、应激而有较多的选择。不过以静制动的话,就只能保持着蛤蟆蹲,等敌人来打自己,在敌人攻击将至未至的那一刹,感应气息,应激反制。这有点太被动了啊!”

    此方世界,纵是五绝高手,亦没有玄之又玄的“灵觉”。

    不过欧阳锋的蛤蟆功,颇有玄奥,在以蛤蟆蹲蓄力之时,精神高度凝聚,真劲遍布全身,浑身上下每一处皮肤,都变得异常敏感。敌人想要攻击他时,哪怕只是一丝极轻微的空气流动,亦能被他皮肤瞬间感知,蓄力状态的蛤蟆功,自能应激而,出手反制。

    打个简单的比方,蓄力状态的蛤蟆功,就像是通了高压电的铁蛤蟆,无论是谁,无论想从哪个角度去触碰那只铁蛤蟆,都要被高压电电到。

    “蛤蟆功的蓄力法门,只能用蛤蟆蹲,这是经历了无数次试错,以生命为代价,试出来的唯一办法。以我目前的武功修养,想要改变这个姿势,近乎不可能。想要将蓄力爆之法,化入我自己的武功之中,以降龙十八掌打出来,现在更是难以办到。”

    常威琢磨一阵,感觉自己目前的武学修养还是不够,非得积累更多,同时功力更深、体魄更强之后,才能慢慢尝试。

    倒是那以静制动、应激反击的法门,与他龙吟铁布衫、九阳神功的应激反震之法,颇有一些共通之处,费些功夫潜心钻研一阵,当能成功化入他的功法中去。

    研究了一阵蛤蟆功,见黄蓉打起了哈欠,常威便给她讲了个睡前故事,先哄她睡了,这才一边练功,一边守夜。

    而另一边的欧阳锋,亦是刻苦钻研着九阳神功,打坐一阵,便掏出心法口诀诵读一番,跟着又继续打坐。有时遇见难解的字句,便皱着眉头苦苦琢磨,想不通就站起来团团乱转,或是挥拳踢腿乱打一气,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天亮。

    次日常威黄蓉启程时,彻夜未眠的欧阳锋还在研究九阳真经,其精神分外亢奋,只是两眼满布血丝,看上去有些骇人——作为一个能够强练篡改版九阴真经,即使明显察觉身体不适,仍然执迷不悟、勇猛精进,以至于把自己练成“欧阳疯”的武疯子,欧阳锋眼下这状态,已经能算是非常良好了。

    常威黄蓉本打算安静地走开,没想到欧阳锋见他二人要走,顾不上钻研九阳真经,将经文稿纸仔细叠好,用锦缎包了一遍,又用防水的油纸裹了一层又一层,这才郑重其事收入怀中,跟着拎起蛇杖,骑上白驼,又跟在了常威黄蓉身后。

    常威无奈道:“欧阳先生,我内功心法都交给你了,你还跟着我们做什么?”

    欧阳锋理直气壮道:“我只得了半部心法!还有半部尚未到手,当然要跟着你们,直到得手为止!常威,说吧,你想用什么交换?”

    “……”

    常威无话可说,叹了口气,一手抱着坐在他身前的黄蓉,一手控缰,催马起行。

    欧阳锋呵呵一笑,驾驭白驼跟了上去。